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现代言情> 祁风方清浅

更新时间:2024-06-17 06:12:01

祁风方清浅

祁风方清浅 方清浅 著

祁风方清浅方清浅阿碧现代言情

小说《祁风方清浅》,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方清浅阿碧,也是实力派作者“方清浅”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方清浅眼底升起的光,瞬间黯淡了,喃喃道:“认错了……”他仔细盯着祁风的脸看了看。她跟祁风长的是很像,但是两个人的气质完全不同。眼前这个人不像是养在京中的闺阁女子,周身围绕着一股洒脱之气。看着眼前这个与晴陌十分相似的人,为什么死的不是她,不是别人,而是他最爱的晴陌,为什么?裴玄被他这话惊到,他猛地回...

精彩章节试读:


“你也喜欢这支朱钗?” 祁风察觉到方清浅在试探她,她将朱钗放了下来:“随便看看,公子若是喜欢便拿去吧。 方清浅也不跟她客气,拿起朱钗爽快的付了银子。 “多谢。 又像是与她闲聊一般:“上次多有得罪,你看起来像有钱人家的小姐,怎么会在茶楼里弹琴?” 自从方清浅出征前,方清浅已经许久没有心平气和的跟祁风说话了,每次他们两个见面,最后都闹得不欢而散。 而且现在还是用另一个身份跟方清浅闲聊,这种感
是在方清浅喊她‘祁风’时,收敛好眼底的表情。
她冷淡的甩开方清浅的手:“公子,你认错人了。”
“小姐,你没事吧?”阿云赶紧跑过来,挡在了祁风面前。
说完又愤怒的看向方清浅:“你是什么人?竟在大庭广众下对我家小姐动手?”
这时,裴玄也从楼上下来了,他一把拉住发疯的方清浅,对着祁风道歉:“对不住对不住,我这位朋友精神不太正常。”
方清浅眼底升起的光,瞬间黯淡了,喃喃道:“认错了……”
他仔细盯着祁风的脸看了看。
她跟祁风长的是很像,但是两个人的气质完全不同。
眼前这个人不像是养在京中的闺阁女子,周身围绕着一股洒脱之气。
看着眼前这个与晴陌十分相似的人,为什么死的不是她,不是别人,而是他最爱的晴陌,为什么?
裴玄被他这话惊到,他猛地回头低声骂道:“你是疯了吗?”
见他似乎真的想动手,裴玄赶紧按住方清浅:“祁风多善良一个人啊,你要是真的这么做了,她只会感到痛苦,感到愧疚。”
听到祁风会痛苦,方清浅稍微冷静了一点,这才放下了拔刀的手。
阿云看着浑身戾气的方清浅,有些害怕的咽了咽口水:“小姐,我们快走吧,这个人看起来不太正常。”
祁风复杂的看了一眼方清浅,跟阿云走了。
一主一仆飞快的离开了茶楼。
看见人走了,裴玄这才送了一口大气,幸好没酿成大祸。
如今郑潇和掌权,要是今日没拦住见了雪,郑潇和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方清浅,那他们苦心谋划的这一切就白费了。
裴玄看了一眼方清浅,叹了一口气。
自从祁风死后,方清浅一天比一天疯。

但他到底还是没说什么,他跟方清浅交情不浅,知道一些方清浅与祁风的事。
他也替方清浅感到遗憾,但人已经死了,且无力回天,他是希望方清浅忘记祁风,好好生活。
方清浅盯着祁风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她整个人看洒脱,走路的姿势却很端庄,像是特地在宫中学过礼仪。
许久,方清浅对裴玄说:“帮我查查她。”
随后大步离开,留下裴玄一脸无语的站在原地。
方清浅像往常一样把自己清洗干净,然后来到祁风的房里。
“晴陌,今天遇到了一个和你很像的人,我把她认成了,差点犯了大错。”
“幸好裴玄提醒了我,不然你又要难过了,对不起,我总是让你难过,对不起……。”
“晴陌,你等等我,我很快就下来陪你。”
方清浅趴在祁风身边,眼神呆愣的盯着她苍白的脸,眼底没有丝毫光亮。
方清浅早就不想活了,若不是大仇未报,他早就随祁风去了。
没有祁风的日子实在难熬,每每夜里方清浅都被巨大的孤寂折磨,心脏像是有蚂蚁啃噬,瘙痒难耐,却不致死。

这日,祁风刚拜访完一位名医,从巷子里出来,余光瞥到一位高大的男子站在水云轩里,低头神色认真的挑选朱钗。
水云轩是专门卖珠宝首饰的,京中贵女最爱来的地方。
“怎么是他,我们快走吧小姐。”阿云在耳边抱怨道。
祁风心绪微动,情不自禁的也走了进去。
“哎,小姐,你怎么进去了?”阿云赶紧追上去。
方清浅丝毫没有注意到进来了一个人,继续在一排首饰里挑选。
一只蝴蝶样式精美的的朱钗,映入他眼帘,是晴陌会喜欢的款式。
他刚想拿起来仔细端详,却被一旁白皙纤细的手抢先拿走了。
他的视线随着那只手,慢慢转过头朝那人看去。
方清浅神色一愣,是她。
祁风一进店里就不自觉的走到了方清浅旁边,随着他的视线看去,一眼便看上了这一支朱钗。
“你也喜欢这支朱钗?”
祁风察觉到方清浅在试探她,她将朱钗放了下来:“随便看看,公子若是喜欢便拿去吧。”
方清浅也不跟她客气,拿起朱钗爽快的付了银子。
“多谢。”
又像是与她闲聊一般:“上次多有得罪,你看起来像有钱人家的小姐,怎么会在茶楼里弹琴?”
自从方清浅出征前,方清浅已经许久没有心平气和的跟祁风说话了,每次他们两个见面,最后都闹得不欢而散。
而且现在还是用另一个身份跟方清浅闲聊,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新奇。
她回答道:“许久未弹琴了,一时心痒而已。”
方清浅语气有些急迫:“那首曲子,你怎么会弹?”
祁风一愣,回想起那日弹的曲子,有些懊恼。
那首曲子没有名字,知道的人也不多,是她偶然从一本曲谱上看见的,之后便爱上了。
每次方清浅练武的时候,她就在一旁弹琴,这首曲子是弹的最多的,也是他们两个最喜欢的。
那日因为韩老爷的病,一时伤神,便也没注意这些细节,拿到琴便弹出了这首曲子。
她回过神,不动声色道:“家父常年外出行商,这首曲子便是家父从外面寻来的。”
方清浅看她不想撒谎的样子,便也没有继续追问了。
太多巧合了,借尸还魂方清浅不是没想过。
若是眼前这人就是她日思夜想的人,那她为什么不与他相认呢?
还是说祁风恨他,所以不想与他相认。
方清浅不敢想了,一想到祁风恨他不想与他相认,他就心痛到无法呼吸。
他无法接受,他宁愿祁风出现到他面前报复他,那怕是要杀也无所谓,只要能见到她。
祁风暗自松了口气,没想到待在太子身边还能学到一丝本事,那就是她的演技。Лимонная отделка
之前方清浅从边疆后,祁风不能在太子面前表现出一丝对方清浅的留恋,那怕是心中难过不已,也只能忍着。
也算是练出来了。
“公子独自在这挑选首饰,可是有心上人?”
闻言,方清浅心中的阴霾散去,眉眼柔和下来:“对,是送给我的妻子。”

祁风闻言一愣,心口传来一阵熟悉的疼痛。
她还以为过了那么久,她橣橗㊉㋕早就放下了,没想到听到他温柔的称呼陶柔为妻子时,还是会心痛。仿佛昨天双眼通红拉着她喊‘晴陌’的不是同一个人。
她也真是卑劣,口口声声说希望方清浅幸福,如今却因为方清浅跟别人过的幸福,而产生嫉妒。
祁风敛下眼底的情绪:“公子当真是有心了,小女子在这里祝你们百年好合,有缘再会。”
说完祁风匆匆走了。
阿云追上去:“小姐,你刚刚为什么要进去啊?还与那人聊的甚欢,他都有妻子了,上次在茶楼里还那样对你,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阿云在她耳边叽叽喳喳,她就只听到了前面一句。
是啊,她为什么要进去。
他和陶柔过得很幸福,

小说《祁风方清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