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现代言情> 李淮安云初

更新时间:2024-06-18 06:11:52

李淮安云初

李淮安云初 李淮安 著

李淮安云初李淮安云初现代言情

小说《李淮安云初》是作者“李淮安”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李淮安云初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高氏在大门口摔摔打打的,“天杀的忤逆子,也不知道拿肉来孝敬自己的爷爷奶奶,年纪轻轻就那么好吃,也不怕脚底生疮,嘴里流脓。”“该死的玩意儿,刚生下就该在尿桶里淹死了才好,也省得如今往祖宗头上拉屎。”王氏手里拿着铁锹在铲雪,听着婆婆的骂声,低头不语。这灾星现在邪乎着呢,她可不敢再招惹...

精彩章节试读:


早知道日子这样苦,她也该分出去才对,她也有两个儿媳妇儿,分出去了她头上没人多好! 越想越觉得可行,她长舒一口气,这才继续扫雪。 另一边,李淮安看着她一直逗虎妞tຊ,感觉牙有些痒痒,似不经意的问: “你怎么过来了?” “我来找你回去吃饭呀,娘本来让小桃来的,我自己想来接你。 一句话,又让刚刚的不舒服散了些,感觉虎妞也没有那么不顺眼了。 他身手摸了摸虎妞的脖子,惹得它直王云初怀里钻。
看她不愿意多说,云初也明白了,婆婆与她的娘家,估计半斤八两。
也好,既然无牵无挂那就过好当下。
“娘,我来切肉。”
她接过菜刀,就开始切肉。
婆媳配合着切菜做饭,小桃蹲在小板凳上,帮忙烧火。
李淮安从大族长家出来,看见李家老宅门前的人时,眼皮都没抬一下。
高氏在大门口摔摔打打的,“天杀的忤逆子,也不知道拿肉来孝敬自己的爷爷奶奶,年纪轻轻就那么好吃,也不怕脚底生疮,嘴里流脓。”
“该死的玩意儿,刚生下就该在尿桶里淹死了才好,也省得如今往祖宗头上拉屎。”
王氏手里拿着铁锹在铲雪,听着婆婆的骂声,低头不语。
这灾星现在邪乎着呢,她可不敢再招惹。
对于李婆子的咒骂,李淮安充耳不闻,目光只望着回家的方向。
甚至,连自家房顶的那一抹青烟,也似乎让他生了亲近之意。
“安哥儿,听说你家有野猪肉卖,我能不能割两斤。”
有人试探着上前,生怕他拒绝了。
李淮安看了眼妇人,认出是五族长家分出去的三房的婶子,随点头,“婶子过去割就是,家中应该还有剩的,我娘在,婶子直接去就是。”
“哎,谢谢你啊安哥儿,我这就去回去拿钱。”
野猪肉才十五文一斤,比镇上可便宜了太多。
她公爹从来不得罪村里人,安哥儿倒霉这些年,他们家也没有出去 踩一脚,又看到他提着肉去了大伯家,她这才敢开口问。
以往欺负过李淮安家的村民自然是不敢开口的。
又碰着几个在村里没什么存在感的人,又不曾跳出来踩他们一家的人,李淮安也一一应了他们买肉的请求。

看着几人急急忙忙离开后,他这才弯腰捡起一石头,手里把玩着前行。
高氏看他与村人说话,也不回头看她一眼,心里压着一股气,“畜牲就是畜牲,再怎么养都养不熟。”
扫把拿在手上,一边扫雪一边咒骂,不知怎么一脚踩偏了,“嘭”一声砸在雪窟窿里。
“啊—”
“我的牙”
待王氏反应过来,将人从雪堆里拉出来时,李婆子已经满嘴血了。
“天杀的畜牲,你个灾星倒霉鬼,,走哪里不好,偏偏走我家门口,克的我摔了一跤,小畜生,你给我赔钱。”
李婆子满脸阴狠的盯着他,
“小畜生,你给我站住!”
李淮安脚步一顿,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畜牲在喊谁?”
“你还有脸问,你个小畜生,你克着我了。”
他转身看着高氏,眸子里闪过不耐烦,“不修口德之人,也许是土地老爷看不惯惩罚你呢。
你平地摔跤是你自找的结果,与我何干?”
“呵,小畜生,要不是你刚刚从我家”
“你闭嘴吧你,你一口一个畜牲,你披了张人皮不做人事儿,现在连人话都不会说了吗?”
云初上前将李淮安挡在身后,“你一把年纪了,张口闭口就是畜牲,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你哪来的脸骂我家夫君。
我家里的肉多到吃不完,就是去填了河,也不会扔一块骨头给你舔,你死了这条心吧!”
饭做好了,久等不到人,她才说出来等他,没想到走着走着居然听到李老婆子骂人的声音。
过来一看,果然与她想的一样,骂的是她家李淮安。
“你没事儿吧?”
李淮安从她过来的瞬间,浑身的冷冽就散的一干二净了。
“我没事,娘子,我们回去吧!”
“嗯,好,我们回家!”
她拉起李淮安的手转身又警告老婆子,“再让我听见谁骂我家夫君,舌头给你割了喂狗。”
“呜呜~”
虎妞跳腾着蹭她,似乎在说:我不愿意!
云初看了眼满嘴血,被她气的鼻孔大张的李老婆子,蹲下摸了摸虎妞,“你放心,肯定不喂你。”
“天天不刷牙不漱口,满嘴喷粪的舌头,我哪会拿来恶心你呀。”
“要喂,也是喂外面的野狗。”
她抱起虎妞,牵着男人在李老婆子喷火的目光中,往家里走去。
“啪”
“你个贱人,你没听到她在骂我吗?你嘴粘住了?一句话也不会说了。”
不能在云初身上回来的场子,终究在王氏身上找了回来。
王氏捂着脸,狠狠的瞪了云初二人的背影,又忍着委屈,“娘,那贱人我们招惹不起,我也不敢骂她啊!”
上次,她可是在炕上躺了好久,现在看到她,她感觉自己的骨头都疼了呢。
“哼,贱胚子,晚上不要吃饭了!”
李老婆子踹了一脚王氏,捂着嘴回去了。
留下满脸怨毒的王氏,拿着扫把认命的扫雪。
早知道日子这样苦,她也该分出去才对,她也有两个儿媳妇儿,分出去了她头上没人多好!
越想越觉得可行,她长舒一口气,这才继续扫雪。
另一边,李淮安看着她一直逗虎妞tຊ,感觉牙有些痒痒,似不经意的问:
“你怎么过来了?”
“我来找你回去吃饭呀,娘本来让小桃来的,我自己想来接你。”
一句话,又让刚刚的不舒服散了些,感觉虎妞也没有那么不顺眼了。
他身手摸了摸虎妞的脖子,惹得它直王云初怀里钻。
“娘子对我真好!”
要是丢下虎妞,只牵着他就更好了。
“那当然,我不对你好对谁好,是不是呀虎妞?”
“呜呜~”
虎妞看了眼李淮安,连忙又将头缩在云初胸口。
李淮安:感觉拳头又硬了!
“怎么感觉虎妞有些怕你呢!”
云初笑着看他。
李淮安叹了口气,“也许吧,我从小就不招猫狗待见。”
云初看他一眼,笑着说道:
“那有什么关系,我待见你就好了,快走吧,回去吃晚饭,晚上还有正事呢!”
看她笑的娇俏,他胸口一紧,“好,我今晚早点儿洗漱。”
“嗯嗯,早早收拾完了,我们好好商量下,过完年,我们一家该做何打算。”
“你说的正事,就是这?”
“对啊!”
云瞥了一眼脸色郁郁的男人,“你怎么了?你该不会想岔了吧?”
李淮安:感觉他好像连弟儿今天吹的那猪尿泡,一会儿装满了气,一会儿又泄了……
“哈哈哈,你淮安,你”云初捂着嘴笑凑近他,
“你读书人的风骨呢,怎么脑袋里装的全是炕上那点事儿。”
呼吸打在耳朵上,李淮安连忙躲了躲,一句“我没有!”
颇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
“是是是,你没有,我信了,快回家吧!”
云初抿着嘴,努力绷着,却依旧压不住上扬的唇角。
娘子只管放马过来
饭后,云初与小桃坐在炕头揉着肚子,婆婆张氏坐在窗下的位置笑着瞧她们。
李淮安在炕边坐了半个屁股。
云初提出在县里买个院子,等明年他去了书院以后,举家搬到县里生活。
“我们 不种田了吗?”
张氏攥着手指,紧紧抓着被子,若是去了县里,他们吃什么喝什么?
“地可以租出去呀,或者让桂华婶子他们代种,给我们分些粮食也可以。”
云初说着看了李淮安一眼,“夫君读书之路本就坎坷,若是留他一人在县里,我们在家也不安心。
倒不如一起去县里,我们一家人,在一处过活的好。”
听她这么说,张氏低头思索,“倒是不用买院子,县里院子里太贵,要是能租个合适的也成,你在县里陪着安儿读书我在家种地,一家人的吃喝倒不成问题。”
再者

小说《李淮安云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