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档案袋赵桃王秀芬赵桃钱晨在哪看免费小说_免费小说完整版儿子档案袋赵桃王秀芬赵桃钱晨

小说《儿子档案袋赵桃王秀芬》,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赵桃钱晨,也是实力派作者“赵桃”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名字是《儿子的档案袋》的小说是作家赵桃的作品,讲述主角赵桃王秀芬的精彩故事,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下面是这本小说的简介:…《儿子的档案袋》第1章免费试读儿子……

点击阅读全文

儿子档案袋赵桃王秀芬

很多网友对小说《儿子档案袋赵桃王秀芬》非常感兴趣,作者“赵桃”侧重讲述了主人公赵桃钱晨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想当初他们连哄带骗让我未婚先孕,彩礼一分没出,婚后还拖家带口地住在一起。这些年我为儿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儿子大了,我也没什么好留情的!我的举动很快引来了不少人围观,王秀芬索性躺在地上耍起了泼,说我不孝顺,要赶走她之类,我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见有人不分青红皂白要怼我脸怕,我戴上墨镜,叫人挪开赵桃…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名字是《儿子的档案袋》的小说是作家赵桃的作品,讲述主角赵桃王秀芬的精彩故事,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下面是这本小说的简介:…《儿子的档案袋》免费试读儿子大一开学,军训前一天,我收到一个匿名包裹。
是一只养在玻璃瓶里的黑寡妇蜘蛛,以及一张纸条。
上面写了一个直播间号,我进去竟成为当日免费的幸运儿……1“恭喜这位大姐中奖,生辰八字告诉我,帮你算算。”
我是唯物主义者,但从小到大受我妈熏陶,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如实告诉。
一分钟后,主播告诉我,“你近期会犯桃花,不过你的亲属最近有血光之灾。”
听到这里,我没好气地关了直播,连带那个包裹丢进垃圾桶。
我到地下,发现车库地锁被撬,一辆陌生车连着我的充电桩。
我叫物业挪车,一个女人匆匆跑来,我认出是小叔子娶的抠门老婆赵桃,婚礼上我们桌的菜比其它桌偷摸少好几个,份子钱倒是一分不少。
“喂,至于吗,今天来你家坐坐,借你车库充会儿电怎么了?”我冷哼一声,“车库是我买的,你用之前难道不该跟我说一声?”她双手叉腰,盛气凌人,“我跟妈说过了!她同意了!你还真把自己当家里掌柜了啊?我现在就让她来评评理!”“行啊,你打吧。”
我索性坐在车头,“我今天倒要看看这个家是谁作主。”
婆婆王秀芬很快下来了,处着拐杖说我的不是,什么小肚鸡肠,一点鸡毛蒜皮的事就要闹得人尽皆知她的脸往哪儿搁之类,我对她的忍耐也到了极限。
“够了!我只想得到起码的尊重,您要是看不惯我就带着您儿子搬出去。”
想当初他们连哄带骗让我未婚先孕,彩礼一分没出,婚后还拖家带口地住在一起。
这些年我为儿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儿子大了,我也没什么好留情的!我的举动很快引来了不少人围观,王秀芬索性躺在地上耍起了泼,说我不孝顺,要赶走她之类,我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见有人不分青红皂白要怼我脸怕,我戴上墨镜,叫人挪开赵桃的车,自己挪过去,并在上面贴了张纸条:赵桃和狗不得靠近。
我才不管身后的无赖婆娘,径直上楼,准备叫开锁师傅换锁,可开了门,看到散落一地的化妆品,还有桌上明显动了封条的密封袋,我脑袋空白一片,身子踉跄一步,差点要摔倒!我抓着里面七零八散的档案文件,泪水打转,几乎要夺眶而出!我明明锁在房间床头柜最底层的!完整的档案,开学要寄出去,不然儿子上不了大学!我现在不想浪费时间追究是赵桃还是王秀芬,只想找儿子的辅导员问补救办法,谁知赶回来的老公孙强拦住我去路,站在跟前一言不发。
突然,他掐住我的脖颈,用力收紧!“敢欺负我妈,去S!”“放、放手!”他置若罔闻,那冷酷的眼神陌生又恐怖。
窒息感涌了上来,我用尽全身力气抬腿踢裆,趁机溜走。
疯了,这家人都疯了!我想报警可一想到要去做笔录,这边处理档案会搁置就暂时放弃了这个念头。
等我马不停蹄赶到学校,辅导员已经下班,只好买点东西顺带探望儿子,却意外看见他被几个人拳打脚踢!“你们几个干什么!”我不顾阻拦冲进去,一道颀长的身影‘嗖’地一下从我眼前窜了过去,救下儿子去医务室。
“你是孙飞的姐姐吧?我叫钱晨,你可以叫我晨晨。”
不及道谢,他开口的第一句叫我怔住了。
我笑了笑,解释一番,他说我保养得很好,一点都看不出来。
我又被逗乐了,郁闷的心情也变得好了些,“现在小孩子嘴巴都这么甜吗?”“我不是小孩子,你看。”
他撩开衣服,肌理分明的八块腹肌尽收眼底。
的确,钱晨有着棕褐色的肌肤,散发出阳光般的健康光泽,清晰轮廓的脸庞线条柔和而富有男性魅力,嘴唇浅启微笑显得亲切温和。
高鼻梁和坚实的下颌线条展现出他的阳刚之气,配合着略微微扬的侧颧骨,为他增添了一份英俊的魅力。
修长的颈项和强壮的身材展现出他的健康与力量。
算我见过中好看的那类。
经过交流才知道,那些混混是附近的地痞流氓,趁学生外出买东西的时候勒索保护费,不给就遭毒打。
看着儿子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我脑子闪过直播间说过的血光之灾,身子微僵。
不会这么巧吧?我没有多想,处理好儿子伤口,问钱晨要什么答谢礼物,他摇摇头,“我不要什么的,要是能吃一次姐姐亲手做的饭就好了。”
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我下意识想拒绝,儿子却已经答应,“行啊就今天呗,妈你帮忙请个假。”
见他在同学面前吹嘘我做饭是怎么怎么好吃,我一阵汗颜,心虚得要死。
可既然都这么说了,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应下,幻想那几口子有点眼力见。
带儿子和钱晨走近玄关,门开了条缝。
我轻轻推开,一条鲜艳的红色蕾丝裙映入眼帘……2房间里还传来吱吱呀呀的声响,隐约还有女人咿咿呀呀的声音。
就算是没尝过女人的儿子也知道那是什么意思,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孙强出轨,我并没有想象中生气。
我准备带两人出去吃一顿,谁知八岁的赵小跳从另一个房间嘻嘻哈哈地跑出来,高举我新买的面膜,已经被撕一条又一条。
最要命的是他嘴里还嘟囔,“还要玩袋袋!袋袋去哪儿了?”想我儿子的档案,极有可能毁于赵桃之子,我全身心的血液都要涌到脑海里!拼命压抑怒火,我笑着给儿子几百块钱,让他带钱晨去找个饭店,我借口留下处理点事。
机灵的他知道自己插手不了这些,点点头。
“你给我过来!没人教育你,我替你妈好好教育教育!”两人一走,我老鹰捉小鸡般一只手拎住赵小跳,抡起鸡毛掸子就往他屁股上抽,偌大的房间里顿时充满了赵小跳鬼哭狼嚎的哭泣。
赵桃和王秀芬出来,急红了眼,一个两个要上来被我用鸡毛掸子喝住,“离远点,不然我还打!”他们三番两次试探靠近,我一次次卯足劲抽下去,赵小跳哭得脸上全是鼻涕。
王秀芬心疼得要命,指着我鼻子就是破口大骂,“苏茹你有什么不满冲我来,拿一个小孩子撒什么气!”我毫不客气,“飞飞的档案袋是不是这个小子弄坏的?说!”见她们眼神躲闪,我又往赵小跳的屁股瓣上死死抽了几下,才不管上面的痕迹,我要为我儿子讨回公道!赵桃急了眼,“不就是一个破袋子吗?小跳只是个孩子,你个大人用得着这么计较吗?你快放开他,不然我报警!”“好啊你报,我最多赔你点儿子医药费,但你损坏我地锁私自充电,还有你们怂恿这小屁孩弄坏我儿子的档案,足够让你们进去吃喝一阵!包括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我要他档案里留污点!”我拔高嗓音,两人索性破罐破摔,什么难听的话都爆了出来,什么‘好你个J人打算告我们’、‘怪不得老公不要你个母老虎’之类的话,我全程都录了下来。
“谢谢你们,我早看孙强不顺眼了,他出轨正好净身出户,你们一家人出去一分钱都别想带走!”视财如命的王秀芬忍不住要上来跟我拼命,赵桃还给她递了把剪刀,真是疯子,连自己儿子孙子的安危也不顾!我打算把赵小跳抛出去趁机逃走,谁知儿子突然带着钱晨开门进来,王秀芬那剪刀不偏不倚地扎在他身上!“儿子!”……急救室外,钱晨满手是血。
刚才是他背儿子过来的。
两只手一遍遍穿梭在发间,我脸上写满了懊悔。
“姐姐,这不怪你,是意外。”
他坐在我旁边,想安慰撇见自己手上的血又停住了。
我双眶微湿,抿着唇,一言不发。
我是个不称职的母亲,儿子的档案看不好,现在还把他害成这样。
为了不在钱晨面前掉眼泪惹笑话,我借口去上厕所,迎面撞上一个快递员,让我签收一个包裹。
我愣住了。
那分明是我丢掉的。
想到之前听的血光之灾,我鬼神使差,再次进入。
我在弹幕上问,“怎样可以化解?”“玻璃瓶傍身,即可挡灾。”
3我扫了眼直播间的ip地址,居然也在这个城市。
虽然多少还有些不信,但我仍照做,将那个装有黑寡妇的瓶子用亮片碎钻简单外包当作吊坠。
儿子抢救过来了,万幸没有生命危险。
出了这么大的事,那家子居然都不来。
我心彻底凉了,安排了护工,第一时间去找了儿子辅导员,得知要去高中毕业的学校补办材料,重新密封。
我万万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跟前男友徐帆再次相遇。
多年前不学无术的他,居然在这里做资料管理员。
我笑脸盈盈,简单寒暄,开门见山,他抖了抖眼镜,毫不避讳的目光从上到下,在我身上游走,最后停在我身前,“茹茹啊,你身材还是这么好,这个忙要帮的话要费不少力气的,你看……”我明白人情世故需要打点,“你说个数。”
“哎,说钱多见外,今晚有没有空,要不要一起喝一杯?”见我怔愣,他上咸猪手,手掌和指尖,以长而流畅的动作在我身上移动。
我忍着恶心偷偷开了手机摄像留后手,可还没多久,大门开了,钱晨闯进来对徐帆脸上就是砰砰几拳,徐帆流了一鼻子的血。
他报警,我拿录像,这场交易不欢而散。
档案资料泡汤,我有些崩溃,禁不住问钱晨,“你怎么来的?刚才也太冲动了。”
钱晨一句话戳中我心事,“我知道飞飞档案毁了你肯定会来这里。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到那个男人调戏你,自己会这么生气。”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带着明显的低沉和哽咽,似乎我再说下去他就会哭出来一样。
我实在不想哄小孩子,也没那个精力,想到儿子档案弄不成,我心里所有的委屈都涌了出来,止不住吸了吸鼻子。
下一瞬,一副温热的臂膀靠了过来。
鼻尖满是青春的气息,我抬头,对上钱晨那双宛如黑曜石般璀璨的眸。
他浓密修长的眉毛如羽翼般轻轻上扬,眼神中透露着自信和深沉,眼睛更像是一汪深邃的湖泊,带着一丝神秘的光芒。
他宽慰我会有办法的,让我不用太担心,明知是空话,我心情还是莫名好受了些。
“送你的。”
他递过来一个小盒子,我顿了顿打开,发现里面是一条金链子。
我惊讶极了,连忙拒绝,可推了半天还是拗不过只好作罢,他非要给我戴,我只好任他摆布。
一时间,我忘了脖颈上的吊坠。
一来二去,摇摇欲坠,‘砰’的一声,玻璃瓶掉在地上碎成了渣,等我回神去找那只黑寡妇,它早就不见了踪影。
当晚睡梦中,我隐约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叮了一下,一阵刺痛传遍全身,可当我睁眼又没发现任何伤口。
我没有多想,由于有录像,徐帆报警协商的结果,要告诉我儿子档案的处理办法。
他不情不愿地给我了地址,让我去找上级部门负责人。
听说是四五十岁的男人,我买了些高档礼盒,还有些营养品登门拜访,但敲了敲门,开门看到赵桃,我和她脸上的笑瞬间消失不见。
4“你个J人来做什么?快滚!”赵桃羞辱完就要开门被我一脚顶开,奇怪的是,我居然一点都不痛。
“小桃,谁来了?”声音一出,原本嚣张的赵桃立马恭恭敬敬,“不认识。”
我看到钱海的时候,脑子嗡嗡作响,他身上每一个毛孔在我眼里都清晰可见,视线瞬间又模糊,眼睛疼痛难忍,他让赵桃扶我坐下缓了一会儿,问我来做什么。
我说明来意,赵桃辩解,“老板你别听她的,她儿子的档案是她自己不小心弄坏的,跟我儿子没一点关系!她这个人本来就报复心重,心胸又狭隘,做人还不检点,我看到她连儿子同学都不放过。
要是家里没人,我看他们就要滚到床上去了!”“你、你别胡说八道!”愤怒刹那占据了我的理智,从我掐住赵桃脖颈只过了零点零一秒,我到底怎么了?我刚要解释,门铃又响了,我借口开门,来人竟是徐帆。
他手上同样拎着礼盒,见到钱海就开始窃窃私语说我昨天怎么诱惑他,还跟一个小混混不清不楚,让钱海不要帮我。
钱海嘴角扬着若有若无的笑,打量的目光从上到下,仿佛要将我看穿。
忽然他冷笑一声让我回去等消息,我想也没想‘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求求你帮帮我,我儿子考上985不容易,不能不读!”钱海依旧冷眼旁观,两人看好戏,我就差磕头,突然一通电话打到钱海手机,他接通,眉头皱了皱,“现在不方便,你晚点回来。”
电话那端,我似乎听到了钱晨的声音以及他的争执,没过一分钟,他出现在跟前扶我起来。
赵桃记恨,趁机说,“老板你看,他们两个肯定有一腿!我这小姑子太不检点了!刚才还掐我!没人性,这种人不能帮!”徐帆也附和,“是啊,这一看就是个小流氓,不知道谁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钱总您还是快把他们赶出去吧!”钱海脸比锅还黑,一句话不说。
我感觉他一直在看钱晨,虽然用的是余光,但在我眼里,动作是那么明显。
钱晨,钱海,难道两人有什么关系?钱晨接下来的几句算是印证了我的猜想,两人是父子,只是关系不太好,赵桃和徐帆吓得一哆嗦,赶忙拍几十句马屁但都无济于事。
儿子受委屈,老子当然站出来,两人被扫地出门,连带开除。
钱海睨了睨钱晨又瞄了瞄我,改口说只要补齐资料就能密封。
我脸色不太好看。
早就整理过目录,我知道里面有体测单,儿子现在躺在病房床都不能下,根本没法补。
“那就麻烦了。”
他摇摇手,长叹一气,我领会了意思问他需要多少打点。
他比了个‘二’,“二百万。”
“爸,这也太多了。”
“你闭嘴,现在办事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要不你还是看你同学不读书好了。”
钱海一阵呵斥,我知道他是说给我听,我应了下来,答应在三天内凑齐。
可我手上的存款,就算把车卖了也还差一半。
我想到婚前买的房子,可以降价急出!我拟好离婚协议,回去联系中介,竟发现刚才离开的赵桃拖家带口地撬了门锁,住了进去!王秀芬和孙强也在!“你来的正好,签了协议,净身出户!”孙强抬手就是一巴掌,“你做梦!房子归我,你滚!”5半边脸火辣辣的疼,看着面前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男人,我恨自己有眼无珠。
不过他们不知道我上次赶走他们,就已经在房子里装了针孔摄像头。
我淬了一口,指了指天花板角落,“房子是婚前财产,出轨、家暴,加上非法入宅,我还能要笔赔偿金。
二十万应该差不多了。”
“你这个疯女人怎么不去抢!”“抓住她,让她重新签我们的协议书!钱都给我们!”几人张牙舞爪地扑来,动作奇慢无比,就像在看慢动作电影一样。
我挥了挥手,速度快得不正常,边避边反击,连我自己都无法相信,可以游刃有余地教训他们。
赵桃倒在地上,捂着半边红肿脸,嘴里喋喋不休,“好你个苏茹,别以为只有你使了手段!今天就是你被扫地出门的日子!”下一瞬,徐帆带着一窝蜂的记者涌了进来,并且开了现场多频道直播。
“你好请问你是苏小姐吗?听说你欺负婆婆,还嚣张跋扈,不待见弟妹,对待爱情更是不忠诚?”徐帆补刀,“当然是,她以前就水性杨花,现在更是变本加厉,她……你看她是怎么打自己家人的!”铺天盖地的快门声,耳边是无限放大的争吵,我捂住自己快要炸开的脑袋。
S了他们。
我被自己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
等我回神,钱晨不知何时出现,已经挡在我身前,帮我解释了一切,在我一脸茫然中轻握住我的双肩,捧住我的脸吻了下去,唇上的温热叫我目瞪口呆.终于认清局势,我拿出录音录像,赵桃和孙强还想解释,赵小跳又从房间里嬉皮笑脸地跑了出来,赵桃看到,眼里像看到了光,急忙抱住他要他说我那晚是怎么虐待他的,可赵小跳只是被我一个眼神就吓得不敢说话,一直摇头,赵桃急了,“你别以为你傍上日企老板儿子就可以了!你打我们家小跳,你是畜生!”“那你是什么?毁我儿子档案袋的垃圾?单细胞生物?”我一字一顿,像个泼妇一样吼得撕心裂肺,将这些年他们做的荒唐事全都说了出来,包括孙强的出轨。
“我没有,你少胡说!你还在车库推了我妈,你个毒妇!”孙强争得面红耳赤,然而赵小跳却拽了拽孙强的胳膊,小声说,“舅舅你快给我找个新舅妈,这个舅妈好凶,那天你们在床上打架的红头发姐姐就不错。”
赵桃要去捂嘴已经来不及了,赵小跳的无心之言坐实了孙强的人面兽心。
这事闹得沸沸扬扬,邻居找了警察,钱晨找了律师,非法入宅证据充分,赵桃孙强王秀芬被拘留。
我跟孙强离了婚,卖房子凑齐钱,第二天弄好档案,儿子也出院了可以继续参加军训,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去。
晚上我在运动场跑步放松心情,钱晨偷溜出来陪我,穿了件黑色背心,身上的肌肉一块块,每跑一步抖动一下,看得我浑身燥热。
“姐姐,你对我什么想法?”钱晨突如其来的一问叫我愣了愣。
“拿你当儿子同学,仅此而已。”
我犹豫了几秒。
“你撒谎。
我带你去个地方。”
钱晨一眼看穿,牵着我的手去了他的私人住处。
那里是他给我精心布置的烛光晚餐。
我说一点不感动是假的。
他再次表白,气氛暧昧到极致,一切快水到渠成,一道女声突兀传来,“啊抱歉,我没想到今天有客人。
你好,我叫钱丽,钱晨妹妹。”
她头顶须有一头燃烧般的红发,仿佛一片燃烧的烈焰追逐着她的每一个动作。
红发上波浪般的卷曲,散发着一种令人难以忽视的独特魅力。
她冲我抛了个媚眼,将钱晨的幽怨无视到底。
我笑了笑,缓解尴尬,钱晨中途出去接电话,钱丽带我随意参观,得知原来他们爸爸除了是资料审核部门人员,背地里还是日企生物公司的创办者。
她在钱晨房间门口停下,领我去了她的,“这里就不带你进去了,看看我的吧。
这些是昆虫标本,还有一些是我平时工作用的资料。”
不知怎么,我看着那些栩栩如生的标本,竟有一种贯穿全身的饥饿感。
我移开视线,瞥见桌上一个浑浊小瓶,好奇问,“这是什么?”“那个啊,只是一些核污水罢了,装在特殊容器里实验用,对我们没影响。”
她轻飘飘的一句,叫我全身僵住。
热门小说《儿子的档案袋》试读结束,阅读全文向上看

小说《儿子档案袋赵桃王秀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29日 am10:59
下一篇 2024年3月29日 am1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