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资讯> 完本小说免费阅读裴钧阳段浅秋(段溪宁段浅秋)_裴钧阳段浅秋段溪宁段浅秋完结版小说

完本小说免费阅读裴钧阳段浅秋(段溪宁段浅秋)_裴钧阳段浅秋段溪宁段浅秋完结版小说

时间:2024-06-17 06:10:27编辑: 段溪宁

小说《裴钧阳段浅秋》,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段溪宁段浅秋,文章原创作者为“段溪宁”,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上一辈子,段浅秋羞涩甜蜜的点头答应,觉得自己捡到了宝。大院里所有人都说她嫁了一个好归宿。他们也确实相敬如宾了一辈子。可直到临终前,她在给裴钧阳收拾遗物时,却从一直紧锁的保险柜中,翻出了死去表姐陆晚晴年轻时候的照片...

第7章



1985年11月,新河村。
“我们结婚吧,我会对你好的。”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一身挺拔军装,年轻俊朗的裴钧阳。
段浅秋才发现自己重生了,重生到了五十年前,丈夫裴钧阳来自己家求亲的当天。
上一辈子,段浅秋羞涩甜蜜的点头答应,觉得自己捡到了宝。
大院里所有人都说她嫁了一个好归宿。
他们也确实相敬如宾了一辈子。
可直到临终前,她在给裴钧阳收拾遗物时,却从一直紧锁的保险柜中,翻出了死去表姐陆晚晴年轻时候的照片。
陪伴照片的还有,那一封封向表姐倾诉爱意,却未寄出去的信件。
那一刻,她才明白,裴钧阳之所以求娶她,是因为她这张脸——
与他心上人极为相似!
裴钧阳爱的自始至终都是她的表姐陆晚晴。
而她只是个替身。
“溪宁,你怎么了?”
裴钧阳的声音让段浅秋回过神来。
“我……”
她刚要开口拒绝,就被一道声音打断。
“我们答应了。”
段母穿着灰扑扑棉袄系着围裙从厨房里奔来,紧攥段浅秋的手。
“彩礼1000元和三大件,妈都收了,溪宁,你就跟着骁恺走吧。”
段浅秋听到母亲的话,下意识的看向裴钧阳,果然发现了他眼里深处的一抹厌恶。
她心猛然一抽,眼里闪过一丝难堪,看着母亲道:“阿妈,您把彩礼退了吧。”
“怎么能退?”
段母眼里闪过一丝凌厉,用围裙一边擦手一边道:“那些彩礼,我已经拿给你弟弟娶媳妇了。”
看着和前世一样把自己像货物一样卖掉的母亲,段浅秋的心一寸寸发冷。
如前世一般,她带着仅装有两件换洗衣服的袋子,跟着裴钧阳坐上了军绿色的吉普车。
……
到达江城中心的裴家大院,天已经黑了。
段浅秋望向前世自己住了大半辈子的地方,有些恍惚。
这时,裴钧阳停好了车,薄唇轻启。
“到了,下车吧。”
他边说着边伸手,想拿过段浅秋放在一旁的行李袋。
段浅秋见状,抢先一步拿在了手里。
“我自己拿就可以了。”
这辈子,她不想欠裴钧阳任何人情。
裴钧阳闻言,没有再多说什么,走下车。
段浅秋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高大挺拔的后背,忍不住又叫住了他。
“裴钧阳,你是真心想娶我的吗?”
裴钧阳回过头,疑惑的看向她:“自然是真心的。”
“那你是因为喜欢我,所以要娶我的吗?”段浅秋又问。
裴钧阳神情微微一怔。
从他的那一瞬间的停顿中,段浅秋已然明白,他不喜欢自己。
她心里掠过一抹酸涩,没等裴钧阳回答,又说:“算了,不用回答了,我们进屋吧。”
裴钧阳也没再多说。
两个人一起走进了全城中唯一一栋砖瓦房。
到了房间,裴钧阳拿着换洗衣物,看了段浅秋一眼:“我先去洗澡了。”
“好。”
段浅秋点头,目送他离开。
等他走后,她才将一直捏在手里的两本红色结婚证放在书桌上。
她又看着除了一床红被子,没有其他喜庆物品的房间,不由的想到前世。
没有任何仪式,也没有亲朋好友的祝福,她就这么嫁了进来。
只是当时她正处在巨大的幸福当中,注意不到这些细节。
重来一遍,段浅秋才感受到裴钧阳的敷衍和不在意。
她脑里不由得浮现出,离开家时,在村口听到的闲言碎语。
“这段家丫头大字不识一个,怎么还能嫁到裴家啊?还拿了那么多彩礼。”
“还能因为什么,还不就是因为长得好呗。”
想到这里,段浅秋走到梳妆镜前,望着自己和表姐相似的脸。
她的心就像是被针刺一般,发疼。
门口传来脚步声,段浅秋回过神,下意识转身看去。
她就见刚刚洗完澡的裴钧阳,只穿了一条底裤走进来。
未擦干的水珠在他古铜色的皮肤上缓缓滑下,在昏黄的白炽灯下平添一层朦胧的魅惑。
“睡吧。”
段浅秋还没回过神,裴钧阳的手已经伸向了她的领口。
指尖触碰到肌肤,她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等一下!”
段浅秋急忙制止他。
前世的今天,她是和裴钧阳睡了的,自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可如今的她,不愿意。
“我……我有话要说。”
裴钧阳看着她,就听她一字一句道。
“我阿妈收你的彩礼钱,我以后会想办法赚钱还给你的。等还完后,我们就……离婚吧。”

小说《裴钧阳段浅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裴钧阳段浅秋

裴钧阳段浅秋

作者: 段溪宁 类型:1状态:连载中

小说《裴钧阳段浅秋》,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段溪宁段浅秋,文章原创作者为“段溪宁”,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上一辈子,段浅秋羞涩甜蜜的点头答应,觉得自己捡到了宝。大院里所有人都说她嫁了一个好归宿。他们也确实相敬如宾了一辈子。可直到临终前,她在给裴钧阳收拾遗物时,却从一直紧锁的保险柜中,翻出了死去表姐陆晚晴年轻时候的照片...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