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远李芬芬全文(周远李芬芬)全本免费小说阅读_完本热门小说周远李芬芬全文周远李芬芬

小说《周远李芬芬全文》,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周远李芬芬,也是实力派作者“曾呓”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他是村里的留守儿童,和同村别的的留守儿童一样,父母没在身边管教,所以他们都跟撒了秧子似的。他爸妈都有了各自的家庭,他跟孤儿又有什么区别呢。为了保护同学含冤入狱见义勇为入狱,出狱见义勇为差点被揍……可对他来说,一切慢慢变好了………

点击阅读全文

周远李芬芬全文

叫做《周远李芬芬全文》的小说,是作者“曾呓”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周远李芬芬,内容详情为:我到皇爵会所还不到一个月呢。”接着,他则又道:“我眼瞧着就快到月发工资了呢,操,他玛的,谁知道会所突然被封了。这现在我都不知道找谁?”我:???这可闹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问了?不过,再瞅瞅王勇这哥们,我倒是隐隐的感觉到了,这哥们好像也暂挺懵天鸭的?果然,接下来,王勇这哥们告诉我,他刚高中毕业,就从家里…

周远李芬芬全文 阅读精彩章节

大概是王勇说他家是程阳县的,使我立马想起了狱里东哥的嘱托吧,因此,随后,我也就忍不住冲王勇问了句:“程阳县远吗?”
谁料,王勇竟是皱了一下眉头,想了那么一下,才回道:“具体我也说不好?
反正不远不近吧?”
听他这样回答着,我可是皱眉头了,在想,不远不近?
什么概念?
因为我可是要盘算兜里的钱够不够来回的。
尽管昨晚苗二柱有借给我500,但对于我来说,想着要跑那么多地方,我觉得这钱可是并不算多。
再者就是,对于我来说,攥着这么点儿钱,是真不敢乱花。
怎么说呢,因为若花没了,也就真没了,我也暂无任何的经济来源。
尤其是这皇爵会所暂被封着,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我也不知道?
若是皇爵会所要被封一段时间的话,那么我可能也是熬不住?
估计得想辙另外找工作?
毕竟得暂解决吃住问题不是?
因此,随后,再瞅瞅这王勇,我也只能问得具体点儿,我问:“从泸山市到程阳县,车费大概多少嘛?”
“40多。”
王勇回道。
他一说40多,我的心里倒是暗暗的舒缓了口气,在想,那倒是也还好,来回车费也就八九十而己。
接下来,再想想,我又忍不住扭头向后,瞅了瞅身后的皇爵会所……然后,我问:“咱们这会所大概会被封多久?”
王勇则又是皱眉头了:“这我也不知道。
我到皇爵会所还不到一个月呢。”
接着,他则又道:“我眼瞧着就快到月发工资了呢,操,他玛的,谁知道会所突然被封了。
这现在我都不知道找谁?”
我:???
这可闹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问了?
不过,再瞅瞅王勇这哥们,我倒是隐隐的感觉到了,这哥们好像也暂挺懵天鸭的?
果然,接下来,王勇这哥们告诉我,他刚高中毕业,就从家里跑出来了,说是不想再读书了。
当然,他也告诉我,说,估计自己可能也没有考上?
反正他那意思就是,自己成绩特烂。
一读书就头疼,反正不想读了,就想早点儿混社会。
听了这些之后,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管苗二柱一口一个柱哥了。
因为我还纳闷呢,就苗二柱那货,怎么就成柱哥了呢,合着原来是在忽悠这种刚步入社会的小哥们。
而接下来,这王勇则是突然道:“呃对了,远哥,我听柱哥说,你特牛逼,说你牛逼克拉斯。
以后我就跟着你和柱哥混了呗?”
我:???
这我是真突然有点儿懵。
我甚至在想,我怎么就牛逼了?
但,不觉间,我好像又有着一种奇妙的感觉似的……似乎突然有着某些自信了似的?
或许人都是有虚荣心的吧?
尤其是王勇这小哥们一声远哥叫着,我好像还真觉得我周远也不比别人差哪儿似的?
只是,我也不知道苗二柱那货都是怎么吹嘘我的?
随后,王勇这哥们则道:“远哥,也差不多午饭时间了,走吧,我们去附近找家饭馆喝点儿去。
反正现在会所也封着,我们也上不了班。”
我听着,又瞅瞅王勇这哥们,貌似接下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只是我在想,他这远哥远哥的叫着,我好像是得有点儿表率什么的?
而接下来,还没等我说什么呢,王勇这哥们又道:“放心,远哥,我请你!
你的情况,我知道。
柱哥跟我说了。”
这我倒是忍不住问道:“苗二柱那货还跟你说什么了?”
“柱哥说,你以后一定会牛逼起来的。”
我:???
这我是真纳闷了,因为我在想,我自己都不知道,他怎么就知道我以后一定会牛逼起来?
接着,王勇这哥们又道:“柱哥跟我说,赚钱不能昧着良心,但良心没了,可以赚得更多。”
这我可不由得忙道:“握草,什么意思?
合着我是没有良心的那种人?”
王勇这哥们则忙道:“不是不是。
远哥,我不是这个意思。”
随即,他又解释道:“远哥,那意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我不跟你说了么,我读书不行,成绩特烂,所以我一表达什么吧,总是词不达意。”
接着,他又道:“我的意思是,有好多大人物……都是蹲过大狱的。”
我:???
这什么逻辑?
不过,最后想想,我则道:“午饭就不了,我还有事。”
因为我着实也还有事,得赶着回江西岸那边去找苗二柱,告诉他会所这边的情况。
与此同时,我心里也己在暗暗的琢磨,趁着会所暂被封着,我就先去完成狱里那些老哥老叔们嘱托的事情。
当然,目前除了这么想,我也暂没什么头绪。
之所以这样琢磨,那是因为皇爵会所是包吃住的,等我跑完这么些地方,钱花没了,回来,会所应该恢复正常了,那样的话,反正我也不用愁吃住的问题。
而王勇这哥们则问:“远哥,咋了?
你还有啥事?
是不是不想收我这个小弟?”
我:???
这哪儿跟哪儿?
不过,我心里倒是差不多也明白,像我们这等混迹于社会底层的小角色,着实是看谁都像大哥似的,都想抱着大腿不愿撒手,想以此往上爬。
实际上,只我自己明白,我他玛的暂时其实屁也不是。
我也不想忽悠王勇这哥们,便道:“我真还有事。
吃饭,回头等会所解封了,我请你。”
“别呀,远哥。
哪能你请我?
要请也是我请你。”
没辙,我也只好道:“那行。
那这事我们回头再说。”
“不是……远哥,你真还有事呀?”
“真的有事。”
“……”尽管我是真的有事,要赶着回江西岸那边,但我也只能依旧是走着回去。
因为没辙,我暂时确实是不敢乱花钱。
不敢去打车那些。
话说,好钢用在刀刃上。
我暂时也只能奔着这么个原则。
我记得这句话,还是我小时候,我外婆教我的。
毕竟外婆这一辈子也不容易,总是省吃俭用的。

小说《周远李芬芬全文》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31日 am10:26
下一篇 2024年3月31日 am1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