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现代言情> 薄祁堇时雯薄祁堇时雯

更新时间:2024-06-19 06:12:22

薄祁堇时雯薄祁堇时雯

薄祁堇时雯薄祁堇时雯 时雯 著

薄祁堇时雯薄祁堇时雯时雯薄祁堇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薄祁堇时雯薄祁堇时雯》,讲述主角时雯薄祁堇的甜蜜故事,作者“时雯”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可他没想到会收到起诉离婚的传票。那一刻,他所有的理智都被怒火燃灭。见薄祁堇不回答,时雯用力挣脱他的束缚:“这些理由都不行的话,你就当是成全我。”说完,她直接转身离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而时雯只是挣扎着想要甩开他的手:“放开!” 她心底像是堵了块石头,再在这里待上一秒她都受不了。 温菀看着薄祁堇眼里对时雯的在意,心中嫉恨。 伸手便去扯薄祁堇的手:“祁堇你拦着她干什么?她要走就让她走啊!” 一时间,三人纠缠在一处。 薄祁堇烦躁不已,当下就挥开她的手:“你给我滚!” 可同时,他也骤然松开了握着时雯的手。 时雯还蓄
薄祁堇狠狠一顿,看她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上次时雯提出离婚,他以为是最近太忙没能好好陪她,耍了点博关注的把戏而已。
可他没想到会收到起诉离婚的传票。
那一刻,他所有的理智都被怒火燃灭。
见薄祁堇不回答,时雯用力挣脱他的束缚:“这些理由都不行的话,你就当是成全我。”
说完,她直接转身离开。
时雯走得干净利落,可出了餐厅的那一刻,压抑的情绪却是悉数崩溃。
顷刻间泪流满面。
薄祁堇,你看,我们到底还是要分开的。
餐厅里。
薄母站起身,丝毫不掩厌恶:“我当初说什么来着,你们根本就长久不了,年轻时的冲动又有几个当真的?而且她这么多年也没给薄家生个孩子。”
薄祁堇眉心紧皱:“妈,时雯身体不好,是我不让她生。我跟别人生一个不也一样吗?”
薄母摆摆手:“胡说!你们赶紧离婚,这样我们就可以准备你和温菀的婚礼了。”
薄祁堇没再理会她的话,只是看着时雯远去的背影,将那张传票攥成了一团。
将薄母送回老宅再回家时已经很晚,屋里竟仍是空无一人。
时雯没回来。
薄祁堇心底烦躁,坐在沙发上舒出浑浊的一口气,也没能纾解半分。
他的视线漫无目的地乱转,突然就瞥见时雯大衣口袋里露出的一角白色。
走过去抽出那一角,竟又是一张传票。
看清上面内容,薄祁堇浑身一震,那上面的文字竟然和自己的那张传票截然相反!

半晌,他走到阳台上,指间一抹猩红忽明忽暗。
时雯回到家时,他脚边全是燃尽了的烟头。
四目相对,薄祁堇缓缓地掐灭了烟,走向她的每一步都有些沉重。
她没回来的这段时间,他想了很多,可怎么都想不明白两个人是怎么变成了今天这么陌生的样子。
两人之间有一种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
薄祁堇在时雯面前站定,从兜里掏出两团皱巴巴的纸,举到她眼前。
“你既然都知道,为什么还要接受?!”
第九章 你给我滚
看着这两张传票,时雯明白薄祁堇什么都知道了。
紧牵的手是不该放开的,可如果有一股力量始终在阻止他们相握呢?
更何况,他早就松手了。
时雯深吸了口气,眼底没有一点波澜:“接不接受,都改变不了我们要离婚的事实。”
薄祁堇垂在身侧的手瞬间紧攥成拳,手背上青筋凸起。
“这么说,你想离婚很久了?”
时雯垂下眼眸,没有应声。
见她不说话,薄祁堇一把攥住她的肩:“不就是因为我最近太忙没有好好陪你吗?况且我再忙也都回家了,你就不能体谅我,至于要闹离婚?”
他带刺的质问像一把刀子狠狠扎在时雯的心口。
为什么再忙都回家,还不是心底有愧?
这一段时间来她将他的所作所为全看在眼里,此刻也再没办法隐忍下去。
时雯猛地抬起头,眼底满是血丝。
“我不该离婚吗?我疼的连杯水都拿不起来的时候,你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去陪温菀,那时候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你拆伙、装修新的办公室,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为了温菀吗?你还给她洗草莓、买钻戒、和她参加家宴、帮她准备庭审材料。薄祁堇,你敢说这些事都不是你做的吗?!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
时雯说完,肩膀因气愤而不停颤抖,而她的小腹不知为何竟也隐隐作痛起来。
薄祁堇的眸色晦暗地像一滩深不见底的潭水。
诡异的沉默在两个人之间蔓延开来,四目相对,只剩一片冰凉。
十年的感情,七年的婚姻,时雯本想离开的体面一些,给自己留下最后一点尊严。
可到底还是变成现在这种撕破脸的场面。
薄祁堇抿紧唇,这样歇斯底里的时雯是自己没见过的。
他心底越发不安,下意识去抓时雯的手:“是,但至少我从来没想过离开你,更没想过离婚!”
闻言,时雯浑身一顿。
因为他没想过离开,所以自己也没有提离开的资格吗?
她没想到薄祁堇能说出这种话。
时雯狠狠甩开他的手,嘴唇都快被咬破也没让眼眶里蓄着的泪水掉落。
“薄祁堇,你真让我失望。”
“我们真的完了,彻底完了。”
说完,她转身便要往外走。
薄祁堇正要拦时,大门处却传来门锁转动的声音。
而下一秒,温菀施施然走进,
瞧见客厅里的两人,她声音娇柔:“祁堇,你们在吵架吗?”
时雯看着她拿着自己家的钥匙,瞳孔骤缩,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她转眸看向身边的男人,心碎成无数碎片:“你就这么等不及要把这个家的女主人换了,连钥匙都给了她!”
薄祁堇一怔,他根本不知道钥匙的事。
可还没来得及开口,温菀已经走近挽住他的手臂,对时雯柔柔一笑:“你和祁堇不是马上就离婚了?这里马上就是我和祁堇的家了,我有钥匙也是应该的吧?”
“还是说你打算继续赖在这儿不走?”
最后几个字温菀咬的很重,每个字重重刺进时雯的心里。
走,怎么不走?这么恶心的地方她一秒都待不下去。
时雯扯出抹讥讽的笑:“放心,我现在给你们让地方。”
话落,她转身便往外走。
薄祁堇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温菀!”他甩开温菀的手,厉声怒喝,“你闭嘴!”
薄祁堇上前就攥住她手臂:“时雯你听我解释,不是我让她来的!”
在一起这么多年,哪怕后来感情淡了,激情退去,他也没有想过要和时雯离婚,另娶她人!
温菀没想到薄祁堇会这样,一时间也被吓到了。
而时雯只是挣扎着想要甩开他的手:“放开!”
她心底像是堵了块石头,再在这里待上一秒她都受不了。
温菀看着薄祁堇眼里对时雯的在意,心中嫉恨。
伸手便去扯薄祁堇的手:“祁堇你拦着她干什么?她要走就让她走啊!”
一时间,三人纠缠在一处。
薄祁堇烦躁不已,当下就挥开她的手:“你给我滚!”
可同时,他也骤然松开了握着时雯的手。
时雯还蓄着力,猝不及防之中脚下一瞬踉跄,她倒向一旁,小腹直接磕在茶几角上。
一瞬间,剜心剖骨般的疼痛从腹部传来。
时雯还没反应过来,只听温菀一声惊喊:“血!”
她心底一空,缓缓垂眼去看。
只见鲜血正从腿间缓缓流下,慢慢洇湿了裙摆……
第十章 悔恨
医院。
薄祁堇垂头丧气地站在手术室门外,双手狠狠抓着头发,心脏像是被一把刀子狠狠扎进。
那刺眼的红色急救灯已经亮了半小时,他却连多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只因那红和时雯身下的红极其相似!
事情怎么就会变成那样呢?
他明明只是想拦住时雯离开,偏偏温菀来了,偏偏他们纠缠在一处,偏偏是他亲手松开了时雯的手,害得她撞在茶几上。
可再悔恨,也挽回不了什么了。
又过了半晌,那盏灯终于熄灭。
手术室的大门被打开,医生走出来,薄祁堇一步上前,脸上神色焦急:“她怎么样?!”
医生摘下口罩,神情严肃凝重:“病人怀孕三周,胎儿尚未成形便受到外界重创,孩子是没保住,但大人已经脱离生命危险。”
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薄祁堇如遭雷击。
怀孕三周?!
他踉跄地退后

小说《薄祁堇时雯薄祁堇时雯》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