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在线阅读禁欲暴君今天破戒了吗(谢政安尤小怜)_禁欲暴君今天破戒了吗(谢政安尤小怜)完结的小说

现代言情《禁欲暴君今天破戒了吗》,男女主角分别是谢政安尤小怜,作者“谢政安”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谢政安看得脸色发寒,因了身体原因,一切让他产生联想的挑逗行为,都在刺激着他的戾气。“喝完就滚!”他毫不留情面地赶人。尤小怜厚着脸皮不肯走:“陛下深夜批阅奏折,甚是辛苦,留奴婢红袖添香好不好?”她说完,不等他说话,就主动研起了墨。谢政安看着她的自作主张,冷着脸,皱起眉,看她耍什么花招。尤……

点击阅读全文

谢政安尤小怜是现代言情《禁欲暴君今天破戒了吗》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谢政安”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怎么办?她机械地研墨,目光转到地上散落的酒壶上。狗皇帝是个酒鬼。但酒喝多了,本来行的人都会不行的!他真是会给她增加难度!“纵酒伤身,陛下还是少喝一些吧。”她柔声劝着,表现关心与体贴…

禁欲暴君今天破戒了吗

禁欲暴君今天破戒了吗 免费试读

谢政安看得脸色发寒,因了身体原因,一切让他产生联想的挑逗行为,都在刺激着他的戾气。

“喝完就滚!”

他毫不留情面地赶人。

尤小怜厚着脸皮不肯走:“陛下深夜批阅奏折,甚是辛苦,留奴婢红袖添香好不好?”

她说完,不等他说话,就主动研起了墨。

谢政安看着她的自作主张,冷着脸,皱起眉,看她耍什么花招。

尤小怜的花招是寻个机会点燃催情香。

但谢政安很清醒,正目光灼灼盯着她,一点不给她耍花招的机会。

她余光也扫了一遍,发现殿内都是夜明珠照明,压根没有烛火,想要点燃催情香,都点不了。

怎么办?

她机械地研墨,目光转到地上散落的酒壶上。

狗皇帝是个酒鬼。

但酒喝多了,本来行的人都会不行的!

他真是会给她增加难度!

“纵酒伤身,陛下还是少喝一些吧。”

她柔声劝着,表现关心与体贴。

谢政安显然一身全是反骨,一听她这么说,就连喝了两大口,少许酒液顺着嘴角流淌,湿了他胸前的衣襟。

“陛下!”

尤小怜见了,立刻捏着帕子,过去给他擦。

谢政安及时攥住她的手,将她推开了:“离孤远些!”

他很排斥肢体接触,尤其是她,一靠近他,都让他杀意弥漫。

他也在心里杀了她无数次了。

尤小怜又被他推开了,就很委屈:“陛下就这么讨厌奴婢吗?奴婢真的心悦陛下。”

起码她心悦他的脸蛋、身材。

谢政安不说话,就冷冷看她演戏。

尤小怜觉得他的眼睛太冷了,像是寒冰,暖不了,融不化,就很受打击,下一刻,抢过他手里的酒壶,就郁闷地喝酒了。

她在现代才成年,还没喝过酒,倒要看看酒有多好喝。

一口再一口,烈酒烧喉,又烧身心。

她觉得越喝越热,很想脱衣服。

“陛下,陛下——”

她拧着眉头,哼唧着:“陛下,我喝醉了,好难受啊。”

谢政安依旧觉得她在演戏,没理会,直接喊人进来,准备让人把她拖出去。

尤小怜知道他的意图,眼疾手快地捂住他的嘴:“不要!陛下,不要!”

这言语也够挑逗人的。

谢政安拽下她的手,就把她推开了。

尤小怜顺势倒在地上,不起来了。

谢政安看得心烦,就抬脚踢了踢她的腿,动作的力道不大,但恶声恶气的:“滚出去!”

尤小怜很“听话”,随地滚了一下,又滚回来,直滚得头发散乱,衣衫不整。

好热。

好痒。

她是酒精过敏了吗?

尤小怜醉得迷糊了,不自觉扯开衣服,伸手扇风,红唇更是微微张开,轻喘着哼唧:“陛下,嗯~我醉了,好热,嗯~热死了……”

谢政安看她一副春情荡漾的样子,第一反应是:她这是误吃了催情/药?

尤小怜还不知自己被徐青瞻算计了。

在徐青瞻看来,与其给谢政安用催情香,不如给她下催情/药,还是没有解药的催情/药,除非他舍得把她丢给别的男人,不然就只能亲自上场了。

他要的就是他亲自上场!

“陛下,救我,好热,好热,陛下,我感觉我要着火了。”

尤小怜热汗淋漓,已经在地面上乱扭了。

地面上铺着一层汉白玉,很精美的翡翠白色,她也是白的,白瓷一般的白,她的衣裙也是白的,梨花白一样的白,但她白色衣裙褪下来,鲜红的肚兜就刺眼了。

她生得太好,胸前饱满颤颤,几乎包裹不住。

那纤细的红带子系在脖颈上,诱惑着他撕扯下来。

该死!

她故意的!

为了上位,她真是豁得出去!

“陛下,陛下,我要死了,求求你,救救我——”

尤小怜娇喘着,伸手去扯自己的红肚兜。

谢政安看到这里,抓起她的衣服,就盖到了她身上。

“来人!叫御医!”

他喊了一声,随后抱起她,扔到了床上。

也是这一摔,那系着红肚兜的带子“嘣”得断掉了。

女人活色生香的身段显露无遗,换做一个正常的男人,早如野兽一般上去撕咬了。

但他的身体一潭死水。

谢政安一脸冷漠地俯视着床上的春色,心里杀意肆虐:尤小怜还真是会羞辱他啊!

他觉得自己从没有哪一刻这么恨她!

从前她退婚,也比不得她现在的羞辱与伤害!

他恨死了她,也没有心软,直接上前掐住了她的脖颈。

“陛下……陛下……杀了……我吧……”

尤小怜没有求饶,也没有反抗,就不停流着眼泪,想着随他掐死好了。

她这会太难受了,感觉自己要烧死了。

谢政安看她生不如死,忽而就不想她死了。

他松开手,冷眼旁观她的生不如死。

尤小怜受不住了,开始不自觉地取悦自己,她的手抚摸自己,渐渐下移,开始笨拙地探索自己。

这是谢政安从没看过的画面。

那些勾引他的女人也做不到这一步。

当然,是他不给她们做到这一步的机会。

很新鲜?很刺激?很血脉喷张?

他皱紧眉头,觉得肮脏、邪恶乃至罪恶,他该闭上眼睛的,但他的眼睛背叛了他的理智,他压根不知自己流露出的目光是多么的贪婪。

“陛下,御医来——”

何悯匆匆进来,话没说完,就听一句怒吼:“滚出去!”

他吓得回头拦住御医,一边推他出去,一边说:“陛下恕罪。奴才什么都没看见。”

他也真的没看见,谢政安的身影把什么都挡光了。

但谢政安还是暴躁地想杀人。

尤小怜已经失去理智,一点不知外面的状况,就沉醉在自我的欢愉之中。

原来女人这样也会很舒服?

她舒服的样子真真是个妖孽!

谢政安被尤小怜这个妖孽俘获了,不受控地迈出脚,走过去,坐下来,等反应过来,已经把她抱在了怀里。

女人婀娜饱满的身子紧贴过来,像是美人蛇,有种裹缠的危险与诱惑。

“陛下……陛下……”

她的呼吸香甜、灼热、急促,喷洒在他脖颈间,像是一团火,烧得他口干舌燥,额头滚下了热汗。

他甚至渐渐感觉到一股陌生的热燥,让他满眼震惊地低下了头……

小说《禁欲暴君今天破戒了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30日 am10:47
下一篇 2024年3月30日 am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