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岁初陆祉年大结局姜岁初陆祉年免费完整版小说_已完结小说推荐姜岁初陆祉年大结局姜岁初陆祉年

《姜岁初陆祉年大结局》是由作者“久安久安”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久别重逢\/甜宠救赎\/双洁\/双学霸】以前,姜岁初是大院里号令群娃的骄纵公主。后来,一场变故使姜岁初失去了家,并与青梅竹马陆祉年失去联系.高中重遇,陆祉年还是那个陆祉年,天之骄子.在主席台上穿着干净整洁的蓝白校服作为新生代表上台演讲.姜岁初站在乌泱泱的人群中,逆光看着台上的人.陆祉年:“我们是不是认识?”姜岁初愣了一下,扬起一个自认为很自然的微笑:“陆同学果然贵人多忘事,新生大会那天在楼梯间你帮了我.”“我是说以前。”他又走近几步,“以前我们是不是认识?”胸腔里一股压力袭来,又酸又涨。姜岁初笑了笑,摇头:“应该不认识,我以前从来没有来过云市。”那时的姜岁初生活在无尽黑暗中,十年后的重逢就像是短暂的光,不经意的照亮了一下她。她早已习惯黑暗,她清楚的知道突然出现的光不属于她,迟早会消失。…

点击阅读全文

姜岁初陆祉年大结局

主角是姜岁初陆祉年的精选小说推荐《姜岁初陆祉年大结局》,小说作者是“久安久安”,书中精彩内容是:”“诶—”唐蜜捧着一堆药,笑道:“这要是让你的迷妹们看见了还不得把我扒了,我才不要做恶人。”说着一个转身把药抛到了唐梓的手里,“喏,这个恶人还是你来做。”“我们陆少爷一个小感冒,看把我们学校女生心疼的。”唐梓抱着一堆药看了下说明,都是些治疗感冒止咳的药,应该是在学校医务室买的,差不多都一样!“这怕不…

姜岁初陆祉年大结局 阅读精彩章节

姜岁初不知道,她的药已经淹没在一堆爱心药里了。

早上陆祉年正往课桌里塞书包,却没塞进去,把书包一拉出来,一大堆感冒药被带了出来,撒了一地。

陆祉年看着桌肚里还有一半的药,两道眉毛都拧紧了。

一旁的唐梓蹲下身捡起地上的药盒,打趣道:“哟,爱心早餐不送了改送爱心药了啊。”

唐蜜本来打算回自己班的,看到这一幕也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笑,说,“可惜了,这么多就这样被扔进了垃圾桶。”

每次有人悄悄给陆祉年送东西,他永远都是面无表情的扔垃圾桶。

“觉得可惜?”陆祉年掏出桌肚里剩下的,塞到唐蜜的手上,“那给你。”

“诶—”唐蜜捧着一堆药,笑道:“这要是让你的迷妹们看见了还不得把我扒了,我才不要做恶人。”说着一个转身把药抛到了唐梓的手里,“喏,这个恶人还是你来做。”

“我们陆少爷一个小感冒,看把我们学校女生心疼的。”唐梓抱着一堆药看了下说明,都是些治疗感冒止咳的药,应该是在学校医务室买的,差不多都一样!“这怕不是连夜把学校医务室买空了吧。”

唐蜜笑的直不起腰,“可惜了,她们不知道陆少爷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却是个害怕吃药的病娇娇。”

陆祉年一记冷眼扫过去,唐蜜被吓得浑身一抖,连忙抱着书包跑回自己教室。

差点踩了陆少爷雷区。

陆祉年小时候身体不好,每次一生病,就小脸苍白,看上去一副弱不禁风,我见犹怜的样子。

于是,裴烁和唐梓两给他起了个外号——病娇娇。

后面上了初中,他开始每天锻炼,早已练得身强体健了。但是,每次只要一生病,几人就会调侃他一句病娇娇。

知道他不爱吃药丸,唐梓翻了翻只有一个红色塑料袋里装着几包感冒冲剂。

方圆大药房。

唐梓看了眼塑料袋上的字,拎出来丢到陆祉年桌上,说:“这个还算贴心,不但是专门去校外买的,还是冲剂。”

陆祉年瞥了一眼皱巴巴的塑料袋,用手拂开,抽出一本书来看,“用不着。”

他本来就没感冒,只不过是熬夜加上淋了点雨,嗓子有点不舒服。

唐梓知道他这人一般小感冒是不吃药的,也不强求,拿回塑料袋把手里其他药装了进去。

看见袋子里面还放着一张便笺,刚被冲剂压住了没看见。唐梓还以为是写的用药剂量或者一两句关怀的话呢,结果都不是。

“咦~”唐梓捏着淡黄色便签,笑了笑,“这姑娘有点意思。”

说着将便笺和塑料袋里的几包感冒灵拿出来一同递给陆祉年,“人家都替你尝过了,别辜负人一片好心。”

陆祉年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随后视线落到桌上淡黄的便笺上。

——我尝过了,不苦,也不太甜。

字迹勉强算得上清秀。

他缓缓拿起便笺,眉间微蹙,只觉得短短几个字,起承转合间有着莫名的熟悉感。

见他没有还回来,唐梓将剩下的药装进原来装感冒冲剂的塑料袋,“这些药我待会拿去医务室。那感冒冲剂你喝一包,预防预防。”

“嗯。”陆祉年淡淡应了声。

上午的时间过的很快,几节主课连堂上,让人没有一点喘息的时间。

“岁岁,我们去校外吃吧?我有点想吃米线。”梁意有点想吃校外的米线了。

开学来姜岁初一直都在学校食堂吃,虽然食堂便宜,但万年不变都是那些菜也确实有些腻了。

“贵吗?”她没在学校外面吃过,不知道外面是什么价位。

梁意:“不贵的,素米线6块钱,肉的最贵也才十五块。”

这片因为有一中和四中,都是做学生的生意,所以消费普遍都不贵。

可以接受,姜岁初收拾好东西拿了手机和梁意一起往校外走。

夏日灼热,天空是澄澈的蓝,正中心的太阳不遗余力的炙烤着柏油马路。走在路上,地面源源不断腾升的热气迎面袭来,热的让人喘不过气。

米线店生意很好,姜岁初和梁意排了好长一会队才到她们。

姜岁初点了一份素米线,吃着感觉有点淡,又加了勺老板自己做的油辣椒。

米线煮的偏软,是她喜欢的口感。

姜岁初小口的吸溜吸溜,嘴巴鼓鼓的像只小仓鼠。

旁边一桌新进来几个女生,穿着青春靓丽的短裙短裤,点了单之后玩着手机聊天。

应该是四中的,四中没有校服。

“诶,你刚看到那帮人了吗?”

穿百褶裙的女生脸上难掩兴奋之情。

“刚刚路过他们的时候我趁机偷瞄了好几眼,原以为裴烁够帅了,没想到陆祉年更帅。”

“我觉得唐梓也不错诶,几个人在一起太养眼了。”

一个穿长裙的女生点点头,一脸赞同,捧脸犯着花痴:“长得帅学习又好,家里还有钱,关键是还有教养有礼貌,啊啊啊,我的少女心。”

说着还一脸惋惜,“怎么我就没考到一中呢,好想和陆祉年做同学。”

一个短发女生无情泼了冷水,“你考进一中也没用,他们那个圈子非富即贵,一般人可挤不进去。”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姜岁初眨了一下被热气熏的雾蒙蒙的眼,低头小口咬着米线。

“那倒也是,刚刚路过奶茶店的时候他们身边有两个女生,长得都蛮漂亮的,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女朋友。”

长裙的女生说着有些失望。

百褶裙女生拿了瓶冰可乐,说,“那个穿牛仔短裤就是校花苏可可,应听我们班的人说在追裴烁。另外一个穿校服的就是一中的唐蜜,她和陆祉年关系蛮好的,不知道是不是在谈恋爱。”

不大不小的声音传到他们耳朵里。

姜岁初手里的动作微顿,突然没什么心情吃下去了。她放下筷子准备拿纸巾擦嘴,一抬眼就看见对面的梁意呆呆的坐着,碗里的米线一口没动。

“梁意。”

“嗯?”梁意有些迟缓的应了声,“你吃好啦?”

姜岁初点点头,问她:“你怎么不吃了?”

不是说很想吃这家米线吗?

梁意动了动筷子,最终放下,说,“太热了,有些吃不下。”

姜岁初也觉得大热天吃米线好像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不疑有他的点点头。

“岁岁,我们去买杯奶茶吧,有点渴。”梁意推开面前的米线,说到。

“好。”

奶茶店就在一中和四中的中间,上下两层,装修精致,为了吸引学生,店里还弄了一整面墙作为心愿墙,上面贴满了心愿便利贴。

姜岁初没有去过,只能跟着梁意走。

好在奶茶店离她们不远,走路五分钟,拐个弯就到了,老远就看见一群人涌在奶茶店门口的树荫下。

五六个男生站在那说说笑笑,旁边站了三四个女生,一个是穿着白色校服短袖的唐蜜,另一个上身穿着紧身白T,搭了一条牛仔短裤,脚上踩着一双黑色马丁靴,站在裴烁旁边,一直仰头笑着和裴烁说话。

应该就是他们说的苏可可。

走近些,视野清晰起来。

几个男生或站或蹲,手里捧着冰奶茶或之间夹着烟。唐梓站在唐蜜边上,手搭在她肩上,裴烁则和苏可可站在一起,

陆祉年在一边,斜斜的倚着树干,一只手虚虚垂着,拿着一杯加了冰块的柃檬水,漫不经心的划着手机。

感冒了还喝冰水。

姜岁初看了眼杯里的冰块,还不少。

“诶,唐梓,你拎个塑料袋干什么?”裴烁嗦了一口冰奶茶,取笑他,“还大红色,像个老大妈。”

唐梓看在这么多人给他留个面子,没有踹他一脚,但还是回骂了一句,“去你妈的。”

然后又看了眼事不关己的当事人,说:“这可是我们陆少爷的小迷妹送的爱心感冒药。”

中午趁出来吃饭顺便把药拿去医务室,但学校的药都是统一渠道采买的,有严格的程序把控。

退不了。

说着他把手里的药抛过去,“阿年,接着!”

陆祉年眼疾手快接住迎面而来的红色塑料袋,眉头微蹙:“给我干嘛?”

唐梓耸耸肩,笑说:“你的东西你自己处理喏。”

裴烁拿过塑料袋,看了下里面的药,治疗头疼的,发烧的,流涕的,杂七杂八,看着都头疼。

“还是扔了吧,药这玩意可不能随便乱吃。”裴烁是担心他,他知道小时候陆祉年身体不好常年吃药,对于药物有些反感。

陆祉年没打算吃,但也没打算就这样扔垃圾桶。他从小接受的教育不允许他做出这样不尊重人的行为,即使不知道是谁,终究是一片心意。

可裴烁哪里会想这么多,拿起塑料袋一个抬手,药就稳稳落入了垃圾桶里。

姜岁初和梁意刚好经过垃圾桶,只见一抹大红色从眼前飞快掠过撞了一下垃圾桶边缘,然后哗啦一下掉进垃圾桶里。

姜岁初脚步微顿,低头看了眼垃圾桶。

大红色的塑料袋躺在腐烂发臭的垃圾上,边上还有几只苍蝇飞来飞去。

“谁让你扔的?”陆祉年见状收了手机,横了裴烁一眼,一抬眼便看见对面的姜岁初。

她静静的看了眼垃圾桶,然后面无表情的拉着梁意进了奶茶店。

从始至终都没有看过来一眼。

裴烁有些悻悻然的摸了摸鼻子,说,“哥们儿我这不是为你好吗,你不最讨厌吃药了。”

陆祉年看着奶茶店里的单薄背影,有些烦躁的收回视线,淡淡的丢下一句。

“多管闲事。”

奶茶店里,梁意有些不确定地问姜岁初。

“岁岁,那个药是不是….”

“不是。”

话还没说完就被她冷声打断。

梁意缩了缩脖子,说:“我还没有说什么呢。”

姜岁初反应过来自己有些不问自招了,强忍着心里的憋屈转移话题。

“你喝什么,我请你。”

之前喝了梁意买的矿泉水,她一直想找机会请回去。

回教室的路上,梁意还是没忍住。

“岁岁,你是不是喜欢陆祉年啊?”

姜岁初眼睫轻颤了一下,说,“不是。”

梁意:“那你为什么给他买药啊?”

原本她只是觉得那个塑料袋有些眼熟,但是刚才姜岁初的反应她已经可以确定了,那就是昨天姜岁初请假出去买的药。

姜岁初想了想,将那天陆祉年借她雨伞的事情简单说了下。

“哦,所以你是过意不去所以才给他买药的啊?”梁意恍然大悟到。

姜岁初没多说,点点头,“嗯。”

“可是,你为什么不当面拿给他呢。”

当面?她不敢。

姜岁初心底泛起一丝苦涩,但故作玩笑到:“那样我估计已经成为全校女生议论的话题了吧。”

“也是。”梁意想了想觉得也对,陆祉年太过瞩目了,如果姜岁初当面去给他送药肯定会被当做喜欢他的人。

况且姜岁初一向行事安静低调,当面送药这事也不是她的风格。

小说《姜岁初陆祉年大结局》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3日 am10:45
下一篇 2024年2月13日 am1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