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年驯养傅谨臣黎栀免费完结小说_热门的小说经年驯养傅谨臣黎栀

现代言情《经年驯养》,讲述主角傅谨臣黎栀的甜蜜故事,作者“傅谨臣”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强推热门都市言情小说经年驯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佚名,主角是黎栀傅谨臣。主要讲述了:这两年周慧琴明明知道傅谨臣都不回家,却还是灌她不少调理助生的苦药汁,就是故意折腾她。黎栀爱着傅谨臣想经营好婚姻和婆媳关系,逆来顺受。现在傅谨臣被灌汤,黎栀才不心疼。她扭开头,只当没瞧…《经年驯养》精彩章节试读这两年周慧……

点击阅读全文

网文大咖“傅谨臣”大大的完结小说《经年驯养》,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傅谨臣黎栀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他话是冲老夫人说的,但目光没离黎栀,末语咬字微重,似意有所指。黎栀被盯的头皮发麻,只觉傅谨臣和周慧琴不愧亲母子。置身两人视线下,简直冰火两重天,一顿饭她吃的食不知味。*晚上,傅谨臣推开卧房门便看到黎栀站衣柜前…

经年驯养

阅读精彩章节

这两年周慧琴明明知道傅谨臣都不回家,却还是灌她不少调理助生的苦药汁,就是故意折腾她。
黎栀爱着傅谨臣想经营好婚姻和婆媳关系,逆来顺受。
现在傅谨臣被灌汤,黎栀才不心疼。
她扭开头,只当没瞧见。
傅谨臣立刻收获傅老太太一个“没用东西”的眼神。
傅谨臣失笑,“好,我这就喝,保证一滴不剩不费您老一番心意。”
他话是冲老夫人说的,但目光没离黎栀,末语咬字微重,似意有所指。
黎栀被盯的头皮发麻,只觉傅谨臣和周慧琴不愧亲母子。
置身两人视线下,简直冰火两重天,一顿饭她吃的食不知味。
*
晚上,傅谨臣推开卧房门便看到黎栀站衣柜前。
女人砰的关上柜门,一脸受惊过度。
傅谨臣眸光微眯,迈步过去。
“在里头藏奸夫了?”
男人抬手,拉上把手,黎栀惊的一把按住,“不准开!”
黎栀一惊一乍的,更像柜子里藏奸夫了。
傅谨臣微微用力,女人那点阻拦的力量简直蚍蜉撼树,柜门打开,露出了挂着的……
花花绿绿各种清凉,衣以及意想不到的服。
黎栀小脸泛红,“不是我买的!”
之前老宅这边明明有她的衣服,黎栀也没想到这次回来柜子里正经衣服都不见了。
她说着便要关上柜门,傅谨臣撑住柜门。
“什么都不拿,你是打算洗完奔出来,还是洗时让我给你送?小心机还挺重。”
黎栀一脸无语,“我出去找找以前的衣服。”
她从前怎么没发现傅谨臣还是个脑补帝。
傅谨臣按住她肩膀,“天真,你觉得还能找得到?”
衣服应该都是老太太让人准备的,肯定安排好了,不会让她找到能穿的衣服的。
黎栀郁闷,瞪了傅谨臣一眼。
他是有多不中用,才让老太太一大把年纪还这么使劲。
傅谨臣大概也知道她心中所想,俊颜微冷,深眸中一片淡漠无波,薄唇无情道。
“随便挑件吧,你穿什么样对我都一样。”
他只差将对她没兴趣写脸上了。
黎栀顺手取了件布料最多的,“还是见有人将眼瞎说的这么拐弯抹角。”
她一把推开狗男人就冲进了浴室,泄愤的将门甩的好大声。
黎栀洗完换好衣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却皱起了眉,她拿的衣服虽布料最多,可却是件护士服。
不过该遮的地方反正都遮着,这种衣服者见,傅谨臣郎心似铁,她怕什么?
黎栀在心里默念三遍傅谨臣性冷淡,傅谨臣性冷淡,瞬间感觉正气护体,她推门就走了出去。
傅谨臣正靠在头拿着平板理邮件,掀眸随意扫了眼,着平板的指骨便无声嶙峋弧度。
白色护士服上身严实,可裹的很,腰身一掐,玲珑曲线一览无余。
又超短,只堪堪遮住屁屁。
黎栀本就是极具攻击性那种美丽,乌发红唇,五官精致又明媚动人,常年跳舞,身段极佳,比例逆天,气质净。
穿上这,两条又直又长的凝脂玉腿,夺人心魄。
他算明白服为何称之为服了,是女人能瞬间挑逗起男人和,让男人分分钟想撕碎的战服。
傅谨臣嗓间灼热,喉结不动声色的快速滚动了两下,猝然收回目光。
他将平板放下,便道。
“我去洗澡,你先吧。”
黎栀虽做了心理建设,但出来还是没好意思抬头,听到他声音,她抬头时,男人已跟她擦肩,无波无澜进了浴室。
这是性冷淡?
整一性无能吧!
外面乍然响起闷雷,黎栀快步走边儿掀被躺。
浴室水雾氤氲,傅谨臣闭上眼睛想平复呼吸,恬淡的栀子花香却伴着水汽直往鼻息中钻。
那是黎栀身上的味道,她常年用栀子花香的沐浴露。
丝丝缕缕,撩人心弦。
一股燥意直蹿,在身体里乱蹿,化成无法纾解的热意顺着挺直鼻腔涌出。
傅谨臣地昂头。
该死,给他喝的啥意,鼻血流的跟得绝症一样!
黎栀躺在上,拿了手机,想到傅西洲房间在打扫的事,她便上网查了下傅西洲的信息。
网上铺天盖地的新闻便跳了出来。
#华国天才赛车手#
#首位F1赛车手的飞驰人生#
#亚洲最具潜力赛车手#
#23岁在F1赛季首秀收获1个里程碑意义积分的傅西洲准备回国#
黎栀看的唇角扬起,眼里都是光芒有骄傲高兴也有羡慕向往。
直到卫生间传来动静,她才慌忙将手机反扣在头柜,拉了被子装。
傅谨臣擦拭着头发往边走,看到手机亮光,走过去顺手拿起来想按灭。
不经意看到网页上的内容,他动作顿住。
男人瞥向上闭眼眸的女人,神色难辨。
黎栀闭着眼,听到动静浑身僵,傅谨臣肯定知道她在装了。
她正懊恼想睁开眼睛,男人并没拆穿她,放下手机他好像去了露台那边,黎栀睁开眼眸,看到男人模糊的身影靠在栏杆上,狂风吹的袍翻飞,他指尖一点猩红。
外面电闪雷鸣还去抽烟,烟瘾什么时候变大了。
她也没多想,闭上了眼睛,她前两天没好,今天又上一天课挺累的,很迷迷糊糊。
身后榻深陷,她都没当回事儿。
毕竟结婚两年,就算傅谨臣回来,他们做完,他也是去旁的房间觉。
今晚傅盯着,他们不得不一起,但她有自知之明,肯定各各的。
可就在她再次要陷入黑沉时,男人坚有力的臂膀突然自身后环上她腰,轻轻一带。
黎栀贴进男人温暖怀抱,隔着薄薄衣料,她清晰感受到他身上灼热温度,实贲张的腹肌肉线条。
他竟了袍。
男人略沉的气息近在耳畔,“了?”
闷雷再度响起,窗外狂风大作,屋里却温度迅速攀升。
黎栀瞬间清醒,心跳跟外头雷声一样响。
她正无措,男人下半身也贴过来。
黎栀腰被更明显的一团灼热抵着,脑子轰的一声。
“傅谨臣,你……”她浑身僵,声音带着轻颤。
男人薄唇在她耳后娇嫩肌肤上流连,“张什么?”
黎栀歪了歪脖子避开他滚烫的气息。
“你什么意思?”
她闪避的小动作有些可爱,像傲娇不肯乖乖任撸的小猫。
傅谨臣薄唇微启,吻着女人耳后肌肤,嗓音暗哑到不行。
“灌我大补汤时,不知道什么意思?

小说《经年驯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3日 am10:51
下一篇 2024年4月3日 am1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