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好看小说裴鹤语谢夔笔趣阁裴鹤语谢夔_裴鹤语谢夔笔趣阁裴鹤语谢夔在线阅读免费小说

《裴鹤语谢夔笔趣阁》是作者“原瑗”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古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裴鹤语谢夔,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糙汉VS娇娘,公主的裙下臣。】【先婚后爱,双洁,甜文】  身为大邺皇朝最尊贵的公主,裴鹤语从出生起,就被养在了富贵锦绣堆里。  长大后,跟她交往的无一不是王公贵族,勋贵世家。那些小姐公子们,个个出自钟鸣鼎食之家,宝珠华服。品的是万金难求的明前龙井,吃的是一骑红尘的仙进奉,赏的是千年的姚黄。  她以为嫁人后,也应当过着这般生活。  却不料,赐婚圣旨让她跟远在漠北的谢家嫡长子绑在了一起。分明也是勋贵人家的世家子,却早早于边境厮杀 ,靠着一身血迹伤痕,搏了军功,成为叱咤一方的朔方节度使。  苍茫漠北的风,都是凛冽的,她嫁的人,比这风还要劲儿,又凶又冷。  裴鹤语受不了军中之人的粗暴蛮横,只恨不得婚后过着相敬如宾的夫妻生活,各自分房而居,却意外跟枕边人痴缠到了一块儿。  每每入夜,那个于尸身血海中搏杀都面不改色的男人,却意外柔和了眉眼,吻着她的耳垂,低喃道:“殿下,吻我。”…

点击阅读全文

裴鹤语谢夔笔趣阁

古代言情《裴鹤语谢夔笔趣阁》,是作者“原瑗”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裴鹤语谢夔,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烟霞色的床幔并不能将床榻内的一切都遮掩,相反的,轻纱将床内的那道身影勾勒得朦胧而又有摄人心魂的美感。雪白裸背的流畅线条,在往下滑落到腰际时,狠狠一紧,便成了江南水乡人口中传唱的“一搦掌中腰”。谢夔没想到会是这样,一时间,他手臂上的青筋暴起,倏然一下转身。鹤语在听见门口传来的动静时,不由蹙眉…

裴鹤语谢夔笔趣阁 免费试读

鹤语的确还没有就寝。

从上京来了这漠北苍凉之地,她有些水土不服,平日里都觉得嗓子干得难受,而身上亦是如此。即便是日日清洗,但只要一日不抹香膏,都觉得浑身干痒。

鹤语现在正褪了衣衫,放下了床幔, 坐在里面朝胸腹处涂抹着。

小臂后背小腿这些地方,她可以让身边的婢女擦拭,但更隐秘一点的地方,需要褪了小衣亵裤,她都是自己动手。

降真香还在室内燃烧着,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寝被,被床幔围起来的狭小的空间,都让鹤语觉得分外有安全感。

谢夔推门进来时,见到的便是这么一幅美人图。

烟霞色的床幔并不能将床榻内的一切都遮掩,相反的,轻纱将床内的那道身影勾勒得朦胧而又有摄人心魂的美感。

雪白裸背的流畅线条,在往下滑落到腰际时,狠狠一紧,便成了江南水乡人口中传唱的“一搦掌中腰”。

谢夔没想到会是这样,一时间,他手臂上的青筋暴起,倏然一下转身。

鹤语在听见门口传来的动静时,不由蹙眉。

珍珠玛瑙都是伺候了她多年的婢女,知道她不喜在抹香膏的时候有人进来。

“谁?”

鹤语在问这话的时候就已转身,朝着床幔外看去。

当堂中那道看起来修长又英伟的,俨然是成年男子的身躯出现在鹤语视线中时,鹤语登时瞪大了眼睛,“来……”

最后的“人”字还没有喊出口,下一秒,鹤语甚至都没有看清面前这人的身影究竟是如何动的,反正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对方已经隔着眼前这烟霞色的床幔,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另一只强劲有力的手臂,已经横过她的胸口,将她整个人压在了床榻上。

“是我。”谢夔低沉着声音开口。

这瞬间,他对上了眼前鹤语的那双眼睛。因为猝不及防和惊骇,而出现的湿漉漉的雾气,看起来又娇又令人怜爱。这么近的距离,谢夔能轻而易举地看见被迫躺在床上的年轻女子鸦羽般浓密的睫毛,此刻甚至还在簌簌地抖动,像是不安。精致的五官在此刻看起来更显得惊艳,谢夔手上的动作不由轻了两分,“谢夔。”他不知道鹤语究竟还记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模样,他先主动开口。

鹤语此刻的状态不太好,她不知道谢夔是怎么进的自己房间,但现在,她几乎半裸着被谢夔压在床榻上,即便眼前自己跟谢夔之间还隔着一层床幔,这副模样被谢夔看见,也是她极为不能接受的。

“放肆!”当谢夔的手终于松开时,鹤语眉宇间展露出来的神色陡然一变,高高在上的上京贵女姿态十足,但又奈何此刻鹤语的姿态实在跟她的神情有些不太对味,青丝铺满了枕间,露出来的那抹雪白的脖颈,黑与白的对比,显得格外强烈。这般场景,任由世间任何一个男子看了都会觉得血脉喷张。

谢夔也是男人,尤其是现在他身下压着的人,是自己名正言顺的夫人。他掌心里还捏着鹤语的那截手腕,指腹间传来的柔嫩光洁的触感,令人心旌摇曳。

谢夔的喉结滚了滚,他自然有听到鹤语的呵斥声,说实话,娇滴滴的公主殿下这般姿态,“放肆”这两个字吼出来没什么气势。

可谢夔到底身上还剩下世家子最后一点涵养,他从床上站起来,背对过鹤语。

在床榻上的鹤语赶紧起身,伸手拉过一件宽大的外袍,囫囵将自己包裹了起来。虽说现在谢夔已经起身被对着她站着,但是对方带来的压迫感却还十足清晰。英挺而铁血肃杀的男人,在这一间香软的闺阁房间里,如此格格不入。

这时候,门口传来了珍珠的声音。

“殿下?”

珍珠和唐坚在门口面面相觑,刚才珍珠从鹤语房间退出来,她知道自家殿下的习惯,在涂抹香膏后,还要喝上一碗燕窝。刚才珍珠就是去楼下煮燕窝,门口就只留着唐坚。

横竖有护卫长守护在殿下房间门口,决计不会有任何外人能靠近。

但偏偏,谢夔出现了。

唐坚并不知道此刻公主在房间里做什么,看见谢夔出现时,他下意识拦住了。

可谢夔一个眼神扫来时,唐坚犹豫了那么一瞬。

驸马倒也不是旁人,这个念头闪过时,唐坚就晚了一步,谢夔已经步入了房门。

当珍珠端着燕窝上楼后,知道驸马竟然在房间里,这时候这才敲门试探喊道。

珍珠是知道自家殿下对驸马的感情的,当初“相看”时,她家殿下就是相中了谢夔的那副皮囊。 在大觉寺里,身着一身烟灰蓝圆领窄袖胡服的谢夔,看起来是真正的如“岩岩若孤松之独立”,那双眉眼,堪称“鬓若刀裁,眉如墨画”,俨然就是出众极了的世家公子。

即便是为一方将领,古往今来也有儒将。

可是当新婚夜时,驸马俨然颠覆了殿下对他的印象,甚至在洞房时,把驸马给赶了出来。

这事儿就只有她们几个公主房里的人知晓,算是极为隐秘的事,唐坚不知道,自然也不清楚自家殿下对于驸马的态度。

珍珠现在想到驸马竟然不经通传,就进了房间,她暗自着急,唯恐驸马又触怒了殿下。

可没想到,房间里很快传来了鹤语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并没有很生气。

“无事,这里不用伺候。”鹤语坐在床榻上,咬着牙说。

她脸皮薄,哪怕是贴身伺候的人,她也不想让人看见自己这副模样对着谢夔。

门外的唐坚松了一口气,而珍珠则是有些意外。

不过既然鹤语说不要她伺候,她便规规矩矩地守在了门口。

房间里,鹤语看着还站在自己床前不远处的谢夔,后者看起来似乎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她拢了拢自己胸口的衣服,一想到刚才谢夔扑过来按住她唇的样子,鹤语脸上忍不住发烫。

除了新婚夜时,她从未跟哪个男子有这般亲密的接触。

定了定神,鹤语微微抬起了自己的下颔,“你怎么在这儿?”她看着谢夔发问。

小说《裴鹤语谢夔笔趣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2日 am10:36
下一篇 2024年2月12日 am1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