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完本小说顾郎(骆云蓝顾永业)_顾郎(骆云蓝顾永业)免费完本小说

骆云蓝顾永业是现代言情《顾郎》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骆云蓝”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主角叫顾郎,骆母,顾丽雯的小说叫做《腹黑糙汉看我惨,非要做我的夫君》,它的作者是鱼南下最新写的一本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腹黑糙汉看我惨,非要做我的夫君》第3章免费……

点击阅读全文

顾郎

《顾郎》主角骆云蓝顾永业,是小说写手“骆云蓝”所写。精彩内容:”直到冬雪声音才唤回了骆云蓝飞到九霄云外的思绪。她甩了甩头,决定还是先处理眼前之事。“替我更衣,我要去给老夫人和母亲请安。”现在时候尚早,她要赶在顾永业回来之前给顾家人请安…

免费试读

主角叫顾郎,骆母,顾丽雯的小说叫做《腹黑糙汉看我惨,非要做我的夫君》,它的作者是鱼南下最新写的一本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腹黑糙汉看我惨,非要做我的夫君》免费试读整个人都是懵的,骆云蓝神情恹恹地坐在床榻边上,一时间思绪都涣散起来。
以至于连初春和冬雪进门,她都没发现。
“小姐,姑爷也太过分了。”
直到冬雪声音才唤回了骆云蓝飞到九霄云外的思绪。
她甩了甩头,决定还是先处理眼前之事。
“替我更衣,我要去给老夫人和母亲请安。”
现在时候尚早,她要赶在顾永业回来之前给顾家人请安。
上一世她太好说话,又吃了毒糕被毁去了半张脸,遭到了侯府上下的嫌弃。
是以顾永业根本没花上什么口舌,第二日就直接把柳渺灵从外面接了回来。
“少夫人,您怎么那么早。”
顾老夫人院外打扫的丫头见着她都吃了一惊道,“老夫人还没起身呢。”
骆云蓝淡淡地笑了笑道:“不急的,我在外面候着就好。”
她这回倒要看看,没了挤兑她的理由,顾永业要怎么解释新婚夜不归宿的事情,怎么将外室带入侯府。
侯府的这位顾老夫人骆云蓝也是太了解了,表面和和气气,笑得和一个弥勒佛一样。
实则惯会拿乔,钝刀子割肉。
果然这一等便是大半个时辰,骆云蓝站得笔直,连身后两个丫头都没有晃动一下。
“你……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没等到顾老夫人,她那失踪了一晚上的丈夫倒是火急火燎地从老远处跑了过来。
口中的大气还没喘匀又埋怨道:“让我在青朴院一顿好找。”
骆云蓝应着声音扭头望去,只见本来还气呼呼的顾永业在见到她的一瞬间,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不动了。
呵,狗男人!眼中的厌弃一闪而过,继而露出一个阳光明媚的笑容。
骆云蓝微微欠身低头道:“不知世子何时回来,云蓝怕误了请安的时辰,便自己先过来了。”
顾永业半张着嘴嘴巴,磕巴了好半天才道:“我……我昨日喝多了,便睡在了厢房,你可别多想。”
骆云蓝莞尔一笑,装作害羞的模样把头压得更低了些。
心神荡漾,他竟然不知新婚的妻子是个绝色。
不多时,屋里就派人来传话,说是顾老夫人醒了。
“给老夫人和婆母请安。”
她行了个标准的请安礼,言行举止皆是大家闺秀的样子。
顾老夫人嘴角扬起淡淡的笑容赞道:“早就听闻骆家的女儿生的样貌极好,刚来到京城便得第一美人的称号。
如今这一看啊,果然样貌标致的很。”
“老夫人过奖了。”
老侯爷本就是武将出身,与骆家也算是旧相识。
会娶骆家的女儿为续弦,一来是老侯爷的遗愿,二来几代过后长平侯府人丁单薄,也出不来一个像样的男丁。
只有顾老夫人知道,这个看似光鲜亮丽的侯府已经入不敷出了。
说白了,也就是看在骆家背后的财力上。
几句寒暄,倒是让顾老夫人对这个商贾出身的女子有了一些改观。
“既然入了侯府就好好和永业过日子,以后也能为侯府好好开枝散叶。”
顾老夫人这话虽是对着骆云蓝说的,视线却一直锁在顾永业的身上。
新婚夫婿一日未归,终究还是瞒不过这位老太太。
只是说到开枝散叶,顾永业眉心动了动。
继而说道:“祖母,孙儿正巧有事……老夫人说的是。”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一旁的骆云蓝打断。
顾永业不可置信地看着从进来就没什么话的女子,也不知为何忽而就开了口。
“世子今早上还同我说要好好准备回门的礼,云蓝心生感激,入府后定然会为世子分忧……”顾老夫人眸光里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光,只是一瞬间又和蔼得笑了起来,直夸骆云蓝懂事情。
“今个就先到这儿吧,侯府人多,你也不急在一时全都认清。”
“既然永业提到了回门,你们两口子便回去好好准备吧,千万别失了咱们长平侯府的礼数。”
礼数嘛……骆云蓝心里窃笑,侯府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她再清楚不过,怕是几个像样的回门礼,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了。
至于回门……上一世她根本没有机会。
成亲第二日,妾室进门。
骆云蓝根本没这个脸面回家,况且顾永业也没这个心思,只是随便找了个借口糊弄了过去。
刚踏出顾老夫人的院子,顾永业就上前拦住了骆云蓝的步子。
不满的问道:“刚才为何要打断我的话?”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睛,骆云蓝问道:“难道世子要我同老夫人说你昨夜未归?”彼时骆云蓝也才十六岁,精致好看的脸庞,配上这无辜的眼神,愣是叫哪个男人都看得为之一怔。
顾永业稳了稳情绪道:“你就不问我昨日去哪里了?”“世子不是说了,喝醉睡在了厢房。”
顾永业语塞,犹豫了好一会,又想到一早上柳渺灵委屈含泪的模样,很多话也没过脑子直接脱口而出。
“我在外面有个中意的女子,我想把她接进侯府。
如今你既入了门,这事情便帮我想想法子。”
“哈?”骆云蓝想过千百种可能,但怎么也没有料到顾永业会鲁莽到这个程度。
竟然选择了直接让她想法子,想接外室回来的法子!骆云蓝顿了顿,故作思索的模样道:“我也是刚到侯府,此事怕是现在不好提出。”
“世子可否先陪我回门,等过些时日,我找个机会和婆母提了。”
“出嫁前家里人也嘱咐我要出嫁从夫,世子你放心,我定然会替你分忧。”
她话语真诚无比,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一副天真可爱的样子。
一看就是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模样,本还心事重重的顾永业瞬间舒了一口长气。
长得是好看,可惜是个木脑子。
不过这样也好,柳渺灵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眼看着就要瞒不住了。
况且每次要见她都要钻柳家的狗洞,弄得他一身的泥一把狗屎,不自在得很。
现在有这个傻女人顶在前面,总比他亲自去找祖母说得强。

小说《顾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1日 am11:12
下一篇 2024年2月11日 am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