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蹊路随夏宜君夏广杰最新章节列表_免费阅读全文言蹊路随(夏宜君夏广杰)

《言蹊路随》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夏宜君”的创作能力,可以将夏宜君夏广杰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言蹊路随》内容介绍:完整文集阅读当假千金拥有了钞能力男女主角(言蹊路随)之间又是怎样的爱恨,谱写怎样的悲歌,又将是怎样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将是怎样虐曲,全新的章节感人的故事。全文章节描写细腻,作者南瓜丸……

点击阅读全文

言蹊路随

现代言情《言蹊路随》,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夏宜君夏广杰,作者“夏宜君”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后来女主回到亲生父母身边,女主天天撒谎,有必要吗?打工兼职让你很丢人吗?自食其力很丢人吗?女主的妈妈36了,还跟6岁一样,再天真再被宠,一个从小被当成继承人培养的大小姐,也不是这样的废物吧。另外前世,全死了,为什么,蠢死的看不下去了,撤了,女主的存在就是不停的前世前世,然后就是听着就想笑,看着就想笑…

言蹊路随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言蹊路随小说完整阅读》是作者南瓜丸子所做的一本爱情小说,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是言蹊路随,讲述了……《言蹊路随小说完整阅读》免费试读精选一篇言蹊路随小说现代言情、豪门总裁、甜宠、佚名现代言情、豪门总裁、甜宠、小说《言蹊路随小说》送给各位书友,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佚名,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
小说作者是南瓜丸子,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言蹊路随小说目前已写1372673字,小说最新章节路言婚礼(结局),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连载中小说的书虫们快入啦~书友评论这里就要说说女主的亲生父母了,都是名牌大学毕业,妥妥的学霸,至少智商是正常人的水平,明明怀疑女儿不是亲生的,却想着把什么都留给假女儿,不管亲生女儿生死。
最后假女儿开车想撞死他,他还在想给假女儿解释。
真是恶心透了。
后来女主回到亲生父母身边,女主天天撒谎,有必要吗?打工兼职让你很丢人吗?自食其力很丢人吗?女主的妈妈36了,还跟6岁一样,再天真再被宠,一个从小被当成继承人培养的大小姐,也不是这样的废物吧。
另外前世,全死了,为什么,蠢死的看不下去了,撤了,女主的存在就是不停的前世前世,然后就是听着就想笑,看着就想笑,然后就在一边处着不吭声等着事件的发生,女主的存在就像一个看热闹的,只负责秒速前世剧情,然后再笑笑勉勉强强看完了,后期感觉陆顾的篇幅太长了基本都跳过了,基本都是内几件事章节推荐相亲现场您哪儿不满意我看着你进去去(1)班放弃奖学金吧作品阅读言蹊突然想笑,她突然问:“暑假数学作业最后一道大题答案是什么?”路随:“?”他连作业本都没摸,连题干都不知道,鬼他妈知道答案是什么?言蹊耸耸肩,不忍心刺激他,最后一道题出得特别有意思,做过一定不会忘记,如果连这都做不出,或者说是直接去网上搜索抄袭的答案的话……虽然模拟考还没考,但是路随同学,你是真的不行。
言蹊坐在了台阶上,打开路随给她的读书笔记,抬头看他道:“今天不睡了吗?”路随从鼻腔里哼了一声,那一瞬间他在心里问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凭他的家世,为什么要跟言蹊有什么约定?他大可在模拟考登顶后再轻描淡写告诉言蹊——不好意思,我也不喜欢学渣。
所以他现在还站在这里干什么?他不要脸的吗?按照他以前的脾气,不应该是立马转身走人的吗?可是……在言蹊身边真睡得挺舒服的。
不,是太舒服了。
他有点留恋和贪恋。
去他妈的脸面吧!路随脱下外套干脆将自己整张脸都盖住了。
言蹊的肩膀微微押上了重量,她眼皮也不抬,路随记重点的敏感度很不错啊,基本老师有提的全都在上面了,她轻轻笑了下,挺好的,这样保持,成绩怎么着也得提高了吧。
就算考不进尖子班,就算去重点班也是好事。
言蹊摇了摇头,摒弃杂念开始复习。
午睡时间路随很少会做梦,但这一次不知怎么就做了梦。
他梦到模拟考考了第一,他无比兴奋想要拉言蹊去看,不想一回头就看见言蹊挽着宁昭的手站在他身后冲他笑。
她说:“傻了吧,比起学霸我当然更喜欢多金又帅又有才的宁教授啦。”
“卧槽!”路随猛地从梦里惊醒。
言蹊转身看他一眼,蹙眉说:“还有五分钟才到点呢,今天倒是醒得早。”
路随顺了几口气才抬头看言蹊。
言蹊却没看他,而是抬头左右看了看,伸手拉了拉他的手臂开口:“哎,你看看,那边的摄像头位置是不是变了?我记得以前好像是更往这边一些,现在看来,这边是完全拍不到了嘛。”
路随心烦意乱,谁他妈有心思去管摄像头!他站起来,不悦垂目:“走不走?”“嗯。”
言蹊拍了拍灰尘站起来。
他突然又问:“你说话到底算不算话?”言蹊愣了下,回想着这几天路随开始努力读书的情形,想着他该不会要打退堂鼓了吧?就因为她和宁昭的传言?这样打击一个想积极向上的学生的热情好像有点不人道,虽然路随也考不上第一,但希望还是得给的,毕竟能上一个台阶也是好事。
于是言蹊认真斟酌后点头说:“算。”
“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路随将外套甩上肩就走。
言蹊跟上走了几步,宁昭的电话就呼入了。
这几天他偶尔会给她来电话,但中午的话,每次都是等路随睡觉醒来,时间掐得特别准,就好像宁昭知道中午她和路随在做什么似的。
可是,那不应该吧?“喂……”言蹊看了前面的路随一眼,转了称呼,“宁教授。”
路随的脚步顿时慢了些。
宁昭说:“我买了点零食想带给你,在你教学楼下等你。”
“哦,好。”
虽然宁昭没说具体那一块地方等,但在耀华高中是不用担心找不到宁昭的。
毕竟言蹊远远就看见教学楼下围观了不少同学。
言蹊不紧不慢走过去,顺便给宁昭发了条信息:「表哥出来吧」
路随刚想说那边的同学又发什么疯就看见宁昭从人群里挤了出来,手里还拎着一只鼓鼓的塑料袋,直奔言蹊而来。
路随的目光不由自主落在宁昭脸上,顺便将言蹊的脸和他的脸强行重合,嗯,夫妻相。
路随:“!!”这他妈……他失心疯了吧?“蹊蹊!”宁昭跑过来。
言蹊有些吃惊:“怎么买那么多?”“本来还要多,我盘算着你估计拿不动,就留在了医务室。”
言蹊:“……”宁昭又说:“要不我送你上去?”“不不,没事,你上去大家又没法好好学习了。”
言蹊说着接过了宁昭手里的袋子,别说,真挺沉的。
宁昭松了手,回头说:“我买的多,路随同学可以一起吃。”
路随冷笑:“免了,我怕吃死。”
言蹊耸耸肩,压低声音说:“他还记仇。”
宁昭拉住言蹊,附在她耳边问:“你帮我问了吗?”“没有啊。”
“为什么?”“因为我没问都知道他不会答应,要不表哥,你像催眠夏宜君那样给陆随也来一次清醒催眠?让他无意识那种?”路随回头就见那两人居然当着他的面咬耳朵!他气得不行:“要上课了,磨蹭什么!”言蹊当然不好说他们在耳语什么,只好顺口说:“哦,东西有点重。”
路随大步走过去,弯腰将袋子拎过去就走:“女人就是麻烦!”言蹊看了时间,示意宁昭回去就跟上了路随的脚步。
路随微微侧脸问:“所以你和他真的在一起了?”“当然没有。”
“那是宁昭在追你?”“这个嘛……”言蹊想了想,“他就是单纯地对我好。”
路随冷笑:“一个成年男人说对一个女生单纯的好就是在装,他妈扯淡!还有,你看,他买的什么,巧克力、蛋糕、薯片……全是高热的东西,他想让你吃成胖子没人要,他不怀好意!”言蹊:“……”路随又说:“所以,为了你好,这袋东西我就做个好人帮你处理了。”
路随跨进教室,径直走到讲台边上,“哗啦”一声将东西全部倒出来,他的声线清冷:“宁教授说这是送给20班的零食。”
啊啊啊啊——一阵尖叫过后,讲台上的零食一抢而光。
言蹊:“………………不是,陆随同学。”
言蹊拉住路随的衣袖,“我们家那么穷,你也忍心?”路随回眸道:“不忍心。”
于是一节课后,言蹊的桌上出现了一大袋新的零食,袋子上印着学校超市的logo。
路随俯身手肘撑在言蹊书桌上,有点孤傲道:“吃吧,都是我精心挑选的,保证健康又解馋。”
小说《言蹊路随小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小说《言蹊路随》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0日 am11:14
下一篇 2024年2月10日 am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