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现代言情> 苏绾晚谢宴宁

更新时间:2024-06-17 06:14:07

苏绾晚谢宴宁

苏绾晚谢宴宁 苏绾晚 著

苏绾晚谢宴宁苏绾晚谢宴宁现代言情

小说《苏绾晚谢宴宁》,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苏绾晚谢宴宁,文章原创作者为“苏绾晚”,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苏绾晚手不由自主地缩了下,被握紧却动弹不得,然后微带恼怒地看着谢宴宁“你的人设不是高冷禁欲教授吗?”“对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还能高冷禁欲,大概是性无能他的脸也有些红,衣衫被扯得有些凌乱,一副良家妇男被欺凌的样子就是也挺蛊惑的苏绾晚抿着唇,装死埋在他胸前做手部运动苏绾晚今晚要上夜班,谢宴宁没舍得折腾...

精彩章节试读:


这场手术持续了将近十个小时。 等病人推出手术室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是第二天的中午。 苏绾晚掏出手机,除了父母报平安的,什么都没有。 钱是买命钱 苏绾晚也说不上是什么心情,收回手机,跟着大部队回办公室。 科室还有一堆的工作要安排。 布置完,陈燕来后脚跟就去处理其他工作了。 办公室,大家都瘫在那里。 陈医生也呼了一口气,他伸个懒腰:“真是够累的。 苏绾晚也累,晃了晃脑袋醒神了一下,然后说:“我刚刚给大家订
谢同学他这人是比较热心一点。”见父母脸色还是不太好,苏绾晚继续劝道:“误会解释清楚就好了,我跟也算是邻居,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也不好搞僵。”
“再说,人家也帮了我那么多。”
苏成泽年轻时候是当过兵的,那脾气很爆的,就是现在年纪大了,当了生意人收敛了很多。
“行了。”苏成泽没好气一句,“他也不怎么样嘛,回头爸给你找个更好的。”
“行。”这个节骨眼上,苏绾晚百分百顺从。
谢宴宁回来,敏感地发现气氛有些不一样了。
“叔叔,阿姨,你们怎么了?”
“谢先生,”苏成泽也不喊小谢了,“感谢您的招待,我们已经叫了司机过来了,就不麻烦你送我们去机场了。”
“对啊,今天也是麻烦你了,我们回头拜谢。”
谢宴宁脑中有一瞬间的空白。
他不明白短短的时间之内,为什么苏成泽和钟倩的态度变了这么多。
看向苏绾晚,正一脸心虚地不敢看他,谢宴宁心中有了猜测。
“呃……好。”谢宴宁勉强维持着笑容。
在餐厅门口,钟倩说:“你还记得你邻居大哥吗,哈佛毕业在那边打理产业,年底就回来了,她妈妈还记着你了。”
说完还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谢宴宁。
这邻居大哥,苏绾晚有点印象。
挺高冷的,比她大两岁。
大学霸,不怎么跟他们小一辈的玩。
“是吗,那谢谢她的关心了,我过年回去拜访一下。”苏绾晚硬着头皮。
她父母什么时候这么幼稚了,还搞这种耀武扬威,人谢宴宁也是麻省毕业的啊。

谢宴宁一直没有再说话,只是在苏成泽和钟倩上车时,出于礼貌说了一句再见。
临关上车门时,钟倩继续说道:“你回去了要好好感谢人家知不知道。”
“知道了。”
苏绾晚要上夜班,就没送二人去机场。
待他们走后,苏绾晚才略微尴尬地跟谢宴宁说:“今天麻烦你了。”
“嗯,我们走吧。”谢宴宁没有多说。
车上,谢宴宁很沉默。
车里也没开任何音乐之类的,气氛差点让人窒息。
苏绾晚也知道父母那里是略有点不礼貌,但她又不好说,总之谢宴宁真是无妄之灾。
看他一直沉默且认真地开车,苏绾晚也不再说话,两人一路安静地到了医院。
“到了。”他的声音很平静。
“那谢谢了。”苏绾下车。
她一下车,车就扬长而去,不带任何停留。
“哎。”苏绾晚叹了一口气。
真是惹谢宴宁生气了,能送她过来,谢宴宁脾气是真挺好。
苏绾晚往医院里面走。
今晚情况挺不好。
半夜下了雨,离医院几条街的地方出了车祸。
现在人员被困,必须医护人员在场协助。
急诊科的人已经赶了过去,通知他们几个科室做好准备,现场有患者胸腔被贯穿,另一名患者呼吸困难,怀疑胸腔受损,情况非常危急。
这样的伤,苏绾晚跟另一个值班医生肯定是处理不来的,一个电话就把还在睡梦中的主任和副主任叫了过来。
手术室已经准备好。
陈燕来一到,苏绾晚就跟陈燕来说明患者情况。
“好,你做二助,跟我进去。”
“好。”苏绾晚沉稳地答道。
两人沉默地做着术前的准备工作,陈燕来问苏绾晚:“你怕吗?”
贯穿伤是非常难处理的,稍有不留意,患者可能就救不回来了,心理压力会非常大。
当然,即便他们非常留意,也有可能救不回来。
心脏外科听着很厉害,但所承受的压力也是很大的。
“不怕,”苏绾晚说道:“如果我们都怕了,患者怎么办?”
苏绾晚跟着老师的时候,见过不少最终还是没抢救回来的。
老师跟她说不要有心理负担,他们不是神,救不了每一个人,他们只能从每次的失败当中吸取经验,再继续向前。
如果一次手术失败就崩溃,那不适合当一个医生。
陈燕来就是赞赏苏绾晚这种强大的心理能力。
她同情患者,却不会过分陷进去,很多时候只会向前看。
苏绾晚以前遇到过胸腔贯穿的手术,心理上也承受得住,在手术上跟陈主任配合得很默契。
这场手术持续了将近十个小时。
等病人推出手术室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是第二天的中午。
苏绾晚掏出手机,除了父母报平安的,什么都没有。
钱是买命钱
苏绾晚也说不上是什么心情,收回手机,跟着大部队回办公室。
科室还有一堆的工作要安排。
布置完,陈燕来后脚跟就去处理其他工作了。
办公室,大家都瘫在那里。
陈医生也呼了一口气,他伸个懒腰:“真是够累的。”
苏绾晚也累,晃了晃脑袋醒神了一下,然后说:“我刚刚给大家订了汇德大酒楼的补血补气大套餐。”
那里的药膳做得不错,深受广大人民群众的喜欢
除了贵点,没别的缺点。
“行啊,小苏医生,”李医生说:“我什么时候都说小苏医生就是天底下最善良的。”
南思思:“苏医生,你就是我的再生妈妈。”
“……”苏纪晚:“我没你这么大的女儿。”
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软,科室里的老油条有时候会欺负新人,苏绾倒是没受什么大的委屈。
饭没到,苏绾晚负责出去跟病人家属解释情况。
两个老人家年纪估计都有五六十了,躺在ICU的是他们的老来子,很年轻,只有十八岁。
附近职校的学生,学校查得不严,晚上出来兼职送外卖。
两老是从老家刚赶过来的,一夜没睡,加上心理压力,精神状态很不好。
见到苏绾晚,颤抖着问:“医生,我儿子还好吗?”
“手术很成功。”
二老松了一口气。
昨晚是紧急手术,走的是绿色通道,苏绾晚还要跟他们补一堆的知情同意书。
好在二老算是明事理,颤抖着手签字,一边签一边抹着眼泪问:“医生,我什么时候能看看他。”
苏绾晚:“等下护士这边会跟你们说的。”
回到办公室,订的外卖已经到了。
苏绾晚订多了一点,看到还有两盒,就跟刚进来的小护士说:“给那两位老人家拿过去吧,说是我们订多了就行。”
陈医生:“小苏医生啊,你这样可不太好。”
医生本就不应该跟患者家属过多接触,与患者过多同情也是大忌。
苏绾晚笑了一下,“尽下人道主义吧,人家半夜赶过来,估计食堂大门在哪都不知道。”
话刚落,陈主任走了进来,叹气:“手术费是可以减免,但后续医疗费用是一笔天文数字。”
交不起费用,后续得不到好的医护,很难恢复。
而他还很年轻。
其他人都沉默了。
李医生在科室里已经很多年了,见怪不怪,“还是那句,钱是买命钱。”
他们不是慈善家,就当一晚上手术白做,后续医疗费他们也没有办法。
ICU躺一天就差不多上万的费用。
他们救得了一个,救不了多个。
吃完午饭,苏绾晚去病房。
看到两个老人家在角落里问亲戚借钱。
说得卑微又辛酸,“二姐,实在是没办法了,以后小杰好了,我们肯定会还给你的。”
“就差五万了。”庞静“呜呜”地哭了起来,“房子我们已经卖了,真的就差五万了,二姐,我求求你救救小杰。”
“二姐二姐——”庞静喊道,可那头只有忙音。
可想而知的无底洞,不是每个人都能借的。
没钱,药房里药都开不出来。
ICU里,廖家杰正在微弱的呼吸着。
其实,术中是差点下病危通知书的,但最后都有惊无险,他有很强的求生意志。
苏绾晚回到病房,心里也不好受。
陈燕来正在跟医务部那边沟通,看有没有什么赞助,不过看表情应该是没什么戏。
天底下可怜人太多了,医务部有时争取的那些社会救助根本是杯水车薪。
“他们应该就差几万,家里房子也卖了。”苏绾晚说。
“不止,他奶奶在肝胆外科躺着。”陈燕来说。
一家一老一小都躺在病床上。
陈燕来沉默了一下tຊ,走出去。
苏绾晚跟上去,“陈主任,你不会又想自掏腰包吧。”
上次,她就看见陈燕来曾经暗地里给病人垫过医药费。
“反正每年也做慈善,与其看不见,不如帮眼前的。”陈燕来倒是看得开,她单身,家境又好,对钱财倒是不太看重。
“陈主任,算我一份吧。”苏绾晚说。
“你这刚上班——”
“我妈给的零花钱多,”苏绾晚叹了一口气:“还这么年轻,要真是垮了,他们整个家都垮了。”
老的小的都不能放弃,小的后续治疗不好,可能要人照顾一辈子,这对这个家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

小说《苏绾晚谢宴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