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皇兄(李楚楚落)免费阅读全文_全文免费阅读嫁皇兄(李楚楚落)

李楚楚落是《嫁皇兄》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李楚楚”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昭罪寺。梧桐叶子在风里吹了一地,还有丝丝缕缕的飞叶在半空翻飞,洒扫的小僧弥瞧见东厂的人押进来了个看样貌就是极尊贵的女子,猜测是宫里犯了错的娘娘。小僧弥无落,放下扫帚,双手合十行了一礼:“小僧无落,见过督主,见过娘娘。”慕不尽:“小朋友,她不是娘娘,是大周的九公主,皇后命她这段时间在昭罪寺带发……

点击阅读全文

无广告版本的现代言情《嫁皇兄》,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李楚楚落,是作者“李楚楚”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李楚楚微笑:“谢高僧,玄机这个名号,我很喜欢。”无法也回以淡淡一笑,随后很快收紧,门外很快传来洪保的嗓音,“圣旨到!”无落打开了门。洪保看了眼李楚楚,开始宣旨:“因骄阳公主德行有亏,令其立即在昭罪寺潜心礼佛,直至其佳偶归来成婚。”“公主,还不快跪下接旨?”李楚楚慢慢跪了下去,双手接过圣旨,上面金黄…

嫁皇兄

免费试读

昭罪寺。

梧桐叶子在风里吹了一地,还有丝丝缕缕的飞叶在半空翻飞,洒扫的小僧弥瞧见东厂的人押进来了个看样貌就是极尊贵的女子,猜测是宫里犯了错的娘娘。

小僧弥无落,放下扫帚,双手合十行了一礼:“小僧无落,见过督主,见过娘娘。”

慕不尽:“小朋友,她不是娘娘,是大周的九公主,皇后命她这段时间在昭罪寺带发修行,应该一会儿诏书就会过来,人先搁这里了,我走了。”

无落还没反应过来,气势汹汹的东厂厂卫们就随着慕不尽走了。

只剩下李楚楚站在门边思忖。

她现在被害得失去了人身自由,正在思考下一步该如何走,无落跑走了一会儿,很快过来一个老僧,他自称是无法。

无法一脸慈悲样,头顶九个戒疤,眼角的皱纹跟庄严宝样的佛像别无二致,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还请公主既来之,则安之,进了昭罪寺,贫僧赐你法号为玄机,红尘十丈,苦海无涯,修心也是渡己。”

李楚楚微笑:“谢高僧,玄机这个名号,我很喜欢。”

无法也回以淡淡一笑,随后很快收紧,门外很快传来洪保的嗓音,“圣旨到!”

无落打开了门。

洪保看了眼李楚楚,开始宣旨:

“因骄阳公主德行有亏,令其立即在昭罪寺潜心礼佛,直至其佳偶归来成婚。”

“公主,还不快跪下接旨?”

李楚楚慢慢跪了下去,双手接过圣旨,上面金黄色的龙腾摸着割手,她只觉得讽刺,明明皇帝不蠢,一看就知道她是被算计至此的,还真的让沈皇后把她关进了昭罪寺。

若是今日的主角换成皇帝宠爱的长乐公主,结局定然不会如此。

“儿臣领罪。”

洪保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提点道:“公主这段时间潜心礼佛就好,避开俗世纷扰,对你也好。”

李楚楚苦笑:“谢公公提点。”

那扇漆黑的门再次合上,还落了锁。

李楚楚的侍女也没有带进来,她孤身一人,去领了套尼姑穿的僧袍,又按照昭罪寺里的规矩用布斤把三千青丝都拢在布里,她脸上的脂粉卸下,这模样真像是神仙下凡,可她眼瞳如琉璃,透明无机质,里面烧着红尘万丈的火,熄灭不了。

她本跟寺庙无缘,命运偏偏又要把她弄到这里来。

无落引着她去了大殿,那里供奉着一尊残破的金佛,还有老僧在敲木鱼的声音。

哒哒哒——

一下一下击中她的心。

不知道皇兄知道她落难至此,会是什么反应呢?

他一定会笑她蠢,如果当时答应他,不顾世俗流言,住进他的府邸,有他的人正面守护,至少不会落到如此下场。

无落:“玄机姐姐,你先坐在这里抄经吧,晚些时候,无法大师会带我们诵经。”

李楚楚嗯了一声,在蒲团上跪坐,面前的小几上已经摆好了纸墨,跟经文,可她哪有心思抄经,抄了半天,也才不过寥寥数笔。

她忽然问旁边打坐的小僧,“无落,为什么昭罪寺只有你们两人?”

无落摇了摇头说:“以前是三个人,不过无能大师前年就圆寂了,所以现在只有我跟师叔。”

李楚楚再次问:“我是问,为什么只有这么点人?你们都是戴罪之身进来的吗?”

无落又摇头:“非也,我是孤儿,从小就在昭罪寺,这期间也曾进来过两个如你一般的贵人,最后她们不是自尽就是疯了。”

无落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当即闭嘴,呢喃道:“南无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李楚楚再次蹙了眉头。

昭罪寺,她往日都忽略了这个存在,这里是在皇宫内最东边,平常都很难路过这里,每每路过还以为里面无人居住,因为门口总是会落上一把大锁,门头也破败不已,完全不像是皇宫里该有的建筑。

李楚楚下笔再次艰难。

终于熬到了晚上念完经,可以去歇息了。

“无法大师,请留步。”

无法脚步微顿,转过头来,还是那副和煦模样,“玄机,可是有问题要问贫僧?”

李楚楚嗯了一声,“大师,我想问问为何这昭罪寺的门口总要落锁,而且不让人进来顶礼膜拜?这到底是寺庙,还是关押人的地方?”

无法闻言一笑:“公主蕙质兰心,这里当然是关押人的地方,我们都是罪人。”

李楚楚:“那无落呢?无落无父无母,生下来就在昭罪寺,无法出去,难道他也是罪人?他有何罪?”

无法浑浊的眼望向李楚楚好似无底深渊,“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万法自然,自有其意。”他倏然目光望向庭院中那棵梧桐树,“回去歇息吧,玄机,明日要做早课。”

李楚楚自知今日自己问得深了,也不好再问,既然是昭罪寺,那必然进来的人都是有罪之人,可什么人能不被关在诏狱,而是昭罪寺里当个僧侣呢?

李楚楚盖上了庙子里的薄被,试图回想无法那张脸,跟李庸的脸好像有三分的相似,脑海里一个爆炸的想法出现……

她甩了甩头,觉得是自己眼花了。

怎么会呢?

往后半月,她已经习惯了昭罪寺的作息,偶尔也会替无落扫一下落尘,大部分的时间她都在听无法讲经,竟然真的慢慢听了进去,可无法说她总心不在焉,这样是生不出菩提心的。

她只觉得胸腔苦涩。

什么菩提心?

她可不想要,她要自由要高飞,要权柄要金银珠宝,要这世间简单也最难得的东西。

她要的东西太多,当然落不进佛法里,不过能听进去一点,心思也慢慢开阔起来,不再苛责自己当年没有救下先皇后,也不再奢求四皇兄对自己的爱怜。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无法看了一眼李楚楚发呆的模样,淡淡道:“玄机,你又走神了。”

李楚楚倏然灿烂一笑:“没有走神,玄机听进去了,如梦幻泡影,应作如是观。”

直到这日,昭罪寺忽然进来一个人。

还是慕不尽亲手打开的大门,送进来的。

他自称尘不道,曾是扶乩门的弟子,能够推演万事,只不过他算错了一次,自此封了卦,再也不算了。

他的到来,让李楚楚的生活至少没有这么无聊,他还有一只信鸽,能够帮李楚楚给皇宫外的侍女递信,在信中她安排妥帖了有关开铺子的事情,并让她们不用担心自己的处境,她在里面过得很好。

尘不道如他的名字一样,尘不到,他喜欢穿雪衣,因着他并非是戴罪之身进来的,所以每日都穿自己的衣裳,一身雪衣洁白不染纤尘,五官也生得俊秀,俨然一副飘然出尘的模样。

这日,李楚楚将写好的信纸递给尘不道,问道:“尘不道,你为何进昭罪寺?”

尘不道:“因你而来。”

小说《嫁皇兄》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31日 am10:53
下一篇 2024年3月31日 am1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