完结的小说宁音鹊纪言廷纪言廷宁音鹊_宁音鹊纪言廷(纪言廷宁音鹊)最新小说

现代言情《宁音鹊纪言廷》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纪言廷”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纪言廷宁音鹊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京海市,一医院。顶楼的VIP病房中,医生拿着手里催孕针进退两难。“怀孕生孩子是女人的天职,今天这针你必须打!”纪母高声说着,身后跟着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大有一副说不通就动手的架势。宁音鹊看着强横霸蛮的婆婆,一贯清冷的脸上闪过无奈。近半年,她药也吃了,针也打了。腿上都是密密麻麻的青紫针孔,一碰就疼,可还是没有怀上孩子。事已至此,宁音鹊已经不想再受这种苦。她钻攥紧手指,叹了口气:“我命中无子,就算是打……

点击阅读全文

宁音鹊纪言廷

小说《宁音鹊纪言廷》,是作者“纪言廷”笔下的一部​现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纪言廷宁音鹊,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宁音鹊心存善念,顾不上身体疲惫不适,起身沐浴更衣后,再次拿出铜钱龟甲,占卜纪言廷孩子的命数。随着铜钱撞击龟甲,清脆的响声不断传来。她的胸前也越来越闷,像是被大山压住。到铜钱落地时,宁音鹊几乎无法喘息,全身的力气都仿佛被掏空…

精彩章节试读

阮楠仿佛对殿内的尴尬气氛毫无觉察。

她在宁音鹊复杂的目光中,自然的上前挽住纪言廷手臂:“我已经等你好久了,我们离开好不好,这里的烟熏得宝宝很不舒服。”

说着,她就拿起纪言廷宽厚的手掌去贴她的小腹。

纪言廷没拒绝。

他淡淡掀起眸子,冷冰冰看了宁音鹊一眼。

接着扶住阮楠,走出大殿。

两人亲昵的姿态如针尖刺进宁音鹊的眼里。

明明这里是她的家,她才是纪言廷的原配发妻,为什么她却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

宁音鹊身形狠狠晃了晃,她扶住殿内大柱,不由的去想。

是不是纪言廷找借口爽她约的时候,都跟今天一样,在和阮楠你侬我侬?

他口口声声说的,等孩子生下后就和阮楠断掉,又有几分可信?

玄机见宁音鹊脸色苍白,上前劝慰:“音鹊,商人本来就重利,你……”

“谢谢师兄。”

宁音鹊撑起起一抹难看的笑:“不用安慰我,也别让我的这些俗事,打扰到师兄修行。”

她说完,失魂落魄的回了禅房。

天清观修行讲究随心随性,所以就算宁音鹊白天休息也没什么。

可她一躺倒床上,脑子里来来回回都是纪言廷摇出来的卦。

不管他们三个之间怎么纠缠,孩子总是无辜的。

宁音鹊心存善念,顾不上身体疲惫不适,起身沐浴更衣后,再次拿出铜钱龟甲,占卜纪言廷孩子的命数。

随着铜钱撞击龟甲,清脆的响声不断传来。

她的胸前也越来越闷,像是被大山压住。

到铜钱落地时,宁音鹊几乎无法喘息,全身的力气都仿佛被掏空。

她颤手,强撑着拨开桌上的铜钱,仔细推演。

结果卦象仍旧显示——纪言廷的这个孩子,注定生不下来。

强大的无力感覆顶而来,宁音鹊顿时头晕目眩。

整个人像是置身深海般,肺部咽喉呛满了水,五脏六腑都在疼。

她伏在桌边剧烈咳嗽起来,接着猛然吐出一口鲜血后,晕了过去!

……

宁音鹊再睁开眼时,是被痛醒的。

胸腔内的蛊虫不断四处涌动,啃噬她的血肉,强行抹去她的记忆。

宁音鹊知道纪言廷又对阮楠动心了,却不知道自己遗忘了什么。

她忍着疼,抬手想去拿放在床边的相册。

那里面记录着她和纪言廷五年来的一切。

不想手根本使不上力,‘啪’的一声,相册掉落在地!

门外的玄机听见动静,焦急的放下药进来扶住她:“你身体里本来就有情蛊,为什么还要强行卜卦?”

宁音鹊垂着眸,敛下情绪沉默不语。

见劝不动她,玄机漆黑的瞳孔里掠过无奈。

他只能避而不谈,端过药喂到宁音鹊的唇边:“这药可以暂时压制情蛊,只是你最近都不要掐指念决。”

“等身体养好了,我再想办法为你取蛊。”

无微不至的关怀让宁音鹊眼眶发烫,她红着眼喝下药,又说:“谢谢师兄。”

玄机动作微滞,说了句“不用生分”后,转身离开。

等他离开,宁音鹊才拿过那个相册,细细翻看。

第一页就是她和纪言廷的结婚照。

纪言廷一身红色长袍将凤冠霞帔的她公主抱起,看着她的眼里满是深情。

宁音鹊忍不住抬手,指尖拂过他的眉眼。

摄像师的话犹言在耳:“纪总别一直看夫人啊,看镜头……”

她好想念过去的纪言廷。

回忆宛如藤蔓疯狂生长蔓延,将她的心脏狠狠束缚,逼的她几乎快要落下泪来。

这时,一道熟悉的男声传来,打断她的思绪。

“音鹊……”

宁音鹊立即收起相册,掩下泪意。

纪言廷快步走进来,眼里满是担忧:“怎么会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检查?”

他神情自然,仿佛之前的争吵没有发生过。

宁音鹊却无法释怀,攥紧了身下的床单问:“你不是陪要阮楠去产检?”

纪言廷表情一滞,无奈的上前拥住她:“别生气了好不好,我只是为了孩子,何况现在已经黄昏,下山的路不好走,我打算让阮楠先住在这里。”

“音鹊,你一定有办法能让这个孩子平安活下来的,对不对。”

逆天改命对如今的宁音鹊来说,几乎是死路一条!

她遍体生寒,颤着手推开他:“我不能……”

纪言廷脸色微沉,漆黑的瞳仁深不见底:“不能?还是不想?”

“音鹊,小时候我救过你,现在你就当帮我,救这个孩子一命。”

小说《宁音鹊纪言廷》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1月20日 pm1:59
下一篇 2023年11月20日 pm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