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匀廷沈南禾霍匀廷乔星辰完本小说免费_热门完本小说霍匀廷沈南禾霍匀廷乔星辰

长篇现代言情《霍匀廷沈南禾》,男女主角霍匀廷乔星辰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霍匀廷”所著,主要讲述的是:霍匀廷沈南禾(沈南禾霍匀廷)推荐给大家:我喜欢这两个主角,认可并赞同他们的人生观。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叹,只要是读过的人,都懂。因为爱情让我动容,更因为书中溢出的满满的让我温暖的东西。因为爱情不是推让,……

点击阅读全文

霍匀廷沈南禾

《霍匀廷沈南禾》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霍匀廷乔星辰,讲述了​却在门缝看清里面场景。如同一桶冰水从头到脚。男人扣着衬衫领口扣子,而他身前,乔星辰勾住他的脖颈,踮着脚尖送上香吻,光线昏暗,霍匀廷只能看到乔星辰侧着头,阻挡了一部分视线,可这个姿势场景,怎么都能看得出,二人在亲密。霍匀廷陡然攥紧精致的首饰盒…

在线试读

霍匀廷沈南禾(沈南禾霍匀廷)推荐给大家:我喜欢这两个主角,认可并赞同他们的人生观。
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叹,只要是读过的人,都懂。
因为爱情让我动容,更因为书中溢出的满满的让我温暖的东西。
因为爱情不是推让,爱情不是顺其自然,爱情就是需要强硬,这是我最喜欢这本书的地方。
…《霍匀廷沈南禾》免费试读霍匀廷皱眉,并不想接这档子事,张嘴便要拒绝:“这不是我该做……”小女孩不给她拒绝的机会,转身就跑。
霍匀廷有些烦闷。
低头看了看那首饰盒。
是一套钻石首饰,鸽子蛋大小的钻石吊坠,价值不菲,需要乔星辰今天戴着亮相,自然贵重又不容出现差池。
有病吧?霍匀廷不由开始怀疑,乔星辰为什么就盯着她?她真的不知道她是沈南禾隐婚太太吗?猜测无用,这套首饰不能出问题,既然到了她手上,不送也得送。
来到二层。
找到了2017,刚好门虚掩着一道缝。
霍匀廷抬手欲要敲门。
却在门缝看清里面场景。
如同一桶冰水从头到脚。
男人扣着衬衫领口扣子,而他身前,乔星辰勾住他的脖颈,踮着脚尖送上香吻,光线昏暗,霍匀廷只能看到乔星辰侧着头,阻挡了一部分视线,可这个姿势场景,怎么都能看得出,二人在亲密。
霍匀廷陡然攥紧精致的首饰盒。
转身靠在墙上。
胸口重重的起伏几个来回。
耳朵里嗡嗡作响。
明明前不久,沈南禾才对她做过这种事,他转头就可以跟乔星辰这样?他把她当什么了?霍匀廷喉咙几乎翻涌腥涩,她转身敲了敲房门,把首饰盒放在门口丝绒沙发上,便不顾一切地离开。
休息室内。
沈南禾偏头,看向门口。
瞳眸情绪不显,然后握住乔星辰勾着他脖颈的手不轻不重一拉,“我自己可以整理衣领。”
乔星辰弯着眼笑盈盈地:“我这不是担心你整理不到。”
沈南禾穿上西装外套,淡淡瞥她一眼:“人多眼杂,你上来干什么?”他衬衫弄上霍匀廷的口红印了,上来换一件。
没成想乔星辰也跟过来了。
乔星辰眨眨眼,问的十分轻松:“樾哥,你很不喜欢媒体拍到我们吗?”沈南禾系好领带,下颌微抬,镜片后的黑眸幽邃探不到底,“BGL酒店那次,你当真不知道外面有蹲守了你几天的狗仔?”乔星辰眼里闪过一缕异样,旋即绽放笑颜:“当然,我要是知道的话,怎么会给他们机会拍我这种新闻,樾哥,你是不是误会我了?”那件事贺氏集团公关部已经出面解决了。
据她所知……就是那位陆小姐。
沈南禾落在她脸上的视线很平静。
一言不发。
平静到乔星辰心像是坠落无底洞,平白的心慌。
最终。
沈南禾淡淡丢下一句话:“不是最好。”
像是警告。
乔星辰抿唇,跟在他身后,出了门,便看到放在门口沙发上的首饰盒,那一瞬间,乔星辰眼里透过几分笑意,转瞬即逝。
沈南禾瞥了一眼,便抬步离开。
主会场邀请了不少贵宾。
但都是给沈南禾面子,奔着结交而来。
看沈南禾下楼。
便有人蜂拥而至。
沈南禾保持一贯的疏淡姿态,交谈也从容自若。
直到。
经过的童夏抓住了乔星辰的助理:“陆主管去哪儿了?刚刚看到你去找她了。”
助理不满地挥开童夏:“去给星辰送首饰了,你打电话啊!找我干什么!”二人推推搡搡离开。
人影攒动。
声音断断续续传入耳朵。
沈南禾握着酒杯,深邃黑眸眯了眯。
刚刚来的人,是她?——霍匀廷站在洗手间,用冰水泼在发烫的脸颊上。
感觉好像温度更高了。
今天吃了退烧药,看来效果不怎么样。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旁边乔星辰走过来,她掏出气垫给自己补妆,关心问:“生病了?还是心情不好累的?”霍匀廷看到她,满脑子都是刚刚看到的画面。
苍白的脸蛋没什么表情:“没事。”
乔星辰闻言一笑,“让你见笑了,化妆师给我精心画的唇妆都花了,还得自己偷偷过来补。”
“樾哥也真是的……”这句引人浮想联翩。
霍匀廷无声攥紧手掌。
乔星辰似乎没有发觉她的情绪变化。
补完妆就要走。
霍匀廷终究没忍住,“据我所知,贺总已婚。”
乔星辰停下,一脸无所谓地回过头:“我知道啊。”
霍匀廷没想到对方态度竟然这么的鲜廉寡耻。
乔星辰勾勾唇,像是不介意跟霍匀廷分享这个秘密似的:“樾哥压根不爱家里那个冲喜的棋子,对于樾哥来说,她的存在更像是一种对他的侮辱,被父亲情人强行算计的婚姻,别说爱,恨都来不及,那女人的下场啊,指不定多凄凉。”
说完。
她转身离开。
留下霍匀廷一个人身躯疲惫又发寒的靠着洗手台。
可她不得不承认。
乔星辰的话不是没道理。
沈南禾这样心高气傲的天之骄子,怎么能对算计他的人和事不予计较?他……真的恨她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那晚的男人真是他,他也的确有理由不愿意承认。
霍匀廷不敢去深究。
年会接近尾声。
到了最后合照环节。
霍匀廷站在一旁,看着乔星辰众星捧月地站在沈南禾身旁,二人仿佛天造地设般,她转身往外走,站在台阶上吹着冷风,迫使自己大脑清醒些。
童夏跟出来,忍不住感慨:“贺总帅麻了,金融圈的颜值天花板吧?吊打那些男明星都绰绰有余了!”霍匀廷瞥了眼发花痴的小姑娘,不否认。
她当初不也是如此,鬼迷心窍到如今。
“不过,我怎么觉得……”童夏摸着下巴观察了下霍匀廷,“意姐你今天的这套衣服,跟贺总好像情侣装啊,一黑一白,款式都莫名融合,全场就你穿了这种款诶!”霍匀廷不由得开个玩笑:“是吗?贺总也真是的,还有心跟我搭成情侣装,我……”“是吗?”冷不丁,身后传来淡薄的反问。
霍匀廷:“………”她才走一回夜路怎么就直接撞鬼了!!!童夏汗毛直竖,忙不迭道:“贺总好!贺总再见!意姐我下班了!”小姑娘撒丫子跑得飞快。
徒留霍匀廷一人面对这尴尬的疾风骤雨。
口嗨这破毛病,她什么时候能改改!霍匀廷缓缓转身,抬头对上男人压不住情绪的黑眸,她瑟缩了一下:“那我也下班了。”
她也要跑路。
手腕被攥住,沈南禾拉着她往另个方向走。
霍匀廷不由脑补他生气局面,忍不住嘴巴跟机关枪似的叭叭:“对不起,我跟你道歉,你不至于这么小心眼这都要跟我计较吧?放开!沈南禾你是不是有……”她被推上车。
车门关上。
沈南禾将人圈在角落,嗓音冷肃:“继续叫。”

小说《霍匀廷沈南禾》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31日 am11:12
下一篇 2024年3月31日 am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