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的小说谁敢碰她,躺下就讹九九八(纪雀久清)_谁敢碰她,躺下就讹九九八纪雀久清完本小说免费

主角纪雀久清出自现代言情《谁敢碰她,躺下就讹九九八》,作者“纪雀”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谁敢碰她,躺下就讹九九八》,是一本十分耐读的玄幻言情作品,围绕着主角纪雀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千万刃。《谁敢碰她,躺下就讹九九八》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156章【打赏加更】,作者目前已经写了325860字。一、作品简介小说谁敢碰她,躺下就讹九九八是网络作者千万刃的代表作,……

点击阅读全文

现代言情《谁敢碰她,躺下就讹九九八》目前已经全面完结,纪雀久清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纪雀”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吃人嘴短。————纪雀身体养好了之后,便回到了巫觋班正常上课。她身体恢复的速度,让整个修习院的老师们都叹为观止。当日那个骇鬼多厉害,他们赶过去的时候也见到了,被它伤到的那个总府学生,听说到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

谁敢碰她,躺下就讹九九八

在线试读

休息到现在,纪雀精神力恢复了很多,她沉默着没说话。

她一个晶石的巫觋班,去偷听五个晶石学费的符师班,肯定不道德。

见纪雀默默喝着药沉默着,久清图以为她被自己戳穿而羞愧沉默。

于是叹了一口气,“平日看你拮据窘迫,来上学,一个晶石足以掏空了你家家底吧?”

“你爹娘赚钱也不易,既然来了修习院,就不该成日想着偷懒。”

“以前没发现你精神力和体质这么好,好好修习,假以时日,有机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巫觋师。”

“如今灵气复苏,各地都陆陆续续出现了邪祟,巫觋师稀少又重要。”

“一个巫觋师,肩负着一方土地生灵的命。纪雀,好好修习吧。”

一番苦口婆心都是推心置腹的话。

纪雀面不改色,喝完了药,看着空荡荡的药丸,点了点头,“嗯,以后不逃课了。”

吃人嘴短。

————

纪雀身体养好了之后,便回到了巫觋班正常上课。

她身体恢复的速度,让整个修习院的老师们都叹为观止。

当日那个骇鬼多厉害,他们赶过去的时候也见到了,被它伤到的那个总府学生,听说到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

而那个用了迷障生的公南一族少年,因为没有完全施展杀人技,在公南一族全力的抢救下没有死。

但也比死好不到哪里去了。

他失了魄,成了没有灵魂的一具空壳。

受伤的三个人里,被骇鬼直接攻击的纪雀本来伤势应该最重,却是最早醒来的。

而且短短几日就养好了身体,现在跟个没事人一样。

修习院的老师们惊奇,但也大多认为是她体质更好,精神力和体魄都高于常人。

恢复了修习院上课的纪雀,倒是做到了对久清图的承诺,不再逃课。

但也仅仅是不逃课。

让她跑一座山,绝对不会多跨一条河;让她吊半日,绝对不会多吊一息。

下课之后,更是一秒也不会多待,前一刻老师刚拿起敲桌铃的小锤,下一刻纪雀就已经消失在了教室里。

该学的,一个不少,多学的,一点儿没有。

这让久清图又气又无奈,说她吧,人家该做的做完了,不说吧,她是一点儿不上进。

好像多做一点就会要了她的命一样。

于是只能给她不停加课。

一开始一天跑一座山,加到一天两座山……到如今一天跑十座山。一开始一天带一个沙包,到如今一身上下都是沙包。

一开始对练只是同门女同学,到现在对练对象直接是久清图。

纪雀一句话不多说,每天依旧老老实实跑,老老实实挨打。

时间一到,拍拍身上的灰,顶着一身的淤青就溜。

看都不多看一眼。

看着转眼就消失在班里的纪雀,久清图一脸无语。

可他实在又不好再说人家了。

毕竟一天带着全身负重跑十座山,就连修习院的很多老师都做不到。

人家也做到了……

但他就是有点不爽她这无所谓的摆烂样子。

像是青蛙,戳一下跳一下。但凡不监督不督促,她就什么也不多做。

纪雀当然不知道久清图想什么,对她来说,该做的做完了,老师加的训练量她也做完了,简直是完美好学生。

多余的时间,偷听一下符师班的课不过分吧?

轻车熟路走到符师班的纪雀苟着身子绕到教室后,一跃而起抓住房檐下的断梁,三两下就爬到了梁上,然后猫着身子躲在屋檐的角落里。

有房檐的遮挡,纪雀整个人都被掩盖在了阴影里,她能透过缝隙看到教室里的上课内容,也能注意到檐下的动静,但来往的人,以及教室里的人很难发现她。

这是她寻找了许久的绝佳之地。

巫觋师班的课程一般都在上午和晚上,上午锻炼体魄,晚上修习巫觋之术。下午也会有一堂课,但不多。

而符师班的课一般是下午和晚上,因为上午需要准备很多画符的材料。

画符是一件非常郑重的事,要早起沐浴更衣,还要焚香祈祷。然后备好细腻的朱砂,干净的符纸……

因为上课时间错开的原因,纪雀每天下午都能偷听到符师班的课。

下午来的越快,就能听到越多的内容。

符师高级班周围戒严,她无法靠近,更别说有合适的地方靠近,所以纪雀挑了这个符师低级班偷听。

比起教室里的学生,纪雀更认真。

她聚精会神地听着里头老师教着如何调朱砂,讲着如何勾勒束符……一边听,一边低头飞快地记着笔记。

所有的学习她只有一次机会,不能像符师班的学生,又不懂还能问老师。

她无人可问,就只能听得格外全神贯注。

纪雀就这样一直呆在修习院里每天两头跑着拼命学,直到放假。

修习院一年一个月放一次假。

第一次放假,一年级的修习学生都很激动。

下午放学之后,纪雀收拾了东西就准备离校。

同寝的女生们看着纪雀拿着个布包就利落地离开,复杂地对视了一眼。

“要不要跟她说一声?”

一开始因为纪雀又穷又嚣张,刚上学就暴打别人,让她们不想招惹她,或抵触或排挤,也是因为怕招惹到不该招惹的人,总之都不想跟她说话。

上次纪雀受伤,是她们第一次跟纪雀说话。

后来,纪雀还在养伤的时候,她们整个寝屋的人都被当班的久清老师叫过去谈话。

那时她们才知道,纪雀家穷到了受伤都没有钱去治疗的程度……久清老师说,嚣张和不易近人都是她的自我保护。

希望她们作为同寝屋的好孩子都能好好照顾一下她。

她们答应了。

可是,受伤养好回来之后,纪雀话更少了,每天她们没有起来就已经离开了,晚上她们都睡了才回寝。

没人知道她一天到晚在忙什么。

连跟她说话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照顾了。

“要说的吧?”林初暖犹疑着开口。

“谁去说?她一天冷冰冰的,我可不敢。”林初暖看着寝屋门,眉头皱到了一起,“万一她打我怎么办?”

小说《谁敢碰她,躺下就讹九九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30日 am10:59
下一篇 2024年3月30日 am1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