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南絮陆衍之番外姜南絮陆衍之网络热门小说_好看的完结小说姜南絮陆衍之番外(姜南絮陆衍之)

《姜南絮陆衍之番外》是作者“姜南絮”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姜南絮陆衍之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我所在的商场距离工作室四站路。若不是午休前听到姜南絮在电话里说要约饭,我都怀疑她跟陆衍之在我身上装了监控。但既碰上了,我只能上前打招呼。…《姜南絮陆衍之免费番外》第11章免费试读我所在的商场距离工……

点击阅读全文

姜南絮陆衍之番外

《姜南絮陆衍之番外》主角姜南絮陆衍之,是小说写手“姜南絮”所写。精彩内容:我抬眼一看,来人竟然是陆衍之。风尘仆仆的,好像刚忙完。视线相撞,我一眼就看到了他薄唇上的血痂,不由得有些心烦。“姜南絮呢?”他声音入场,好像昨晚的那个吻根本没发生过似的…

姜南絮陆衍之番外 精彩章节试读

我也没想到会闹出这种乌龙。
瞧着姜南絮眼底的委屈,立即打圆场道:“曾助理,这位才是姜小姐。”
曾智也算机灵,听我这么一说,立马转过身,将咖啡递给了姜南絮。
…《姜南絮陆衍之免费番外》免费试读我也没想到会闹出这种乌龙。
瞧着姜南絮眼底的委屈,立即打圆场道:“曾助理,这位才是姜小姐。”
曾智也算机灵,听我这么一说,立马转过身,将咖啡递给了姜南絮。
姜南絮扫了一眼,小声说:“我不喝黑咖的。”
黑咖啡是陆衍之的偏好。
以前为何迎合他,我也没少喝,现在已经养成习惯了。
曾智拍了拍脑门,说:“看我这记性,姜小姐千万别跟我计较。”
姜南絮确实没计较,但回办公室后,一下午都没再出来。
一直坐到了下班点。
大伙儿陆陆续续的离开,最后空旷的工作室里只剩下了我们两人。
我神色如常的工作,直到耳旁响起了提示铃声。
我抬眼一看,来人竟然是陆衍之。
风尘仆仆的,好像刚忙完。
视线相撞,我一眼就看到了他薄唇上的血痂,不由得有些心烦。
“姜南絮呢?”他声音入场,好像昨晚的那个吻根本没发生过似的。
断片的很及时。
我平静的给他递了个眼神,说:“还没走。”
陆衍之没说话了,径直朝走向了技术部办公室。
多一个字都没。
片刻后,姜南絮娇软的语调便从室内传了出来:“学长,你怎么突然过来了?”软软糯糯的,夹杂着一丝委屈。
“曾智说你脸色不大好,不舒服吗?”姜南絮的声音明显低了两度:“没……学长是因为担心我才赶过来的吗?”陆衍之不知道回了什么,姜南絮立刻转嗔为喜。
气氛还挺和谐的。
但下一刻,小姑娘还是发现了陆衍之唇上的端倪:“学长,你嘴巴怎么了?”我握着鼠标的手跟着一滞,听到陆衍之波澜不惊道:“没事,磕了一下。”
姜南絮乖巧的没再追问。
两人成双入对的出办公室,姜南絮去洗手间,陆衍之则耐心的站在一旁等着。
见我还在敲代码,他上前两步,破天荒的问了句:“进展如何?还行。
也不用那么赶,人又不是机器。”
他说这话时,瞅了一眼我办公桌上的日历表,上面清晰的写着我的工作计划。
我敲着代码没接话。
总觉得他话还没说完。
少时,洗手间里传出了冲水声,我又听到陆衍之说:“昨晚的事,不要告诉姜南絮。”
我心口一滞,这才明白陆衍之想说的重点在这里。
原来他没忘。
只是想告诉我,是一个失误而已。
意料之中的事,可偏偏听他亲口说出时,我的心还是跟着揪了一下。
我敛住情绪,迎上陆衍之的目光,笑着问:“陆总说的是什么事?”男人漆黑的眸子中闪过一抹错愕。
大概是没料到我会这么说。
姜南絮恰巧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见我们正在交谈,眼睑下垂,一声不吭的站在一旁。
“陆总放心,”我不想自找麻烦,自顾自道:“不会耽误工作进程的。”
姜南絮闻言脸色才好看了些。
两人走后,我又加了会班,到小区时接到了吴凌的电话。
“这个赵劲松真不是个东西,年薪我都开的那么高了,依旧在摆架子。”
吴凌说的是她一早就想挖的一位宣发经理,准备让他来负责我们游戏的宣发工作。
我半开玩笑道:“实在不行你就色诱呗。
讨厌,”吴凌娇嗔了一声,“别说,他还真挺合姐眼缘的。”
这是去办公还是去艳遇?得瞒着投资人才行。
电话那头,吴凌咯咯咯的笑,话锋一转,问:“你怎么样,姐几天不在,没少被折腾吧?”我从容不迫道:“没什么,陆衍之要是愿意再投个五百万,我保证连他的小心肝也给伺候好了。”
还有什么比钱更实在的呢?我说完准备收线,谁知一抬头,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陆衍之和姜南絮。
就挺巧的。
姜南絮眨了眨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用着吃惊的口吻道:“学姐,你也住这?”陆衍之和姜南絮离得不远。
我不确定这两人有没有听到我跟吴凌的对话。
尴尬中,又带着一丝丝的心虚。
我怕陆衍之瞅出我的心思。
毕竟没有哪个投资人希望有人天天惦记着自己的口袋。
我佯装淡定道:“搬过来好几个月了。
我也是,”姜南絮语调抑扬顿挫的,“不过学姐,我倒是很少遇见你。
我作息不稳。”
程序员不比其他行业,加班加点都是正常的,而且我睡眠质量很差,偶尔昼伏夜出,真撞见了,那才是缘分。
就像今天这样。
我们三个人一起乘坐电梯。
我跟姜南絮就是九楼和十楼的区别。
姜南絮见我按下楼层后,脸上明显一顿。
我想,若不是我比她早住过来,估计得落下一个心机的印象了。
要怪,只怪陆衍之考虑不周全。
我提醒过他的。
小姑娘的眼神在我的身上瞟来瞟去,视线最后落在了我的手上。
“DavidLiu设计的新款啊学姐,”姜南絮羡慕的看着我,说:“国内还没上架呢,你怎么买到的?”姜南絮问的是严冬送我的手提包。
我拿到手的时候只觉得质感不错,并不知道所谓的DavidLiu。
但看姜南絮的眼神,应该名气不小。
我实话实说:“朋友送的。”
姜南絮眨了眨眼,调侃道:“学姐的这位朋友挺花心思的,这款手提包限量,全球也就一百只,很有收藏意义的。”
这会轮到我接不上话了。
我不知道它是什么限量款。
陆衍之的轻嗤声不合时宜的插了进来。
我听到他问姜南絮:“一个包而已,喜欢?不是,”姜南絮收起了眸中的艳羡,解释说:“我就是觉得学姐挺有品味的。”
电梯门开,我微微点头,默不作声的走了出去。
隐约间,我听到陆衍之说:“你对品味的理解不怎么样。”
他说的挺对的。
我不仅看包的眼光差,选男人的眼光更不怎么样。
说到包,我翻看藏在包内的LOGO,上网查了下价格。
这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就这么一个小众品牌,规规矩矩的样式,价格居然高达五位数。
我忽然觉得拎着它挤地铁是亵渎了它。
想着自己替严冬搭建的网站,就算明码标价,也达不到这个价位。
我心里挺过意不去的。
翻出严冬的联系方式,思来想去,也没找出一句合适的台词来。
就在我准备放下手机的时候,一条好友申请映入了我的眼帘。
我点开一看,心口不由得抖了抖。
是一张落日余晖图。
很久之前陆衍之在南大的人工湖拍的。
那一天,是我追他的第一千四百六十天,我们一起坐在人群外的草坪上,阳光正好,微风习习,他看着书,我看着他,直到夕阳下落,我们依旧维持着这样不近不远的距离。
我有些气馁,闷着头收拾书本,右手一不小心蹭到了他的指骨上,刚准备收回,竟被他反手给握住了。
那是陆衍之第一次主动牵我的手,晚霞消逝前,他拍下了这张图。
没想到时隔两年,这个删除的头像会重新出现在我的好友申请里。

小说《姜南絮陆衍之番外》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0日 am11:16
下一篇 2024年2月10日 am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