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非予叶歆萧君涵的小说免费阅读(叶歆叶非予)免费小说阅读_好看的小说推荐完结叶非予叶歆萧君涵的小说免费阅读(叶歆叶非予)

穿越重生《叶非予叶歆萧君涵的小说免费阅读》,讲述主角叶歆叶非予的爱恨纠葛,作者“今朝如晤”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谢家贤王没什么别的爱好,就喜欢没事给自己树立对手、培养敌人,仗着身份,用正大光明的理由,对她行丧心病狂之事!贤王德佑,奉赐天予,狗屁呢。一朝穿越,慕沉川险两身陨命,什么嫡姐庶妹,公主皇妃?抱歉,从前的那只小兔子早被那男人杀身诛心,现在的这只,可是会狐假虎威的小野猫。“你说我今天怎么对你才好?”“随便你,这一百日,都随你。”此时随谢家王爷为所欲为的慕沉川,又怎么料得到,百日后………

点击阅读全文

叶非予叶歆萧君涵的小说免费阅读

《叶非予叶歆萧君涵的小说免费阅读》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叶歆叶非予是作者“今朝如晤”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若说是人间乐事之处也不为过,可显然,那九五之尊并不是这么想的。皇帝陛下看了那端端坐着的吕太后和德妃一眼,他端起酒杯却有踌躇放下了,下面的几个臣子心里都有了数,九五之尊有话要说,且心事不小。“母后,”果然,皇帝斟酌着还是开了口,仿佛千思万虑的挑选了时机,又不似最好的时机,他声音也不大,用意昭然若揭,不…

精彩章节试读

见过世面的可就是不一样。

歌舞寥寥,乐音隐隐。

慕沉川咽了下口水,她说过一句话,叫做“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觥筹交错间美人如花隔云端,腰肢款摆的叫人难耐心动,尤其是衬着满院子的酒香萦绕,不远处还有着红梅悄然绽放的香气。

若说是人间乐事之处也不为过,可显然,那九五之尊并不是这么想的。

皇帝陛下看了那端端坐着的吕太后和德妃一眼,他端起酒杯却有踌躇放下了,下面的几个臣子心里都有了数,九五之尊有话要说,且心事不小。

“母后,”果然,皇帝斟酌着还是开了口,仿佛千思万虑的挑选了时机,又不似最好的时机,他声音也不大,用意昭然若揭,不是说给你们众位爱卿听的,可是,你们最好也给老子听着,“今日花灯之席朕本不该提及此事,可你我母子之间又何须多做隐瞒,母后对朕近日所做的决定是否有所不满。”

吕太后的手一晃,是,因为淮阳王即便没有“畏罪自尽”这一说,皇帝也因谢非予的折子借机给吕宪下了个不思悔改谋害皇族的通判,所以吕太后最近都对九五之尊表现的淡漠许多,可她没有想到,皇帝会在这个时候提起,这不是个好时机。

“陛下多虑了。”她面不改色。

皇帝叹了口气,他眼神微微一略,底下的大臣们已经脸色怏怏:“众爱卿都知大理寺对淮阳王的通判,朕亦念及吕宪年轻时曾驻守拓杨边关五城以抵西夜进犯,戍边十载、功不可没,本不忍对其决断,奈何,淮阳王心思诡谲,即便身在大理寺也有那通了天去的本事!”身陷囹圄还能号令死侍刺杀当朝王爷,聪明反被聪明误。

吕太后额头的青筋一爆,对皇帝的说辞硬生生忍了下去。

众臣子都是知晓这几日事情经过的,交头接耳之间倒没有什么反驳言辞。

“但吕宪毕竟是母后族内至亲,”皇帝陛下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连口吻都带着几分不忍和怜悯,“今,朕决定,将淮阳王之孙吕毅封为邑君侯接来王城,多加陪伴母后左右,也算是尽淮阳王未尽之责。”

九五之尊这句话一出,庭下顿时鸦雀无声,吕太后眼睛都瞪了出来,未有声色。

“皇上为淮阳王和吕家如此劳心不敢,”吕太后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脸色因为灯花的映照,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而发白,“吕毅一无军功二无政绩,徒然封侯有失君德,况且他年纪尚小,生于淮阳甘露之地,怕也不适宜留宿王城。”

皇帝陛下的话听起来很是通情达理,吕太后的回复也颇合情合理。

一个相邀,一个拒绝。

谢非予却唇角带笑,两分嗤意。

皇帝这一招出的好,淮阳王有逆君之意,顺水推舟的将他的孙子封侯再送进宫里当质子,落得个陪伴太后的名声,也可挟制吕家淮阳那一支脉的族人不敢再造次。

那太后呢,回的也不差,作为吕家的女主人,自然不容许自家人成为一个王朝质子,推却的恰到好处。

谢非予心里明白的很,他就像在看两只老虎斗智斗勇,他好推一把手,让你死的更快——这是慕沉川眼中理解的谢非予。

他得逞,他恶劣。

他志在必得。

这档口,顿然没有一个大臣敢说一句话,因为你得罪的不是陛下就是太后,谁也不会愿意当出头鸟,一个个的沉默就如同被冰封在轻歌曼舞中。

“母后不是时常念叨,多年未回、心归淮阳。”典型的“身在曹营心在汉”。

“睹人思人,未免太过残忍。”看着孙子想起淮阳王,叫吕后一个老人家心如刀绞不成。

这两人明朝暗讽,意有所指,在场的群臣无不是冷汗涟涟,一场灯花筵席吃的简直就跟要上断头台似的。

慕沉川大气都不敢喘,这朝堂局势装腔作势、明争暗斗她从来只在电视剧里看过——

就在这个时候,“喀”,清脆的玉杯子落在桌案上,好像靡靡之音中唯一的轻响,带着酒香浓醇的醉意缓缓踏着青石夜露而来。

是谢非予,他红衣半扬已经站起了身。

慕沉川一瞬间就听到周遭的抽气声。

“回陛下,”谢非予凤眉修目,眼角都仿佛能沾染杀意的红,“太后说的不无道理,淮阳王的前后始末本不应再提,自有大理寺秉公处理,臣建议,”他扭过头看向了太后,“淮阳王,风光大葬,不下国戚威仪,方显皇家宽容有度,陛下统御之内,仁德乃是王道。”

将一个意图造反的王侯,风光大葬!

听起来,并不和常理,可再仔细一想,吕宪畏罪自杀,便是理亏自认了造反也反省了过错,在这种情况下皇帝反而因为“母亲”的关系不再追究,以国戚厚葬——实在“大孝”、“大仁”。

太后后槽牙一咬,那恨之入骨的眼神隐藏的极好。

谢非予却故意朝她笑了起来:“淮阳王之孙本无任何过错,却不应再继承世袭爵位,不如,将其剥去吕姓,贬为庶民。”意思就是,哪凉快哪带着去,质子不需要你,可也别想当什么王侯,保住一条命,也剥夺吕毅将来可能的任何权势,几乎可以说是要了淮阳地区半条命。

狠,但是准。

慕沉川口水咕咚一咽。

谢非予,真是胆大包天,毫不忌讳太后家族的仇视,看看,那吕太后虽然没有言语,可手中握着装小酒的杯子都恨不得当场捏它个粉身碎骨。

谢非予这个男人,先斩后奏,杀了人再给糖吃,还要噎得你对他感恩戴德。

干得漂亮!

慕沉川心里却开始打退堂鼓,早知道这男人这么阴险腹黑喜欢玩死人不偿命,她绝对不会跟他开杠这么久,现在的情势,她骑虎难下。

慕沉川第一次那么深刻意识到自己恐完全不是这个玩弄权术的男人的对手。

当然,有这个想法的不止慕沉川一个人,她放眼望去,扫了周围几个大臣的怏怏脸色,虽然慕沉川认不出谁是谁,除了傅长栖那唇角勾勒的冷笑,其他无不是心有戚戚,仿佛生怕自己一个错误表态就惹恼了谢非予,而安国侯呢,正在用帕子擦着额头的冷汗。

“不错不错……”

“这……贤王的提议倒不落口舌。”

“倒也未尝不可啊,王爷这说法甚好。”

“毕竟母子叔侄之间的,有王爷说句公道话,也算还了陛下那一个仁德忠孝啊……”

附和多过思略。

慕沉川深感,谢、非、予三个字,比那九五之尊,兴许都要震慑群臣。

这很绝妙,却也很不妙。

皇权从来容不得旁人半分亵渎。

可谢非予呢,只手遮天,与其说仗着陛下的宠信,倒不如说凭的是当今九五之尊威信不足。

这可是自古以来祸起萧墙的好篇章啊。

慕沉川看的心跳咚咚如擂鼓,仿佛谢非予简简单单两三句,就足以颠覆出场内的暗潮汹涌和明枪暗箭。

无声交织,紧张也急促。

皇帝陛下似有意无意的朝着谢非予颔首,转头就去看太后:“母后,既然皇叔开了口,儿臣想听听你的意思。”

还能有什么意思!

吕太后僵笑,三分怨恨七分讽:“贤王做事向来滴水不漏,哀家长处后宫,不过妇人之事,你们做主便罢了。”吕后抵着牙尖。

这就是默认了。

这一下,就好像是众臣一起做了决定通了关似的。

“太后宽容明智,是国之幸,”谢非予笑道,那话语里是明嘲还是暗讽就不知了,他一扬袖将这满场沉闷的气氛扫去,台上的舞姬乐师更是卖力,“风月之时,不多谈国事罢。”他得到了目的,便假惺惺的退场。

“好,朕就听皇叔的。”皇帝陛下顺水推舟,很满意这局面,吕太后的牙尖咯嘣响,德妃连忙悄悄为老人家顺了口气,也不知道低声安抚了什么,抬起眼时,眼神直对上自个儿的兄长使劲摇摇头。

这下面暗潮汹涌的很。

慕沉川想起祁昱修说过,德妃的兄弟也多在朝中为官且是军机大臣兵权在握,她看在眼中,可不得表态也不能不敢,乐声重启,没有初始的轻快,也许是因为每个人都心事重重,琢磨着这一个夜里到底又要发生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动了吧。

慕四小姐咽了下口水,只有跟前那金红眼裳如同灰烬之中涅槃凤羽的男人,倚月侧目,没有分毫的自觉。

始作俑者的妖孽如同成了最大的赢家。

慕沉川眼角抽搐就察觉到华灯之畔的目光定格在自己脸上。

华冠珠玉的女子已经施施然起身,朝着他们走来。

那是清和公主。

不,其余说朝着谢非予,不如说她是朝着慕沉川而来。

眼神不犀利但是明锐的如同探寻和打量,这个站在谢家贤王身边的小丫鬟,说奇特不奇特,但是很奇怪。

因为谢非予从不喜欢带丫鬟奴婢出行,在清和公主看来,那些女人,都只会玷污贤王的身份地位。

所以,她有目的,且不依不饶。

小说《叶非予叶歆萧君涵的小说免费阅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0日 am10:47
下一篇 2024年2月10日 am1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