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时漾周砚京名字(许时漾周砚京)完结小说推荐_热门小说大全许时漾周砚京名字(许时漾周砚京)

许时漾周砚京是小说推荐《许时漾周砚京名字》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你这般动人”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初次见她,她穿着高跟鞋,追着他的车跑了很远,大雨倾盆,很有画面感。人人都说她是被他抛弃的女人,他反而觉得,很有意思……于是,他真的让她做了他的女人。可他发现,这个女人,为什么时时刻刻和他保持距离,恪守本分,等真的重回事业巅峰后直接跑路了?他:“我以为在和心仪的对象恋爱,她却以为我在耍流氓?”三次追妻,三次求婚,她终于同意和他在一起,那时众人才明白,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弃妇,而是………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推荐《许时漾周砚京名字》,现已上架,主角是许时漾周砚京,作者“你这般动人”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许时漾朝车窗外看了眼,那几个讨债鬼已经被抛在了很远的地方,他们不敢追上周砚京的车,没那个胆量。“我等下要出差,飞伦敦,回来我会找你。”许时漾出神中,听见周砚京的声音。他放下手里文件,语气冷硬到像是在谈公事…

许时漾周砚京名字

许时漾周砚京名字 在线试读

许时漾难以形容坐在周砚京身边的滋味。

车内宽敞而干净,即便和周砚京之间还维持着一定距离,属于他的冷松香气,和十年前很相似,依然存在感极强。

许时漾朝车窗外看了眼,那几个讨债鬼已经被抛在了很远的地方,他们不敢追上周砚京的车,没那个胆量。

“我等下要出差,飞伦敦,回来我会找你。”

许时漾出神中,听见周砚京的声音。

他放下手里文件,语气冷硬到像是在谈公事。

周砚京已经决定,在确认他对许时漾的种种反应,到底是源自何种因素之前,都要让她留在身边。

三十二岁的周砚京,习惯用更直接的方式处事,讲究效率,对于把许时漾留在身边的决策,也完全从最简单省事的考量出发。

至于接下来的可能性,他只要求掌控最终结果,而这过程里会有怎样变化,他并不抗拒,也没有太过复杂的想法。

许时漾对如今情形的判断,却是和他背道而驰的。

她是在想……自己到底成为了他的情人,几经挣扎后,竟然还是没能抵得过能够离周砚京更近一些的诱惑。

尽管她也不确定,最后能得到什么。

许时漾努力保持着声线的平静,回答:“我知道了。”

“要把你送到家楼下吗?”周砚京秉持着良好教养,客气询问。

“谢谢,不用了,前面地铁口停就可以。”

男人闻言,语气淡淡吩咐司机:“听许小姐的。”

司机应下之后,偷偷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

自己的老板周先生,以及他身旁的许小姐。

他们座位之间还有明显距离,透着不熟二字,各自神色都很冷淡,可是老板今天的行为又实在……令他受到惊吓。

要不是签了保密协议,任何消息都不敢往外泄露,司机兼保镖的他肯定恨不得找个人聊上三天三夜。

司机在心里感慨,这可是周生啊!身边以前连只母蚊子都找不到,更别说女人。

但周生对这位许小姐包含着前所未有的耐心和兴趣,也许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我走了,周先生,今天谢谢您,再见。”

许时漾开门,周砚京只是疏离点了点下巴,头也没回。

她站在路边,等到心跳渐渐平复后,不由去正视自己的内心。

或许从十年前开始,周砚京就是遥不可及的一个目标,也算在某种程度上指引了她的前进方向。

这种情绪在长年累月的积攒当中变成了……仰慕情愫。

她克制不了对他的心动。

许时漾也觉得自己是疯了。

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的她竟然愿意成为周砚京的情人!

而且根本不为了他的身家背景,权势地位,仅仅是因为她听从着内心的指令,想要离他更近一些。

明明知道这是飞蛾扑火的愚蠢行为,也奋不顾身。

许时漾握着拳头,思绪翻滚起来,周砚京身边应该是没有女人的,那么她为什么会成为这个特例?

不管原因是什么,总之不可能是她想要的那一种,所以她的结局注定了,只能享受过短暂欢愉,然后又失去了所有。

但她偏偏就想疯这么一回。

许时漾人生里很多事情都是极度克制的,因为害怕自己走偏了,怕过去所付出的心血白费。

至少……至少她能短暂的触碰到周砚京,这颗在她的世界里最为闪亮耀眼的星辰。

她不奢望将他摘下,只是祈求,在他身边时间能够长一点。

无人知晓,在许时漾坐上周砚京的车,又下车的这段期间,她与他之间达成了何种默契。

许时漾自己甚至都还没有很明确的感觉,她和他关系有什么不同。

周砚京依然是那个高不可攀的周家太子爷,早晚要继承周家数千亿资产。

那些资产数额,足够让人心脏狂跳。

但和她没什么关系,她也没有想过要去觊觎,认得清现状,很明白自己是什么样的身份。

……

许时漾也是回家之后才想起自己连周砚京的联系方式都没有。

不过他说了,出差回来后会再找她,她也不用着急,等着就是了。

周砚京要找她的联系方式,轻而易举。

两天过去,许耀光迟迟没有出现,直到离他手中持有的通行证有效期还剩一天,许时漾终于等到了他。

许耀光在亚联台办公大楼下守着许时漾见面,灰头土脸哀求:“姐,你就帮我还了那些钱吧?我真走投无路了!”

“你既然敢欠,就自己还上,别来找我。”

“许时漾!你还是不是我姐姐?”

“你又什么时候把我当做你姐姐过?“许时漾目光冷冽,“许耀光,你在许家是什么样的地位你自己心里清楚,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许耀光人长得倒是有模有样,可惜根里是烂的。

他烦躁地抓着头发:“那些要债的很快就能找到我,他们堵在关口,我根本走不了!”

许时漾面无表情:“那就把钱还上。”

“我哪里来的钱?只有你可以帮我!”

瞧着他这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许时漾唇边弧度讽刺:“问家里要啊,爸妈装病从我这里骗过去的钱,不都是给你的吗?让他们拿给你不就行了?”

“……你别太过分了!”被戳穿的许耀光有些恼羞成怒。

“我过分?”许时漾笑着说,“我应该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叫过分,那些要债的应该在附近吧,我现在就把他们找过来,怎么样?”

许耀光见求她不成,也发了狠:“你如果不肯帮我,我就让你名誉扫地,这辈子都当不了主持人!”

“呵,你觉得我会怕?”

“我要是把你所有的资料信息全都告诉狗仔,你说他们会怎么报道,到时候你不得安宁,电视台还会要你吗?”

她一直对自己的家世缄口不提,但港媒才不在乎她想要隐藏起来的那些过往,只会变本加厉。

许时漾胸口急速起伏着,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遇上这样的家人,她想要摆脱他们,却始终被他们纠缠。

就在她打算彻底豁出去,和许耀光拼个你死我活时,又是那辆熟悉的迈巴赫停在了她身边。

几天未见的周砚京,头发比之前短了些,眉眼轮廓更显深邃,他黑眸沉沉看着许时漾:“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

小说《许时漾周砚京名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4日 am10:41
下一篇 2024年4月4日 am1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