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浅仲溪午仲夜阑结局华浅仲溪午免费阅读_全本免费小说阅读华浅仲溪午仲夜阑结局华浅仲溪午

古代言情《华浅仲溪午仲夜阑结局》目前已经全面完结,华浅仲溪午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遇夕”创作的主要内容有:浮世三千,总有一个人,待你的喜欢,抛却所有标签,独独喜欢你。华浅历经梦中梦,终于明白这世间她也遇上这么一个人,那就是仲溪午。这一次,她要光明正大地站在摘星楼与他看尽人间烟火。星月在天,暗香浮动,溪浅待此时。…

点击阅读全文

华浅仲溪午仲夜阑结局

以华浅仲溪午为主角的古代言情《华浅仲溪午仲夜阑结局》,是由网文大神“遇夕”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刚才那句话正是戚主管的女儿戚如馨说的,记得梦里是另有心上人,终日愁容满面,对她总是一副不待见的模样。与她并肩走来的是孟管家的女儿孟依斐,这人聪慧乖巧,笑里藏刀,说话也是轻声细语,最让华浅担心的是,她心慕家主,而且又是长公主的得力助手。这仲氏园上下井井有条,少不了她的功劳。如今这两人都竹篮打水一场空,…

华浅仲溪午仲夜阑结局 阅读最新章节

按照仲氏园的规矩,家主的大娘子在新婚后,应另择住处。

高内侍一时犯难,原先的吩咐当是住在离亦安斋较远的停云居。

眼瞧着华浅已收拾妥当,站在廊下环顾四周,现下已朝他走来:“有劳高内侍带路。”

高内侍稍加思索,打定主意先稳住华浅:“家主看重大娘子,新居一事,要不等家主回来再搬。”

“此等小事,家主不是吩咐过了。”

华浅不用猜,也知道是这园子里住的姑娘,目光缓缓转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等着她们靠近。

刚才那句话正是戚主管的女儿戚如馨说的,记得梦里是另有心上人,终日愁容满面,对她总是一副不待见的模样。

与她并肩走来的是孟管家的女儿孟依斐,这人聪慧乖巧,笑里藏刀,说话也是轻声细语,最让华浅担心的是,她心慕家主,而且又是长公主的得力助手。

这仲氏园上下井井有条,少不了她的功劳。

如今这两人都竹篮打水一场空,难不成要抱团取暖。

打量间,人已到跟前,纵然各怀心思,还是恭恭敬敬行礼:“见过大娘子。”

都是用来拉拢仲家的工具,华浅并不想与她们交恶,心平气和接待:“我初来乍到,难得戚姑娘和孟姑娘惦记,往后可别唤得这般生分,私底下唤我华浅便可。”

连一声妹妹都不愿唤,这是在提醒他们不要觊觎家主。

孟依斐早就打听过华浅的能耐,倒是以前小瞧了她,眼中的惊诧一下转为柔和,浅浅笑道:“大娘子心善,我们就更不能破了规矩。”

华浅只是一笑而过,引她们在院中落座,故意重新说回此前的事情:“对了,戚姑娘刚才那话是何意?”

戚如馨就等着说这一句话,黑着的脸一时云霄雨霁,勉强挤出一丝笑。

“没什么,只是偶然听说大娘子入府前,家主就定了西北角的停云居,见不得这些奴才在您面前虚与委蛇,伤了您跟家主的关系。”

偶然?谁不知是孟姑娘透露给你的,还绕这么大一个圈子,累不累啊。

“我知戚姑娘是为我好,可别随意一口一个奴才,我都要尊一声高内侍,就更别说家主了,凭我对家主的认识,怕是以长辈相待吧,孟姑娘,你说是不是。”华浅说完就期待地看向孟依斐。

是你挑起的争端,可别想置身事外。

高禹看着这场戏,突然明白为何家主心心念念这华家嫡女,心里涌动着感激。

面对这一点质问,孟依斐处理起来游刃有余。

“家主自是高看高内侍的,我们也只是来帮大娘子搬家的,很多内情,我们自是不知的,说错之处,还请大娘子以仲氏园的规矩为重。”

不愧是孟姑娘,说话滴水不漏。

来搬家是吧,那就搬吧。

华浅唤来千芷,附在她耳旁说了几句,继而笑脸盈盈说道:“这天色不早了,是该早些搬家。”

待千芷唤人搬来一些书,华浅继续道:“我这陪嫁的确实多,想着姑娘们都爱书,不如请戚姑娘和孟姑娘帮我搬去停云居吧,正好瞧瞧有没有喜欢的,就当是我送的薄礼。”

她们自己搭的台阶,不下也得高高兴兴地下:“多谢大娘子。”

停云居远,千芷是不愿大娘子搬去的:“大娘子。”

华浅看了千芷一眼:“千芷,你帮忙引导一下,我向来不喜欢书太乱,这下可是有人帮我了。”

“是,大娘子。”千芷只能领命,吩咐人看着戚如馨和孟依斐不情不愿地搬了书走。

待人走远,华浅才来得及安抚高禹:“高内侍,是我连累你受委屈了。”

高禹看得出其中的真挚,这苦啊受得值了:“多谢大娘子仗义执言,只是这搬去停云居,大娘子要不再考虑一下。”

华浅早已论断,知高禹的顾虑:“高内侍,既然入了这仲氏园,自不能像从前在华宅那般随心所欲,是搬木樨居还是停云居,都影响不了家主待我的心意,那我自然也要为他考虑。”

高禹是聪明人,不需要华浅过多解释,他就踏踏实实去办了。

华浅抬头望着这蔚蓝的天,依旧有一两朵白云挡住了远眺的目光。

老天让她在动手前做了这幡然醒悟的梦,如今牧主管被诬监守自盗没有发生,她与牧遥各得其所,一切总会向好的方向发展。

她想明白了,选择与喜欢的人同行,再苦都是值得的。

她相信仲溪午对的起这份值得。

这仲氏园里发生的一切,向来不会密不透风。

长公主自是早早听说了这一切,侍奉她的五娘子有些担心:“大娘子这般欺负寄居的姑娘,怕是不利于安抚南北铺子主管的心。”

“浅丫头还是有分寸的,那都是静以修身、俭以养德的书。家主聪颖绝伦,从来都无需靠裙带关系来管理偌大的香铺生意,让这些主管的姑娘住进来,不过是陪我解解闷,顺带帮家主挑个可心的娘子。浅丫头若真是这般沉稳果断之人,家主有她一人即可,娶那些争风吃醋的人回来,反而家宅不宁,怪闹心的。”

长公主心如明镜,此事不怪华浅,那都是她们自己找来的麻烦。

“说是这般说,可长公主不是一直心心念念传宗接代一事。”

这事倒是提醒长公主,她吩咐道:“浅丫头瘦,往后让厨房顺着她的喜好做,可得要将她养得白白胖胖的,这样我这抱孙子的愿望就有着落了。”

五娘子本想再问,可细想长公主的话,已然说得清清楚楚,她只得应下嘱托。

仲溪午因汪县令传得急,未曾跟华浅多说几句话就匆匆忙忙出去。

临近月沉星落,才提着两盒点心踏入亦安斋。

高禹如往常一般接过点心,见他眉头深锁却一下又舒展开来,只听道:“一盒给娘亲,一盒给阿浅。”

听到这个称呼时,高禹愣了一下,还未接话,便见家主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就问:“阿浅可安置好了,我们去看看。”

仲溪午的步速格外快,高禹才反应过来,他已提着一盒点心走下台阶,往东南方向走。

“大娘子安置在停云居。”

听到高禹的话,原本带笑的面上一下冷了起来,折返回去,厉声道:“你跟我多年了,还不知我的心意。”

高禹怎会不知仲溪午暗藏汹涌的喜欢。

木樨居位于亦安斋的东南边,院内种得是稀有的白色四季桂,香而不浓。

微风袭来,总能吹一阵到家主的书斋。

至于为何是木樨,曾见家主写过一句诗“无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单取花和浅字,便是如今大娘子的闺名。

这些年,除了他们几个近侍,就算是长公主也不知道家主喜欢华家嫡女。

面对仲溪午的质问,高禹只能将今日发生的事情悉数道来。

仲溪午重重拍了下桌子:“我捧在手心的人,也是她们能欺负的,找个时机,将她们都撵出去。”

小说《华浅仲溪午仲夜阑结局》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2日 am10:37
下一篇 2024年2月12日 am1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