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硬阿馒赵齐吴希语热门小说大全_完本小说嘴硬阿馒(赵齐吴希语)

现代言情《嘴硬阿馒》是由作者“赵齐”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赵齐吴希语,其中内容简介:《我和妹妹是同卵双胞胎》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嘴硬的阿馒,《我和妹妹是同卵双胞胎》故事情节经典荡气回肠下面是章节试读,内容情节极度舒适。主要讲的是:…《我和妹妹是同卵双胞胎》第1章免费试读第一章不客气我……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叫做《嘴硬阿馒》是“赵齐”的小说。内容精选:刚下轿子就看到温卿言在门口接待宾客,他看到我笑着迎了上来,眼里又惊又喜。“妙妙,你来了。我昨天还跟我姐谈论你会不会来。”温卿言的姐姐温卿月比他大三岁,早就到了该嫁人的年纪…

嘴硬阿馒

在线试读

边塞孤烟分享给正在查找资源的朋友,作者嘴硬的阿馒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生动形象,想要知道林妙妙温卿言结局的朋友,欢迎到本站搜索阅读边塞孤烟结局吧。
…《边塞孤烟》免费试读《边塞孤烟》第二章我当然会了免费试读一个月后,温府的老夫人做寿,给我家送了帖子。
娘亲说人多,怕把我磕着碰着,不许我去。
二哥给我娘保证一定会好好照顾我,见我跟哥哥两个人求她,她最后还是同意我去了。
刚下轿子就看到温卿言在门口接待宾客,他看到我笑着迎了上来,眼里又惊又喜。
“妙妙,你来了。
我昨天还跟我姐谈论你会不会来。”
温卿言的姐姐温卿月比他大三岁,早就到了该嫁人的年纪。
温姐姐同我关系很好,把我视作亲妹妹。
我二哥平时喜欢跟在温姐姐后面到处跑。
温姐姐平时看起来像名门淑女,实则是个疯丫头。
小时候我很羡慕温姐姐可以像只鸟儿一样自由,每天东跑西串没人管,还不用喝下那些苦的难以下咽的药,而我只能每天关在府里。
我对着温卿言调皮一笑:“这种重要的场合我肯定要参加。”
温卿言领着我和母亲去了正厅,温老夫人做寿来了不少达官贵人。
许多我都不认识但有一个我去十分熟悉——长公主。
我和母亲向坐在大堂的温老夫人走了过去。
我跟温老夫人行礼后就被一旁的温姐姐拉走了,留母亲一个人跟温老夫人闲话家常。
温姐姐一边走一边同我说长公主的各种让人恼火的举止,看的出来她也不喜欢长公主。
“妹妹我跟你说,这个长公主一来就缠着我弟弟,卿言被她缠的头大,一见她就躲着。”
我听着就好笑,那个长公主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喜欢缠着温卿言。
转眼间就看到长公主跑到门口找温卿言聊天,温卿言一边迎客一边应付长公主。
当朝长公主在臣子家中抛头露面惹得旁人议论纷纷。
我随温姐姐在小辈那桌坐下,都是年轻人说话方便无需拘谨。
临开席才看到长公主去主桌坐下,从我面前经过冷哼一声,我没搭理她。
温卿言迎完客便在径直来到我旁边坐下,顺便向我挑了下眉毛。
我冲他笑笑不说话。
二哥开席了才过来坐下,刚刚都不知道又跑去哪里玩了。
席间一位穿黄色衣裙的小姐打趣我有没有心上人,还问我是不是同温卿言关系亲近。
我面色一红不知如何作答。
旁边温卿言直接开口道:“我与妙妙青梅竹马,当然关系亲近。”
二哥也在一旁附和:“林家与温家是世交,卿言是数一数二的好儿郎,我妹妹自然对温二少爷多些好感。”
众人听了哈哈大笑,我的脸更烫了。
长公主听到这话不停的看向我这桌,看向我的时候面色微怒,像要吃了我一样。
随后长公主又在阴阳怪气:“温家书香门第,可这温二少却不知跟谁学的,不好好读书,偏要打打杀杀,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这话是对着我说的,就想让人知道温卿言不爱读书是跟我学的,顺便讽刺我没有教养。
一些巴结长公主的小姐们也顺着他的话继续说:“是啊,某人仗着自己有些家世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还敢跟长公主看上的人故意亲近。”
那些话说的实在刺耳,惹得周围的人都在看我笑话。
我顿时坐不住了大声道:“林家与温家关系好,自然走的近些。
温二少确实不爱读书,但是在战场上立下赫赫战功,岂容旁人议论。”
此话一出那些人都不敢出声,毕竟温家不是一般大户人家,没几个人敢招惹温家。
温老夫人还是一品诰命夫人,就是皇上来了也要给温老夫人几分薄面。
长公主意识到旁边的老夫人面色不悦,赶紧给老夫人敬酒,期间说了不少祝寿词。
众人又开始吃吃喝喝,这场闹剧就这样结束了。
散席后,还有少许宾客并未离去,随老夫人去看皮影戏。
温卿言拉着我去后院赏花,一同还有些公子,长公主也跟着过来了。
起初大家相安无事,我也不愿故意招惹她。
我看见院中有架秋千,走到秋千旁,坐上去荡了起来。
温卿言跟着我怕我受伤,站在秋千旁静静的看着我,偶尔也会轻轻的在后面推我。
正在赏花的长公主看见温卿言陪着我,心情又不好了。
“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大庭广众跟其他男子卿卿我我,简直成何体统。”
长公主有借机找我茬。
温卿言脸上带笑替我打圆场:“林小姐素来体弱,我怕小姐受伤故在一旁照看她。
林小姐是温府贵客自然要格外照应。”
我立马从秋千上下来,准备离开,路过长公主旁时向她行了行礼,却听到她说:“温老夫人几日大寿,你一个病秧子上门拜寿岂不晦气?”我笑笑回她:“长公主也知道今日是温老夫人大寿,却屡次和我过不去,刚刚还在温老夫人面前失了仪态,怕是落下话柄,叫旁人以为当朝长公主过于骄纵。”
“况且我父兄为我朝立下不少战功,我长姐又是当朝太子妃,林家祠堂还供奉着陛下钦赐的丹书铁券,于情于理长公主都不应如此刁难忠臣之后。”
长公主自小娇生惯养,圣上对她从不过于管束。
她便愈发任性,说话做事都不顾场合。
京中的人都知道她性格刁蛮,都不敢招惹她。
那些大家闺秀表面恭维她,但都在背后笑她没有教养。
我此刻当面说她不知礼数,还搬出圣上,必定惹怒了她,但也提醒了她今天是什么什么场合。
长公主还想发火,被一旁的丫鬟拉住了,示意她不要让众人看笑话。
长公主自知人多不好问责我,只能把怒火憋了回去,不然回去要被训斥。
二哥找到被公主刁难的我,匆忙喊我离去。
我依依不舍看了一眼温卿言,立马转身离开了。
乞巧节,温卿言约我一同逛庙会。
我已经好久没和他一起单独相处了。
上次去温家祝寿被长公主一番折腾连句话都没能好好说。
庙会一般晚上才热闹,重头戏都在晚上。
温卿言带我在人群里穿梭,一路上还有不少好看的花灯。
温卿言挠着后脑勺说:“妙妙你知道的我自小读书少,肚子没有墨水,那些灯谜我一个也猜不出来。”
我笑着告诉他:“没事,我又不要那些花灯。”
我让他陪我去拜月老祠,他笑着答应了。
我同周遭的姑娘一样,像月老许愿。
我在心里默许希望亲人安康,百姓安居乐业,最后希望温卿言一生无忧。
见我许完愿,温卿言扶我起来,满脸好奇的问我:“许了什么心愿?”我告诉他:“都是很平常的愿望,愿望说出来就不灵验了。
其实是在逗他他怕我许下的愿会失灵,便换了一个话题:“妙妙,我肚子饿了,我们去吃点东西。”
说完他便把我领到一个馄饨摊前,像摊主要了两碗馄饨。
他说他在塞外很想念京城的馄饨,以前每次和我长姐二哥还有他姐跑出来玩到晚上,饿了都会来这里吃馄饨。
他说我二哥和他每次能吃两大碗。
他不说我都能猜到,每次我给他做的糕点他都能吃个精光,还要我下次接着给他做糕点。
旁边戏台上正在唱戏,我和温卿言在前排寻了一处坐下。
旁边坐满了看戏的男女老少。
面前桌上摆满了瓜子花生,还有一壶菊花茶。
我从盘子里住了一把瓜子,一边嗑一边听戏。
这时只见一位穿着嫁衣的女角从后面帘子出来,嘴里唱着:“我此去,今生便无法再见李郎。”
唱完她又开始用手帕捂着脸,装饰哭泣。
我问旁人,“这台上长的是哪出?”身旁那位容貌姣好的姑娘告诉我:“这场戏说的是一位公主要与情郎分开,远嫁和亲的故事。”
我回她一个礼貌的微笑继续听戏。
听起来有些悲伤,不过这类故事我在书中也见过不少,某些国家为了邦交就会遣送公子和亲。
那些尊贵的女子平时受百姓爱戴高高在上,战乱会成为政治的牺牲品。
但是领土争斗从来都是无休止的,靠一时的邦交并不会停止杀戮。
我看到温卿言正在走神,他平时不爱听这些儿女情长的戏,就爱听一些男儿保家卫国的戏码。
我听着听着有些困了,不过还是听完这场戏,故事的最后公主并没有和亲,她的情郎为了她披上盔甲上了战场,打了胜仗,两国修订盟约,不再兵戎相见,公主也不用和亲,嫁给了自己的心上人。
看到最后大团圆的结局,台下看客都大声拍手叫好,不停的像台上仍贵重物品打赏唱戏的名角。
温卿言也跟着拍手叫好,我也觉得唱得不错像台上扔了一锭银子。
我们听完戏,又去别地逛,庙会有不少好玩的地方。
月色正浓我和温卿言漫无目的的闲逛。
我假装不经意的问他:“你会不会像刚才戏里唱的那样保护心爱的女子?”他笑着说:“我当然会了。”
温卿言看到前面围了一圈人,热闹的很,拉着我挤进人群。
原来是套圈,这种小把戏对温卿言来说小菜一碟。
他问我看中又名没有看中的,他套给我。
大都是一些小玩意,大多不值钱,都是图一乐。
我随手指了几样,温卿言都圈中了,全都送给我,周围的姑娘都流出羡慕的目光,我心里有些高兴。
温卿言还要继续套圈,我看到摊主脸色不太好看,就说再去别处看看。
我跟他两个人手里拿满东西,温卿言怕我累了就把我送回府。
他送到门口,见我进去了,才离开。

小说《嘴硬阿馒》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30日 am11:04
下一篇 2024年3月30日 am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