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父(李平安李大志)免费小说全集_完整版免费阅读仙父(李平安李大志)

小说《仙父》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李平安”,主要人物有李平安李大志,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李大志此刻红光满面,显然是遇到了好事。他今日也不躲避了,径直落在李平安所住洞府的大门前,刚要向前叩门,两扇朱红大门自行开启。一袭浅白长裙的清素仙人出现在门后,对李大志拱手行礼。“见过师祖。”“哎,这乱了乱了!”李大志连忙拱手还礼,眼神寻找李平安的身影,口中说道:“您……

点击阅读全文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仙父》,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李平安李大志,由大神作者“李平安”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哎,这乱了乱了!”李大志连忙拱手还礼,眼神寻找李平安的身影,口中说道:“您是平安的师父,咱们如果要论辈分那就各喊各的……平安呢?”清素侧身让过,道:“在做饭。”“做……”李大志眯眼笑了起来。儿子的厨艺,他是知道的;放在整个老李家来说,那也是相当炸裂。李大志刚想说他就在洞口等,就见李平安抬着一口大…

仙父

免费试读

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李大志此刻红光满面,显然是遇到了好事。

他今日也不躲避了,径直落在李平安所住洞府的大门前,刚要向前叩门,两扇朱红大门自行开启。

一袭浅白长裙的清素仙人出现在门后,对李大志拱手行礼。

“见过师祖。”

“哎,这乱了乱了!”

李大志连忙拱手还礼,眼神寻找李平安的身影,口中说道:

“您是平安的师父,咱们如果要论辈分那就各喊各的……平安呢?”

清素侧身让过,道:“在做饭。”

“做……”

李大志眯眼笑了起来。

儿子的厨艺,他是知道的;

放在整个老李家来说,那也是相当炸裂。

李大志刚想说他就在洞口等,就见李平安抬着一口大铁锅,自内洞转到了前堂。

一股浓郁香气弥漫开来,让李大志着实咽了咽口水。

这竟然是他家乡名吃——铁锅炖大鹅!

这‘大鹅’还是灵禽,也不知滋味到底如何。

李大志馋虫大动。

李平安将铁锅摆在石桌上,右手轻轻一招,几碟调料悬空飞来,落在了铁锅附近。

他笑道:“师父先用餐吧,我跟父亲去我房间聊些事。”

“嗯,”清素嘴角露出浅浅笑意,飘去石桌后入座,听李平安简单讲解这一餐的吃法。

李大志:……

其实先吃饭再谈事也没问题。

李平安解下自制的围裙,纳闷地看了眼自家父亲,招呼道:“爸,您怎么不进来?”

“来了,来了。”

李大志心底一叹,料想凭平安师父的胃口,这一锅大鹅应该吃不完,便放心地去了李平安房中。

关上房门,开启阵法,外有天仙布置的结界,父子二人依旧用老家方言交谈。

“爸,怎么样了?”

“搞定了,”李大志笑道,“比咱们此前计划的要早一些,但时机很好,效果超出预期。”

李平安拿了壶山泉水,开始为父亲煮茶,口中问着:“萧月长老那边?”

“你不是给我玉符了吗?里面都是鹰语的那个。”

李大志挽起袖子坐到李平安面前,笑道:

“按你说的,我公开向掌门举荐萧月长老,让她负责后续的法器售卖事宜,还尽可能表现的十分热情。”

热情?

李平安有点想知道,父亲当时有多热情。

李大志继续道:

“萧月昨天就离开门内,回她东海坊镇的大本营了。

“我让微炎子跟着她一起过去的,后续微炎子也会汇报萧月的一举一动。

“这个萧月确实是个能人,聪慧能干、组织力强。

“门内仙人虽多,但大多只喜欢闭门修行,想找出第二个如她这般能干的外门长老,还真有些困难。

“刚好让她去保证前几批法器的售卖渠道。”

李大志说的颇为简单,李平安却不由多想了一些。

李平安又问:“萧月离开前,有没有见莫易副掌门?”

“见到了啊,就在宴席上……对了,莫易副掌门宣布闭关了。”

李大志对李平安挑了挑眉:

“莫易副掌门说是要闭关冲击一处瓶颈,想尽早抵达六品天仙之境,最近几年应该不会出关。”

李平安略有些疑惑。

这是莫易副掌门见父亲这边势不可挡,所以主动闭关?

李大志又道:“那位毕长老也闭关了……掌门告诉我的。”

李平安将茶杯端到父亲面前,笑道:“他们倒是厉害,见形势不对先躲起来,免得被落面皮。”

“哼!”

李大志黑着脸道:

“他们应该是想看铸云堂的后续,要是咱爷俩办砸了……你看着吧!这两个老小子立刻就跳出来!”

李平安笑道:“铸云堂之事已落稳了吗?”

“掌门准了,门内全力支持。”

李大志眯眼笑着,端茶抿了一口,神态十分舒坦。

“以后这个铸云堂,就是你爸爸我做一把手,凡事都是咱说了算。

“这也是我在门内第一份正经差事,定是要干出点成绩的。

“这事你完全不必担心,这也算爸的老本行,核心任务就是组织生产、人员管理、技术升级、销售渠道,主抓产品质量跟生产效率,不盲目扩大生产,不压榨门内弟子。

“还有你之前提醒的那些,我也对掌门说了,不把事情搞绝,给散修们留条活路。”

真·《我在仙界开工厂》。

李平安笑道:“虽然说过很多遍,你肯定听烦了,但不管什么时候,自身修行才是一切的根基。”

“这个其实还好,”李大志眨眨眼,“这几天这么累,一直被各位长老拽着问东问西,我还突破了一个小境界,现在是八品元仙了。”

李平安的笑容登时僵在脸上。

他就不该问!

老李同志这逆天资质和大气运,在修行这块直接拿捏死了!

李大志压低声音道:“平安,我给你传个功?”

“一年之期未到,”李平安颓然摇头,“等我完成筑基吧,筑基较为重要,尤其是我五行缺土,道躯有诸多不圆满之处。”

“你上次给我的药草,我已经托云宸子老哥去炼丹了,应该能稍微提升你的资质。”

李大志沉吟几声:

“平安,还有一件事,我没跟你商量,就直接给掌门出了主意。”

“什么?”

“这不是,有几位友宗的掌门,也见到了咱们的流水线嘛。”

李大志笑道:

“这几位掌门精明的很,直接赖在咱们万云宗不走了,掌门给了很多空头许诺,他们都是无动于衷。

“我就向掌门谏言,咱们以后可以在这几家宗门中,搞几个铸云堂分堂。

“铸云堂最关键之处,其实是大宗门的资源整合。

“东洲修行界很大,散修是宗门炼气士的十倍不止,咱们万云宗一家产出的凡品法器,远无法占据东洲一成的市场。

“与其吃独食,不如拉那些交情深厚的友宗入伙,大家有灵石一起赚。

“咱们万云宗先弄铸云堂试试,这条路走通了,那就三五年后,由我们出技术,在他们宗门内设置铸云堂分堂,抽取二成三成的利润,等大家都赚到灵石,就组成个炼器联盟,开始制定标准。

“这种炼器方式瞒不了太久,其他宗门肯定纷纷效仿,咱们只是占了一个先机,抢占市场搞加盟是个不错的路子。”

李平安竖了个大拇指,正色道:“爸,后面我就安心修行,不多管铸云堂之事。”

“嗯,你安稳追境界。”

李大志缓缓点头,倒是罕见这般严肃表情,缓声道:

“你现在拜了师父,成仙就是第一要务,仙人寿过数万载,真仙可活一元会,命长了,修为境界磨都能磨上去。

“平安,往常总是你给我约法三章,今天我也跟你约法三章。”

李平安低眉顺眼:“行,您说我听着。”

“第一,如果你三年内到不了炼虚境,那咱们就提升传功的频率。”

李大志正色道:

“我现在修为高你太多,每次给你传功都要小心翼翼,对我修为的负面影响也微乎其微。

“平安,其实你没必要这么自持。

“你自尊心强,爸爸都理解,但在这个没有什么法律法规的修仙界,多点自保的能力总归是好的。”

李平安点点头:“嗯,我知晓了,我会努力修行。”

“这个,该第二条了。”

李大志端起架子,双手扶着膝盖。

“有关宁宁的事,我知道你心里有数,但孩子,咱们是男人,男人就要有担当。

“你要是对宁宁有意,那你就提前告诉人家一声,给人一个期限,说什么时候能跟人开始谈了,到时候就正八经跟人谈。

“吊人胃口不是好事,若是你真觉得宁宁与你做不成道侣,你就提议跟她结拜算了,她自然就懂了。”

李平安笑道:“爸,我跟牧师妹都说过了。感情这事还要看后续发展,又不是做生意,还定什么期限。”

“真说过了?”

“嗯。”

“表白了?”

“这倒还没。”

“你看看!”李大志双手一摊,苦口婆心地劝着,“就你这情况,这要是放在爸爸年轻的那个时代,那都是要被人拿粉笔在墙上写花心大萝卜的!”

“爸,我心里有数,您专心搞您的铸云堂吧!”

李平安催促道:

“您说第三条。”

“第三,”李大志嘿嘿一笑,“那个萧月离开前,还请我照顾一下她的弟子,我去外门那边看了,是个不错的小姑娘,长的挺水灵就是个头不高,你看,要不要拉过来给你当侍女?”

李平安笑道:“那个小姑娘,其实比您也就小个七八岁。”

“啊?”李大志怔了下,“她看着挺秀气的啊。”

李平安道:“萧月长老不过是想在咱们身边放个眼线,爸你把这个小姑娘安排进铸云堂吧,让她平日里做点闲杂事务,如此也好让萧月长老放心。”

“这么安排也行,这个铸云堂,我打算直接按照以前厂子的架构来办,这个倒是我最擅长的。”

李大志双眼微微眯了下:

“这个萧月,其实已经有点挟兵自重的意思了。

“她在万云宗外产经营多年,人脉广、根基深,自身也是金仙弟子。

“也不知她所想所要的是何物,若是处置不好,他日或许会是个麻烦。”

李平安故意调侃:“爸,您现在就开始考虑这般事了?”

李大志怔了下,而后哑然失笑,低声道:“平安,爸想明白了。”

“您说,我听着。”

“你我父子二人,既立于万云宗中,就应以万云宗为依凭。”

李大志眉宇间多了一股气势:

“我不好权势,如今却又不得不争这仙势。

“既如此,我也不必再躲躲藏藏,这铸云堂便是我聚势之地!

“再者,门内绝大部分仙人都是清净淡泊,只是个别仙人权迷心窍罢了,我挺喜欢万云宗。

“咱们爷俩干脆就在这干出一番事业,大兴万云!”

李平安像模像样做了个道揖:“那我就安稳躺平,等您老带我平步青云了。”

“臭小子!”

李大志登时破功,笑骂:

“我只是说我有这个志向,想要实现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有你师祖在,咱们受不了欺负。

“咱爷俩共勉吧。”

李平安笑道:“爸,瞧您说的,咱爷俩今天不喝一杯都过不去了。”

李大志瞪眼骂道:“我跟你喝的着吗?聊正事!”

铸云堂在李大志眼中,就是万云宗的‘法器工厂’;谈起它的未来规划,李大志说的头头是道,李平安完全插不上嘴。

这就叫专业。

李大志只能在这逗留了一个时辰,他还要继续回万云殿筹备铸云堂;

铸云堂是他未来的根基,自是要全程紧盯。

李大志临走时,看了眼那只被捞空的铁锅,还有那堆被规规整整叠起的骨架,有些表情一言难尽。

平安他老师看着这么苗条,还挺能吃。

……

李大志这一走,后面几个月都没来寻李平安;

还是李平安偶尔去看望自家老父亲,父子俩才见上了一面。

父亲确实忙起来了。

万云宗的铸云堂,在掌门和各位长老的全力支持下,不过半个月就在山门内立了起来,占了一整个无人的峰头。

门内第一批抽调了二十位元仙、三百外门弟子,成了铸云堂的‘伙计’。

同时,掌门安排了几位擅炼器的长老潜心钻研那十二台法器,不断改良优化;

这就让李平安解放了出来,不必花费时间精力在这方面。

李大志东奔西走之余,每日的空闲时光也会老老实实打坐修行,毕竟自身修为才是安身立命的根本。

一个月后,第一批总共六千把良品飞剑,被发往了东海之滨的坊镇。

早已做好准备的萧月长老,只用了短短两日,就将定价只有市场价六成的飞剑售卖一空;

甚至,萧月还无师自通,定下了第二批‘良品法器’的售卖之日,搞了个坊镇预售。

李大志当即宣布扩大生产规模,一批批良品飞剑不断发往东海之滨。

铸云堂运转半年,为门内赚取下品灵石三十余万,万云宗诸长老皆惊。

——这是扣除所有成本,纯盈利三十万余下品灵石。

倒不是说大家没见过这么多灵石,万云宗底蕴深厚,也称得上是家大业大。

但这份家业是利用漫长岁月积累下来的。

各位长老当真没想到,这个铸云堂赚灵石能这么快。

铸云堂运转一年,共开辟出百条流水线,为门内赚取下品灵石两百万,诸长老震撼莫名。

有长老请掌门下令,为门人弟子提升月供份额,却被李大志一力否决。

李大志也是有道理的——涨月供容易降月供难,门内可将多余灵石做为储备,也可制定一些奖赏给门人弟子发放福利。

掌门深思熟虑,采纳了李大志的意见。

铸云堂运转满两年,已能稳定为门内每月赚取二十万以上的下品灵石;

受限于坊镇商铺数量,以及门内资源整合,这个数字已经达到了当前的极限。

在东海之滨的各大坊镇,万云宗的法器铺子已打出了物美价廉的招牌,在散修之中树立起了口碑,各类二道贩子大行其道。

李大志适时推出了一批品质接近法宝的极品法器,专走华而不实、千奇百怪的路子,也取得了不少成效。

一时间,万云宗中人人都在讨论‘大志师祖的经商天赋’,以及这位大气运之人为门内带来的诸多好处。

李大志在门内名望水涨船高,还多了个‘大财仙人’的外号;

反观莫易副掌门和毕长老的闭关,又识趣地增加了些年限。

在父亲大人累到差点瘦了的同时,李平安那边可就轻松多了。

清素虽多数时候都在闭关,但只要她不闭关时,都会为李平安讲道、授课、教斗法。

牧宁宁依旧是隔三差五来李平安这,李平安在洞府中为她添了个卧房,她偶尔也会在这里小住几日。

虽然两人并未直接坦明心意,但彼此已有颇多默契。

李平安的自制力还是蛮不错的,面对着越发美丽动人的小师妹,依旧能够保持道心平稳。

牧宁宁知自家师兄心意后,反倒不多强求,一切顺其自然地向前发展。

在修行这一块,牧宁宁也是蛮郁闷的。

她也不知平安师兄是如何修行的,任凭她如何刻苦、如何努力,修为速度依旧比李平安慢了一些,而且有被李平安越落越远的趋势。

这可真把她急坏了。

两年的时间,牧宁宁卡了一次瓶颈,依旧顺利抵达凝光境九阶,距离炼虚只差半步,随时可以突破。

修行五年抵达炼虚境,已算是进境喜人,牧宁宁也颇得彩云峰仙人看重。

可当两人独处,牧宁宁偷偷去看李平安时,就算李平安不去刻意伪装,她已是看不透李平安的境界,只能见自家师兄身周氤氲着淡淡灵气,皮肤越发透亮,气息浑厚、温润、与自然相合,偶尔在身周会有云雾环绕……

这明明是炼虚境中后期才会出现的道韵!

对此事,李平安也是有点不好意思。

倒不是他资质已补全了;

靠着药尘峰峰主炼制的那颗补资质丹药,他只是从五行缺土,变成了五行有点土。

实在是……

父爱如山罢了。

正当李平安以为,他会在山中安安稳稳的再修行几年,一道玉符穿云破雾,融入了万云宗的护山大阵。

两个时辰后,有巡山弟子持凡事殿玉符,落在了李平安洞府的大阵之外,朗声呼喊:

“平安师兄,可在修行?”

小说《仙父》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0日 am10:54
下一篇 2024年2月10日 am1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