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鹿容迟渊 结局(江鹿容迟渊)最新推荐小说_免费小说完整版江鹿容迟渊 结局(江鹿容迟渊)

主角江鹿容迟渊的小说推荐《江鹿容迟渊 结局》,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冬雪喑哑”,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走!”男人克制道。她走不了,十二年前就走不了了。她8岁时,在拐卖中途被他救回来,带在身边一养就养到20岁。随着情窦初开,她逐渐明白自己对他的感情……并非是简单的养育之情。她更想,成为他的妻子。月光下,她看到平时清冷禁欲的佛子眼中染上欲色。一室春情……翌日。她从惊恐中醒来,赶紧看身边的男人,确定他还没醒来,她连滚带爬离开这个房间。 赶紧换好衣服后,收拾了两套衣服就前往私人飞机场,命令飞机即刻起飞!要死了,他醒了之后不知道怎么治她呢!但显然已经迟了,她看到窗外。他迈着长腿,直奔飞机这边而来!…

点击阅读全文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冬雪喑哑”创作的《江鹿容迟渊 结局》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江鹿被迫无奈,生涩地帮忙。情至深处时,男人轻哼出声,忽然抱紧她,轻咬住她的脖颈,最后,融化成一声满足而绵长的喟叹。*江鹿去洗手间洗了好一会手,才回到自己办公室。容迟渊突然提起要去宋家,她迟疑半天,还是给宋屿打了通电话…

江鹿容迟渊 结局

江鹿容迟渊 结局 阅读精彩章节

江鹿忍着嘴角抽搐,笑靥如花:“还用问吗?就是我和你永远不会成为的那种关系呀!”

在他面前嘴贱的下场就是,被他摁在书橱上又亲又吻。

容迟渊还恶劣地咬了她好几口。

抵着她的腰,他掌心探到她裙子时,忽然想起什么,难耐地叹气:“真的要五个月?”

“是啊,五天都没过呢。”

“你男人熬不住那么久。”他沙哑又无奈,握住她细嫩的手指,“鹿鹿,帮我吧。”

江鹿惊恐地想抽回手,“你别……容迟渊,我不会这个!”

他又亲了她的唇,诱哄道:“快点。”

“……”

江鹿被迫无奈,生涩地帮忙。

情至深处时,男人轻哼出声,忽然抱紧她,轻咬住她的脖颈,最后,融化成一声满足而绵长的喟叹。

*

江鹿去洗手间洗了好一会手,才回到自己办公室。

容迟渊突然提起要去宋家,她迟疑半天,还是给宋屿打了通电话。

那端是个小护士接的,语气有几分试探:“宋医生正在手术,您是哪位啊?”

江鹿顿了顿,叫她帮忙转达宋屿,下手术了给她回个电话。

挂了电话,江鹿无奈笑了笑,他还是那么受小护士欢迎。

倒也难怪,白净温柔,气质淡薄沉稳,让人格外有安全感的男人,总是招人喜欢的。

还记得小时候,江鹿因为和宋屿玩得太近,还被宋屿的追求者围起来霸凌过。

江鹿泡了杯茶等待,杯里茶水见底时,宋屿的电话就打来了。

他嗓音听上去有些疲倦,询问她出了什么事。

江鹿道:“有一个不太好的消息告诉你。”

宋屿抚眉,反笑:“你什么时候给我打电话是有好消息的?”

“……”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是。

“就是……容迟渊,晚上可能要一起来宋家吃饭。”

“!”

宋屿额头青筋开始绷紧,倏地睁眼,“你开玩笑呢?”

“他晚上约我吃饭,我就顺口一提去你家赴约……谁知道他抽什么风,非要一起来。”

她带来这消息,明显让宋屿头疼得厉害。

他的呼吸在那头忽沉忽轻,仿佛恨不得顺着电话线过来骂她一通。

这样突兀带个人,还是宋屿特别厌恶的男人去他家吃饭,江鹿觉得是有些不礼貌,便道:“你要不想见他,我就改天再来看叔叔阿姨。”

“算了,来就来了吧。”

宋屿叹气,“我妈从早上就买好菜,念叨着你要来了,我也不想因为这点恩怨折了她的兴。”

江鹿笑笑,“今晚得辛苦你了。”

“你从小到大都在辛苦我,再辛苦一晚上,倒没什么。”

他这话是叫江鹿不要太过意不去。

但她还是心里不太舒服,便开车去了附近的商场,给宋阿姨挑了身裙子,又去男装区,为宋屿选了条衬他气质的领带。

下午六点,容迟渊便在车子里等着她。

江鹿穿的还是上班的职业装,简约气质的OL雪白衬衫,黑色包臀半裙将腰掐得又细又美,裙身下一双美腿纤细生姿。

她随意将头发挽成丸子头,化了淡淡的妆容,却叫人挪不开眼,举手投足都是性感勾人的味道。

司机在驾驶座瞧见她走来时,目光都忍不住在她身上停留好久。

容迟渊靠在后座,看着她开门上车,喉结微动。

视线落在她手中大包小包上,他淡淡评价:“吃个饭而已,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去宋家求亲。”

江鹿却浑然不觉,手指随意将头发勾到耳后,“最近工作多,好久都没回去看他们了。而且……”

她看他一眼,没把后面的话说完。

而且,多了他这尊大佛,她只能买点东西来弥补对宋屿的抱歉。

容迟渊倒没再提礼物的事,只饶有兴致地打量她。

然后得出了一个结论,她穿衬衫短裙,比华裙裹身要好看些。

或许是因为,她衬衫穿得松散而慵懒,领口有两颗扣子没扣,白色的布料若隐若现,半露出酥白色的肌肤,看着叫人心绪不宁。

半晌看够了,容迟渊才抬手,伸到她胸口处,给她把那纽扣系上。

江鹿吓一跳,还以为他在车上就行那非礼之事,却听男人在耳畔低问:“昨晚那条裙子,你穿是不是胸挤了?”

江鹿觑他一眼,“你成天盯着我什么地方看?”

“傲人的地方。”他回答得脸不发红心不跳。

“……”

江鹿真想踹他一脚,司机还在前面开着车呢!

她想起昨天试衣间的插曲,解释道:“昨天sales给我拿成80的码了,您说离奇不离奇,我不是一直穿的90嘛。”

男人没了动静。江鹿抬头,却见他视线低垂幽深,不知在想什么。

江鹿又叮嘱道:“您可别去找人家麻烦,现在的人都不容易,工作有点小失误也正常。”

他表情淡了几分,低头转着腕表:“我又不是暴君。”

不是才怪。

江鹿在心底腹诽两句。

车子很快驶入一条狭窄的单行道,司机放慢了车速。

江鹿往车窗外望去,眼神骤而一亮。

“这不是我以前上的幼儿园吗?天哪,好久没来了,真怀念啊。”

容迟渊淡淡撑着下颌,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

不过是一片废墟荒地罢了。

墙上还写着大红的拆字,但隐约能看见幼儿园的门头。

江鹿笑笑:“那个时候吧,就不想上幼儿园,成天盼望着什么时候学校能消失,没想到,长大真就灵验了。”

“早知道小时候的愿望这么容易实现,我就许愿自己成亿万富婆了。”

听着她嘀咕嘀咕的声音,容迟渊淡淡勾了下唇角。

车子在狭窄的林荫道上行驶,路过一个羊肠巷口,里面都是卖街边吃食的小摊贩。

远远地,就能瞧见不少孩子与少年在里面大快朵颐。

江鹿舔了嘴唇,有些恳求地看向容迟渊:“能让司机停个车,我去买个鸡柳吗?”

闻言男人眉头就是一皱。

小说《江鹿容迟渊 结局》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3日 am10:07
下一篇 2024年2月13日 am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