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若昭陆嘉行陆嘉行谭若昭小说免费阅读_小说最新章节谭若昭陆嘉行(陆嘉行谭若昭)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谭若昭陆嘉行》,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陆嘉行谭若昭,故事精彩剧情为:今天给你们带来神秘人的小说《谭若昭陆嘉行》,叙述精彩的故事。精彩片段:…《谭若昭陆嘉行》第1章免费试读《谭若昭陆嘉行》第一章免费试读未曾料想,再次与陆嘉行相遇竟是在这幽冥之地。我本以为他已轮回转世……

点击阅读全文

谭若昭陆嘉行

陆嘉行谭若昭是《谭若昭陆嘉行》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陆嘉行”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或许是与他订婚,不幸沾染了他的厄运。陆家世代显赫,子弟皆是人中龙凤,唯独陆嘉行,背信弃义,令人扼腕。他与我家订下婚约,却又贪慕虚荣,与权贵之女联姻,使我成为京城的笑柄。他的人品已让人无法忍受,偏偏眼光亦是短浅,终因勾结外族、泄露机密而被圣上赐死,陆家亦遭流放之灾…

免费试读

今天给你们带来神秘人的小说《谭若昭陆嘉行》,叙述精彩的故事。
精彩片段:…《谭若昭陆嘉行》免费试读《谭若昭陆嘉行》第一章免费试读未曾料想,再次与陆嘉行相遇竟是在这幽冥之地。
我本以为他已轮回转世,毕竟十年的光阴匆匆流逝。
然而,更出乎我意料的是,他竟化身为孟婆,掌管着这忘川之水。
十年的岁月似乎未曾在他身上留下痕迹,他依旧保持着当年的模样,手中捧着一碗热气腾腾、佐以葱花香菜辣椒的孟婆汤。
“陆大少爷,你竟在此地经营着地府的生意,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我望着他,心中的怒气难以抑制,陆嘉行却对我的讥讽视而不见,眉头紧锁,沉声道:“阿昭,你尚且年轻,怎会来到此地?”我心中冷笑,与他相比,我自认还不算早逝。
或许是与他订婚,不幸沾染了他的厄运。
陆家世代显赫,子弟皆是人中龙凤,唯独陆嘉行,背信弃义,令人扼腕。
他与我家订下婚约,却又贪慕虚荣,与权贵之女联姻,使我成为京城的笑柄。
他的人品已让人无法忍受,偏偏眼光亦是短浅,终因勾结外族、泄露机密而被圣上赐死,陆家亦遭流放之灾。
当这消息传入我耳时,我喜极而泣,以至于不慎打碎了一套珍贵的茶具。
“陆大少爷,即便在这幽冥之地,你也能如鱼得水。”
我心中愤懑难平,恨不能将所有的怨气一吐为快。
然而,话语愈多,泪水亦不禁夺眶而出,仿佛要将这些年的委屈一并宣泄。
陆嘉行似乎想要开口,却被我的泪水所震慑,最终只是默默地递给我一方手帕:“阿昭,我亏欠你太多。”
“道歉已无济于事,我只愿将你从记忆中抹去。”
我接过手帕,心中却是波澜起伏,难以平息。
我轻轻地从陆嘉行手中接过那碗孟婆汤,毫不犹豫地一饮而尽,然后目光坚定地与他对视。
陆嘉行的眼中闪过我难以解读的复杂情绪,似乎夹杂着悔恨与悲伤。
我闭上双眼,静候孟婆汤的效力将往昔的回忆一一抹去,愿来生来世,再不与陆嘉行有任何瓜葛。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当我再次睁开眼睛,陆嘉行的面容依旧清晰地映入眼帘。
我一脚踢向他,半是玩笑半是愤怒地说:“这汤难道是假的吗?”在我连续饮下第二十碗孟婆汤时,黑白无常终于赶到。
我一边抹去嘴角的汤渍,一边再次向陆嘉行发起攻击:“活着时候你欺骗人心,死后竟然连鬼魂也不放过吗?”黑白无常迅速介入,将我和陆嘉行隔开,确保双方保持安全距离。
白无常审视着我,问道:“你就是谭若昭?为何要攻击陆孟婆?”我怒气冲冲地回应:“他欺骗了我们,那孟婆汤根本无效。”
陆嘉行在一旁整理着自己的衣衫,我则怒视着他。
黑无常开口了:“并非孟婆汤的问题,而是你本身存在问题。”
我感到困惑,正欲询问,却被陆嘉行抢先一步:“为何会这样?难道是她生前的因果,还是有人对她施加了诅咒?”黑无常摇了摇头,表示尚不明确,并要求我随他们去见阎王。
我轻轻点头,随着黑白无常离去。
转身之际,陆嘉行紧紧抓住我的衣角,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愧疚:“我一定会让你平安转世。”
我心中挣扎,却终究没有推开他的手,淡淡地说:“不必了,你我之间,早已无瓜葛。”
我加快步伐,跟随黑白无常远去。
然而,每当我回头,总能看见陆嘉行孤独地站立在那里,我的心,不由自主地揪紧。
我强忍着即将溢出的泪水,坚定地跟随黑白无常前行。
不久,我站在了阎王宫殿的门前。
我深吸一口气,抬头仰望着幽暗的天空,鼓起勇气,迈步走入了宫殿。
殿内,阎王身着华贵的服饰,端坐于宝座之上,他的目光落在我身上,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原来您便是陆嘉行先生的未婚妻,谭若昭小姐?”面对这番询问,我轻描淡写地回应:“那不过是儿时的戏言,算不得真正的婚约。”
然而,被退婚的事实,始终如刺在喉,每被提及,心中便生出几分不自在。
阎王大人悠然地翻阅着案前的话本,似乎心不在焉地开口:“自我管理这片幽冥之地以来,发现仅有两类魂魄难以步入轮回。
一类是背负深重杀业之人,他们只需在忘川河中沐浴两时辰,洗净身上的血腥味,便可纯净地投入新生。
至于另一类,则是因执念过深,心有不舍,难以解脱。”
听闻此言,我紧握双拳,掌心微微出汗,急切询问:“那我何时能前往忘川河?”阎王的目光如同能洞悉人心,他含笑道:“外表往往具有欺骗性,谭小姐出身名门,怎会沾染如此多的血腥?”我尽量保持自然,语气轻描淡写:“每个家族,总有些许不为人知的秘密。”
阎王凝视我片刻,突然放声大笑:“谭小姐或许还不了解忘川河的真正威力。
那河水中蕴藏着十万冤魂,对普通人而言,不过是温泉沐浴。
但若杀业深重,那些冤魂便会侵蚀灵魂,直至洗净一切杀气。
多年来,踏入忘川河的魂魄众多,能够安然无恙归来的却是寥寥无几。”
我回想起初到此地时所见的那条平静河流,难以相信其中隐藏着这般秘密。
“谭小姐这般柔弱,恐怕难以承受那般痛苦。
不如留在地府,我可以为您安排一份差事,免得您经历那噬骨之苦。”
我微微俯身,婉拒了阎王的提议,坚定地说:“感谢您的好意,但我目前并无留下之意,请尽快安排我前往忘川河的事宜。”
就在此时,我脑海中忽然浮现出陆嘉行的身影,他为何会在地府担任孟婆,是否也因无***回而留在此地?“请稍等,还有一事我欲了解。”
我深吸一口气,问道:“陆嘉行为何选择留在这片幽冥之地?”阎王的目光中透露出几分玩味,他反问:“谭小姐对他如此关心?”我避开他的目光,尽量保持平静:“只是出于好奇,若不便透露,便罢了。”
陆嘉行先生生前乃是一位饱学之士,岂会沾染血腥之事。
阎王大人缓缓起身,步履沉稳地向我靠近,言道:“陆兄来到地府不过十载,便有众多判官对他暗生情愫,可惜他心中所系,对其他皆视而不见。”
阎王渐渐贴近,几乎耳语般低声透露:“传闻那位姑娘乃是他的未婚妻,不知谭小姐是否识得此人。”
我紧闭双眼,心中最后的幻想也随之破碎。
那是摄政王的千金,正是为了她,陆嘉行十年前放弃了与我的婚约。
“陆公子情深意重,相信他与那位姑娘定能再续前缘。”
我话中带着讥讽,不知是在嘲笑陆嘉行的痴情,还是自己的无谓幻想。
事到如今,一切已无需多言。
“请阎王大人助我安排前往忘川河的事宜,我愿尽早离开此地。”
我胸口沉闷,呼吸艰难。
“既然谭小姐已有决断,我自不会阻拦。”
阎王不知何时已回到书桌之后,“明日子时,黑白无常将在河边等候。”
我不知是如何走出那座宫殿的,回过神来,却发现陆嘉行就在不远处。
他站在奈何桥边,为过往的游魂递上孟婆汤。
我转身欲走,却被他察觉。
陆嘉行见我归来,急忙放下手中的活计,快步向我走来。
“结果如何?为何无法转世?可有解决之法?”他身上仍旧散发着淡淡的梅香,曾是我最爱之味,然而现在却让我感到不适。
我疲惫不堪,脸上的厌倦与憎恶无法掩饰,话语更是尖锐:“陆嘉行,你离我远些,我不愿再与你有任何瓜葛。”
陆嘉行愣在原地,即便十年前被退婚,我也未曾对他说过如此重话。
“阿昭,你恨我理所当然,但转世之事至关重要,若有难处,我定当相助……”我打断他的话,面无表情地凝视着他,“你这般急切地想要我离开,是担心遇见金雅,担心我会破坏你们的好事吗?你放心,我谭若昭并非那般不知廉耻之人。”
陆嘉行听到金雅之名,面色微变,他试图抓住我的衣袖,想要解释。
然而,我已疲惫至极,不愿再与他多言,于是用力推开他,声音颤抖却坚定:“陆嘉行,我已为你付出了一生。
来世,我只愿与你相隔天涯海角。”

小说《谭若昭陆嘉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31日 am11:10
下一篇 2024年3月31日 am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