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推荐姜舒郁峥(郁峥沈长泽)_姜舒郁峥(郁峥沈长泽)完结热门小说

《姜舒郁峥》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郁峥沈长泽,讲述了​爆火言情小说《改嫁王爷后,全京城都在看我虐渣畅读全文版》正在火热连载中,这本小说是由作者晴天白鹭倾情力创的作品,故事里的主人公分别是姜舒郁峥,其主要内容讲述了……《改嫁王爷后,全京城都在看我虐……

点击阅读全文

姜舒郁峥

主角是郁峥沈长泽的现代言情《姜舒郁峥》,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作者“郁峥”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当真?”姜母红着眼追问。姜舒点头,带着几分娇羞道:“今早侯爷还抓着我的手不放。”“他心悦你便好。”姜母破涕为笑,稍稍放下心来…

姜舒郁峥 阅读最新章节

《姜舒郁峥小说全集阅读》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说,主人公叫姜舒郁峥,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姜舒郁峥小说全集阅读》免费试读姜舒郁峥小说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晴天白鹭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佚名,《姜舒郁峥小说》这本姜舒郁峥小说古代言情、宠妻、甜宠、佚名古代言情、宠妻、甜宠、的标签为古代言情、宠妻、甜宠、并且是古代言情、宠妻、甜宠、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战报,写了710240字!书友评价其实男二上位还是看看桑榆非晚的曾想盛装嫁给你。
因为其实暗恋者不配获得对方至少是爱情,舔二更不配。
太好看了,快点更新吧!不解渴啊!别到时候去找别的解渴,就两不香了!看到二十七章。
不温不火。
不知道她想干啥?继续过下去吗?热门章节独处避雨孝顺愧疚成婚作品试读第八章约定“这怎么行!”姜母急了。
“听说侯爷立了平妻,又带回一儿一女,你若再不抓紧,往后侯府还能有你的立足之处?”出嫁从夫,母凭子贵。
唯有生下一儿半女,她在侯府才有一席之地。
“我知道,娘你别担心,我有分寸。”
姜舒拍着姜母的手宽慰。
但姜母哪里肯听,一脸忧心道:“咱们女子不比男子,纵使胸有丘壑也无法建功立业,只得困于宅院相夫教子。”
“若是寻常人家倒也罢了,以姜家的财力买也能为能你买份安枕无忧。
可你嫁的是靖安侯府,钱财在门第权力面前一文不值,你若没有子女承膝,这一辈子可怎么过!”想到姜舒往后的凄凉处境,姜母竟哭了起来。
“娘。”
姜舒急忙拿帕子为姜母拭掉眼泪,轻声软语安抚:“娘说的我都懂,我会抓紧的,侯爷他对我也并非全无情意。”
“当真?”姜母红着眼追问。
姜舒点头,带着几分娇羞道:“今早侯爷还抓着我的手不放。”
“他心悦你便好。”
姜母破涕为笑,稍稍放下心来。
想着女儿未经人事,不懂夫妻相处之道,姜母拉着她的手悉心教导,只盼望她早日得子。
另一边,姜父姜宁带着满腔怒气同沈长泽叙话。
“……边关当真如此残酷艰苦?”姜宁半信半疑的问。
沈长泽颔首:“战场从来都是残酷的,我能活着回到上京,多亏了……锦初和师父。”
“这些年她跟着我吃了不少苦,便是出于男子的担当,我也不能抛下她不管。”
听沈长泽讲清娶妻缘由,姜父沉默了许久方道:“过去的事已成定局无法更改,往后对舒儿好些,她这些年也不容易。”
“我知道,我会对她好的,请岳父放心。”
沈长泽郑重许诺。
姜宁扬着细皮嫩肉的拳头恐吓:“你要是敢辜负我阿姐,我饶不了你。”
都说长姐如母,他从小便是由阿姐带大的,感情深厚无人可比。
谁要是敢欺负他阿姐,不管那人身份有多尊贵,他也要跟他拼命。
望着眼前青涩桀骜的少年,沈长泽仿佛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不由会心一笑。
他握拳与他碰了碰,定下男人之间的约定:“若我辜负了她,我便任由你揍绝不还手。”
此时的沈长泽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少年当真会将他揍的鼻青脸肿。
一番推心置腹的交谈后,父子俩对沈长泽改观许多,接下来的相处十分融洽。
“下这里,一石二鸟。”
“观棋不语,爹你能不能别说话了。”
“臭小子,你要是不会就让我来……”姜舒同姜母回到大厅时,见到这和谐的画面惊愕呆愣了好一会儿。
她们出去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老爷夫人,午膳备好了。”
管家前来禀报。
沉浸在下棋中的三人充耳不闻。
无奈,姜舒只得上前道:“爹,侯爷,阿弟,用午膳了。”
三人恋恋不舍的起身,结束了棋局。
席间,姜宁不停的给姜舒夹菜,好似她自己不会夹一般。
一顿饭吃的姜舒撑圆了肚皮,被沈长泽扶着上马车。
“阿姐,过两月我生辰,你们一定要回来陪我过。”
姜宁扒着车辕满眼不舍。
“知道了,一定给你备份大礼。”
姜舒摸摸他的脑袋,笑意明媚。
但车门关上,马车驶动的瞬间,姜舒的眼泪掉了下来。
一只大掌伸来,温柔的替她拭掉晶莹泪珠。
“别哭,往后你想回来,我便陪你回来。”
沈长泽将她揽入怀中轻声哄慰。
姜舒想起母亲的话,没有挣扎,将头靠在他肩上平复情绪。
今日起的早,平日又午憩的习惯,姜舒觉着有些困倦,轻轻瞌上了眼。
怀里的人半晌不动也不说话,沈长泽试探的叫了一声:“夫人?”没有回应。
沈长泽低头一瞧弯了唇角,眼中浮起点点柔情。
看着怀中人精致的眉眼,挺翘的鼻尖,莹润的樱唇,以及皙白的脖颈,沈长泽只觉喉间发紧。
他很想亲吻她,又怕扰醒她,小心翼翼执起她的手,在手背上轻轻落下一吻。
姜舒睡了一路,马车停在侯府门前时她都没醒。
“夫人……”楮玉欲叫醒她。
沈长泽一个眼神制止,轻手轻脚的抱着她下了马车。
侯府的下人见状,纷纷噤声无声行礼。
许是走路的动作太大,没走几步姜舒就睁开了眼,迷蒙软糯的问:“到了吗?嗯,你睡你的,无碍。”
沈长泽抱着她走的很稳。
意识到自己现下的状况后,姜舒猛然惊醒,抓着沈长泽的衣襟臊红了脸:“你放我下来,让人瞧见多笑话。”
沈长泽低笑:“该瞧见的都已经瞧见了,你现在下来更让人笑话,还是‘睡着’的好。”
姜舒实在羞的没脸见人,只得将脸埋在他胸口装死。
温香软玉在怀,沈长泽只盼望回听竹楼的路长一些。
经过揽云院时,听到下人禀报的程锦初迎了出来:“夫君,你……”‘回来了’几个字卡在嘴边,程锦初犹如被一记重拳击中。
不过半日的功夫,他们就如此亲密了?双眸骤然一缩,沈长泽敛起唇边笑意,略有些不自在道:“她睡着了,我先送她回去。”
程锦初没有搭话,怔怔的看着沈长泽抱着姜舒进了听竹楼。
她在府中同奴仆周旋,被恶奴刁难,他却在外同姜舒柔情蜜意。
程锦初握紧双手,愤怒,嫉妒,不甘……渐渐从心底滋生而出。
她爹牺牲了性命,她陪着他出生入死满身疤痕。
可姜舒呢?她付出了什么?凭什么抢走她的夫君。
她不甘心!终于回屋,姜舒迫不及待从沈长泽怀中下来。
“檀玉,水。”
憋了一路,她急的口都干了。
檀玉赶忙奉上茶水,姜舒接过一口气喝了干净。
沈长泽在一旁瞧着她,觉得分外可爱。
“侯爷。”
平复了心绪,姜舒看着他认真道:“往后不可再如此了,于礼不合。”
“好。”
沈长泽没有辩驳,而是眸光炙热的盯着她道:“我还有事,晚间再过来。”
小说《姜舒郁峥小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小说《姜舒郁峥》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31日 am11:12
下一篇 2024年3月31日 am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