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以朗林苏亲情与友情(宋以朗林苏)最新热门小说_小说推荐完本宋以朗林苏亲情与友情宋以朗林苏

宋以朗林苏是古代言情《宋以朗林苏亲情与友情》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江浩辰”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日常 慢热 单女主 无系统无金手指 不回头 间歇性发疯】四年婚姻,宋以朗以为自己得到的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妻子 幸福美满的家庭,是自己的幸运,所以他拼命的努力,为的就是能和林苏并肩同行。但是当他得了癌症的时候,看着最亲的人的嘴脸,才恍然惊醒,什么婚姻,什么妥协,通通都是狗屁,他一个人来的这个世上,终究还是要一个人走。没有任何希望的宋以朗决定不再委屈自己,想要活出自己最后舒服快乐的日子。面对冷漠的妻子,他离婚。面对口出恶言的家人,他断绝关系。面对天天逼他的领导,他彻底发疯。大家都在想:疯了,宋以朗疯了。但是就在他陷入绝望无法自拔的时候,一束光照进了他的世界。她说:“我是婉婉,宋以朗,算我求你了,好好活着好吗?”所有人跪着求他接受治疗,他都无动于衷,但是他的小姑娘在他面前哭红了眼,怎么办呢?他又突然想活着了,他还能活着吗?“我的…婉婉。”…

点击阅读全文

宋以朗林苏亲情与友情

小说《宋以朗林苏亲情与友情》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江浩辰”,主要人物有宋以朗林苏,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林苏开着车在城市里漫无目的的闲逛,她不知道宋以朗去哪里,只能靠着直觉找人而这个时候的宋以朗正在和秦婉婉滑雪秦婉婉看起来是乖乖女一个,没想到滑雪的技术这么好,都不带任何保护措施了,一个滑雪板就可以纵横全场反观宋以朗,屁股后面绑着个大乌龟,杵着两个铁杆,整个人显得有些笨拙秦婉婉不知何时站在了宋以朗面前,朝着宋以朗伸出手:“来,别怕,我带你试试”宋以朗看了一眼那略微有些陡的场地,摇摇头:“要不…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秦婉婉假装生气,双手叉腰,勒令宋以朗:“不许笑!”

宋以朗投降:“好好好,不笑不笑,秦医生很会保护自己嘛。”

秦婉婉认同的点点脑袋,朝着宋以朗眨了眨眼睛,而后说:“你等等啊。”

秦婉婉哒哒哒的跑上了楼,不一会儿拿了一条黑色的围巾和一双黑色的手套下来:“外面天寒地冻的,你昨天咳嗽得老厉害了,可不能受凉,快戴上吧。”

宋以朗有些脑袋发懵,但是秦婉婉已经把东西塞在他的手里,随后转身去找钥匙了:“等会可以开你的车去吗?我只有小电动,怕在冷风中瑟瑟发抖啊!”

宋以朗握紧了手中的围巾和手套,轻声说了句:“好。”

秦婉婉拿完钥匙出来,看到宋以朗还在发呆,直接就走了过去,拿起宋以朗手上的围巾,踮起脚尖就给宋以朗系上了:“宋先生,你是真的磨叽呀!快点呗!等会去晚了就不好玩了呀!”

“系围巾的时候呢,要连耳朵也拢在里面,不然出去一会儿耳朵就没有知觉了。”

在秦婉婉的絮絮叨叨下,宋以朗戴好了围巾,还戴上了手套。

这是一种…

很奇妙的感觉。

宋以朗甚至说不出那种感觉是什么感觉。

他只知道,秦婉婉说的是真的,戴上围巾和手套是真的暖和多了。

秦婉婉开着导航,宋以朗开着车,两人一路有说有笑的出发了。

而这个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

林苏才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宋以朗初七才上班,林苏就叫了两声:“老公,老公,我想喝水—”

林苏起床的时候是很依赖宋以朗的,她想宋以朗抱抱她,亲亲她,哄哄她,还能给她端来一杯热水。

但是这一次,林苏叫了宋以朗好多次,都没人回应,整个房间空空荡荡的。

林苏起身,宿醉的头疼让她有些龇牙咧嘴,林苏下意识的去端床头的解酒汤,但却摸了个空。

林苏愣住了,睁开双眼,才发现床头桌上什么都没有。

林苏有些奇怪,嘟囔了句:“搞什么鬼?宋以朗去哪里了?”

林苏下意识的起身出去找宋以朗,楼上没找到,林苏下楼的时候看到白凤和林富正在客厅看电视,问了句:“爸妈,你们看到以朗了吗?”

林富没说话,白凤冷笑:“我哪知道,大早上的,鬼影都不见,早餐也没做,看这情况,是连午饭都不做了吧!你真是嫁了个祖宗!”

林苏皱了皱眉,本想反驳两句,可看了看白凤难看的脸色,还是什么都没说,就又上了楼,回了房间。

她打算打个电话给宋以朗。

林苏回房间,下意识的去了梳妆台,她回家一般都把手机放在那里。

手机确实在那,不过手机下面却压着一份文件。

林苏拿起手机,“离婚协议书”那五个大字,就这么赤裸裸的映入林苏的眼帘。

林苏的胸口狠狠一窒,头在那一瞬间,疼得更加厉害,让她脸色都忍不住白了白。

林苏连忙将离婚协议书仔仔细细的读了读,发现宋以朗什么都不要,她的房子,车子,她的存款,他都不要,他只带走了自己的东西。

而在最后一页,宋以朗的签名龙飞凤舞的停留在那。

宋以朗写字一向好看,在学生时代,她总说字如其人,那会儿看他的字,就像在看宋以朗的人,痴迷的不行。

她有很久没看宋以朗写字了,现在看到,居然是在离婚协议书上。

林苏突然意识到什么,连忙冲向衣帽间,发疯似的打开所有的柜子,发现除了她自己的衣服还在,宋以朗的衣服都不在了。

林苏红着眼再打开鞋柜,鞋柜里也只有她自己的高跟鞋,宋以朗的那两双皮鞋也不在了。

林苏来到浴室,找了一圈都没找到宋以朗的剃须刀…

林苏终于确定,宋以朗走了。

在所有人都没有在意的时候,宋以朗悄无声息的走了!

林苏连忙跑回卧室,拿起手机给宋以朗打电话,电话响了一遍,宋以朗没接,两遍,没接,三遍四遍…

宋以朗还是没接。

林苏终于慌了,她昨晚刚和穆氏集团的老总谈成一个千万的项目,合同都签了,她今天本来想告诉宋以朗,等她这个项目步入正轨,她就重新买套别墅,他们搬出去住。

她知道这几年宋以朗受委屈了,但是就不能再等等她吗?

她也很努力的在工作了。

林苏拿着手机的手都是颤抖的,嗓音哽咽:“宋以朗,你怎么那么混蛋!你生气你告诉我啊,你一声不吭的消失是怎么回事?!”

然而,空旷的卧室里,没有人再回答林苏。

林苏很想忽略自己心疼的感受,但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落下。

林苏起身换了睡衣,连妆都来不及化,就拿着车钥匙下了楼。

白凤正在厨房做饭,看到林苏匆忙的样子,说:“你去哪里?就要吃午饭了,吃了再出门吧。”

林苏一边穿鞋一边回答:“妈,你就别管我了,我会自己在外面吃的。”

说完,林苏“砰”的一声就关了门。

林苏走了,白凤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我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摊上这么个女婿。”

林富:“行了,你就少说两句,我听着就烦!”

听到老公这么说,白凤也闭嘴了,但对宋以朗还是不满。

明明以前宋以朗很听话的,最近怎么就跟鬼附身了一样?

而此时的林苏,已经开着她的红旗来到了宋以朗的公司。

公司大门紧闭,连保安都没有,街道上行人零零散散,只有清洁工在冒着大雪打扫街道。

林苏再次拿出手机,给宋以朗打电话。

宋以朗从前从来不会不接林苏的电话,但是今天,林苏一个都没有打通过。

坐在车里,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渐渐的将前面的玻璃给遮住,林苏的视线都有些模糊,车内的暖气开得很足,但是林苏却还是觉得有些冷。

宋以朗一直都是两点一线,家和公司,除了偶尔的应酬,几乎不会有什么社交。

现在这个情况,宋以朗又不接她的电话,她还真的不知道,宋以朗会去哪里?

林苏突然想起什么,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宋以朗的妈妈:“妈,以朗有没有回家啊?”

杨梅:“没有啊,怎么了?朗朗没有回家吗?”

林苏有些失望,但是她知道,宋以朗的母亲很偏心,如果知道宋以朗要跟她离婚,还离家出走,只怕又会去刺激宋以朗,所以林苏撒谎了:“哦哦,妈你多虑了,我刚刚没看到以朗,以为他回家了,现在他回来了,就先不说了啊,下次我和以朗再来看您。”

说完,林苏挂断了电话。

杨梅却有些疑惑:“怎么了这是?别不是宋以朗又在搞幺蛾子吧!?”

杨梅刚要给宋以朗打电话问问啥情况,就听到大女儿在院子里叫她:“妈——”

杨梅就又把手机塞回兜里,赶紧出去了:“欸!来了来了—”

打电话什么的,下回再说吧,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小说《宋以朗林苏亲情与友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1日 am10:42
下一篇 2024年2月11日 am1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