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免费阅读宦海遨游谭金宝张亚新_宦海遨游谭金宝张亚新完本小说大全

经典力作《宦海遨游》,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谭金宝张亚新,由作者“谭金宝”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黄土都埋到你眉毛了谭金宝抓抓头,有些尴尬,自己一把年纪了,用自己最擅长的东西跟眼前这只毛都没长齐的小鸡仔比试,赢了也不光彩。可今天是省员会员的考核,道张亚新已经划出来,自己要是不“交流”,还怎么进省员会?对于谭金宝这个级别的医疗大佬来说,其实进不进省员会,对他以后的路影响真的不大。谭金……

点击阅读全文

宦海遨游

《宦海遨游》主角谭金宝张亚新,是小说写手“谭金宝”所写。精彩内容:于是谭金宝清清嗓子道:“双肺移植术,右肺平安切除,患者出现室颤,除颤仪300焦耳除颤三次,期间所有抢救药品全部加量应用,患者室颤没有纠正,突然心脏骤停!”这话一出,别说其他人了,连张亚新都是倒吸一口凉气。谭金宝这老小子刚还说不想欺负年轻人,可眨眼之间就弄出这么个无解的难题,这简直是往死里欺负啊!谭金…

阅读精彩章节

第六章黄土都埋到你眉毛了谭金宝抓抓头,有些尴尬,自己一把年纪了,用自己最擅长的东西跟眼前这只毛都没长齐的小鸡仔比试,赢了也不光彩。

可今天是省员会员的考核,道张亚新已经划出来,自己要是不“交流”,还怎么进省员会?

对于谭金宝这个级别的医疗大佬来说,其实进不进省员会,对他以后的路影响真的不大。

谭金宝一路走到今天,别说在国内了,哪怕是放眼国外,只要他谭金宝愿意,世界上最好的器官移植中心都甘愿以他为核心,成立一个专业的医疗团队。

谭金宝之所以想进省员会,也不是冲着“御医”这名来的,更不是为了利,而是省、中央员会中的一干医疗大牛来的。

国内最顶尖的医生,几乎都在省、中央员会,高手齐聚一堂,谭金宝要的是跟他们同台竞技,更是想用这些人当自己的磨剑石,让自己这把剑变得更锋利。

在协和,在民间的医院中,谭金宝早就高歌无敌是多么寂寞了。

用金庸先生笔下的一个人来形容谭金宝,那绝对是——独孤求败。

所以他来了、他来了,他带着梦想走来了!

这机会谭金宝不想,也不能放弃。

所以欺负毛都没长齐的小鸡仔,那就欺负吧,传出去顶多也就是丢人而已。

既然做出了选择,谭金宝索性彻底放飞自我,往死里欺负吧,反正轻了传出去也是丢人。

于是谭金宝清清嗓子道:“双肺移植术,右肺平安切除,患者出现室颤,除颤仪300焦耳除颤三次,期间所有抢救药品全部加量应用,患者室颤没有纠正,突然心脏骤停!”

这话一出,别说其他人了,连张亚新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谭金宝这老小子刚还说不想欺负年轻人,可眨眼之间就弄出这么个无解的难题,这简直是往死里欺负啊!

谭金宝真不讲究!

不少人偷偷的“tui”一口,满脸鄙夷之色。

双肺移植术,右肺切除,患者只能靠EMCO(体外肺膜氧合系统)从血管将血液引出,通过机械泵在体外循环,然后再输回循环系统中,维持患者的生命体征。

心脏室颤,除颤三次,所有抢救药品加量使用,室颤非但没纠正,还出现了心脏骤停,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患者距离脑死亡撑死了也就4-6分钟,更要命的是,前期所有抢救措施已经用了,唯一不是办法的办法就剩下徒手心肺复苏了。

可徒手心肺复苏对于这种室颤难以纠正,导致心脏骤停的患者真心没太大作用。

这样的情况想在4-6分钟内把患者救回来,根本就不可能。

所以这是个无解的突发手术状况。

堂堂华夏肺移植第一人,跟个毛都没长齐的小鸡仔比试,上来就弄出这么一道无解的题目来,还要脸吗?

在场的可都是医学界的大佬,技术过硬,身世清白,对和有经得住考验的忠诚度,所以大家都是要脸的。

谁想要脸的一干人,遇到个不要脸的,这场面可就有意思了。

有人忍不住道:“谭金宝你个老小子能不能要点脸?我就问你,这情况换成你,你怎么处置?”

谭金宝老脸立刻是红了黑,随即梗着脖子很不服气的道:“是张老师让我出题的,现在题我出来了,看他怎么回答了,你问我干嘛?”

瞬间所有人都鄙夷的看向谭金宝,这老小子是真不要脸啊。

张亚新没说话,满脸玩味的笑容看向苏榆北,看他怎么解这个无解的难题。

这时突然有人皱着道:“这情况十多年前在全球医疗学术会议上,米国的专家提出来过,可在场的人没一个能想出应对的办法!”

立刻有人附和道;“对,对,那次会议我也参加了,确实没人能想到行之有效的办法,并且当时米国的路德维希教授还提出一个学术观点。”

嘴快的立刻道:“叫肺切除应激性心脏骤停,肺移植的患者出现这个情况的概率在百分之二左右。”

性子直的直接开怼了:“我说老谭十多年了,这个医学界的难题也没找到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今天你用这问题来难为这小伙子,是不是有点不要脸了?”

“就是,人家才二十多岁,你个老小子多大岁数了?黄土都埋到你眉毛了!”

哄笑声响起。

谭金宝一张老脸臊得通红,但还是梗着脖子喊道:“张老师让我跟他交流,交流就是出题,我就出这个题怎么了?也没说不让我出这样的题啊?”

鄙夷的目光更多了,彻底放飞自我的谭金宝索性就让自己的脸长到了脚底板上,脸都被老子踩在脚下了,老子还能在乎被你们这群小子鄙视?

张亚新笑道:“好了,大家不要吵了,金宝说的也没错,让他们交流,自然就是出题,题已经出来了,就看看咱们的小苏同志怎么解题吧!”

这话一出,谭金宝是满脸得意之色。

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鸡仔,你还想进省员会?呸,今天你前辈我就当一回门神,把你拒之门外,那来的回那去吧。

张亚新的话一落,在场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苏榆北。

不少人摇头叹气,这难题放眼世界医疗界,还过去十多年了,都是个无解的难题,眼前这小伙子怎么可能解答得出来。

唉,也不知道省大院里有没有狗,要是有看到这一幕还能说话的话,狗子肯定会说:“我不是人,但你是真狗啊!”

苏榆北苦笑一声,随即道:“张老师,能不能麻烦员会的同志帮我拿两个生鸡蛋来?”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是一皱眉,让你解题,你要鸡蛋干嘛?饿了?

真饿了,你要俩熟的啊,干嘛要生的?

谭金宝皱着眉头看向苏榆北语气有些不客气的道:“饿了出门右拐,出了这条街有卖茶叶蛋的!”

苏榆北没说话,而是笑着看向张亚新。

张亚新微微一笑,随即对身边的工作人员道:“去帮小苏拿倆鸡蛋,记住了,要生的。”

这话一出,大家是满场哗然。

这奇葩的要求,张亚新竟然答应了?

小说《宦海遨游》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31日 am10:55
下一篇 2024年3月31日 am1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