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现代言情> 重生后当家主母不争宠只挣诰命陈妩

更新时间:2024-06-19 06:13:40

重生后当家主母不争宠只挣诰命陈妩

重生后当家主母不争宠只挣诰命陈妩 金枝 著

重生后当家主母不争宠只挣诰命陈妩金枝柳絮现代言情

小说叫做《重生后当家主母不争宠只挣诰命陈妩》是“金枝”的小说。内容精选:刚睡醒的女子,云鬓软腰,只着单薄的纱衣,玲珑身段柔软可掐,陈妩脸颊还有一丝刚睡醒的惺忪红晕,她倒没注意这些,反而提起另外一件事。“世子,若是母亲房中的管事嬷嬷问起圆房之事,该如何交代?”“圆房之事”四个字大大咧咧的被问出来,谢随远动作不由一僵。山水屏风后面缓缓伸出一节皓腕,五指如削葱结,指甲盖儿泛着...

精彩章节试读:


这般作态正好,省了其他多余的纠缠。谢随远目前并未觉得烦心,晨起奉茶时,他也愿意多配合,好面子上过得去。前院文渊阁正房宽阔亮堂,侯夫人崔氏和侯爷早已洗漱完毕,坐在主位上等候着新妇和儿子前来拜见。远远望见两个并肩而行的人影男子清风亮节,身姿挺拔如松,女子牡丹长裙,明眸夺目,富贵如花。打一个照面,二老便觉得十分般配。待两人进了正堂,一同行礼。“见过父亲,母亲。”林霜姑姑在一旁地上了茶盏,陈妩接过来奉给永
晨光推开镶嵌明瓦的雕花木格窗,尘间雾气弥散,有些许飘渺之意。
陈妩一夜好梦,大房中的架子床上垫的是最好的褥子,十分软乎,铺的毯子虽然带绒,但是柔软的毛却一点也不扎人。
这般舒适的环境,她已经好久没待过了,若不是林霜姑姑来敲门,差点睡过了去。
她睁开眼睛便看见,隔着一道屏风,隐隐约约能看到男子挺拔的背影。
谢随远正在穿衣。
刚睡醒的女子,云鬓软腰,只着单薄的纱衣,玲珑身段柔软可掐,陈妩脸颊还有一丝刚睡醒的惺忪红晕,她倒没注意这些,反而提起另外一件事。
“世子,若是母亲房中的管事嬷嬷问起圆房之事,该如何交代?”
“圆房之事”四个字大大咧咧的被问出来,谢随远动作不由一僵。
山水屏风后面缓缓伸出一节皓腕,五指如削葱结,指甲盖儿泛着健康的樱粉色。
但这芊芊五指却捏着一方白帕子。
谢随远面上羞赧,还好有屏风相隔,遮掩住自己脸上的那一丝不自然。
但陈妩却提醒他了,新婚之夜这方元帕,待会儿会有人过来收的。
若是没有落红,当家主母无疑会受人耻笑。
陈妩从屏风后面露了头,她面色平静,丝毫没有一丝新嫁女的羞涩。
谢随远见着,心中莫名不是滋味。
门外也适时的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世子,奴婢是侯夫人房中的刘嬷嬷,夫人怕世子和世子夫人有些不适,唤奴婢过来看着帮衬些。”
这是好听的说辞,实际上侯夫人就是想让刘嬷嬷过来看一看这圆房成了没有。
谢随远顾不上别扭,将那帕子抽了过来,然后干脆利落划了自己的指头,将血滴在上面。
陈妩眼睛都没眨,她之所以将这件事情挑明就是不想划自己的。
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来之不易,她的身体金贵的很,一个口子都不想有。
刘嬷嬷进来的时候,陈妩在屏风后坐在梳妆台前描妆,小婢女露珠在一旁服侍她换上新衣。
刘嬷嬷进去收拾了床榻,不着痕迹地将那方元帕拿走。
见洁白的帕子上有几滴血色,眉梢闪过一抹喜意。
刘嬷嬷退出来,这才见到世子新娶夫人的真面容。
这位夫人云鬓花颜,艳丽无比,含胭脂,点绛唇,浑圆的杏眼稍显稚嫩,但婢子在眼尾勾了一抹花钿,显得妩媚细长,睁眼的刹那似层层叠叠的春花从冰涧中绽开,刘嬷嬷一时都看呆了。
原本看这位世子夫人脸型稍显稚嫩,怕年纪尚小,压不住场子,但这一眼看过来些许冷冽,流露出的丝丝威严,是贵人的做派,浑然天成,贵不可言。
那陈父官位品阶不高,不成想却养了个好女儿。
刚打一个照面,刘嬷嬷对陈妩的印象便极好。
“奴婢给夫人请安。”
陈妩也跟着点头。
“嬷嬷不必多礼,我初来乍到,多谢夫人派嬷嬷过来相助,如今时辰也不早了,还要去给夫人和侯爷奉茶。”
刘嬷嬷听着心里中满意,暗赞是个懂礼数持家的好女儿。
“夫人请随奴婢来。”
*
早上到了元帕那一出,谢随远现在见到陈妩还有些不自在。
但想到这女子泾渭分明的态度,他心中又有一些放松。
这般作态正好,省了其他多余的纠缠。
谢随远目前并未觉得烦心,晨起奉茶时,他也愿意多配合,好面子上过得去。
前院文渊阁正房宽阔亮堂,侯夫人崔氏和侯爷早已洗漱完毕,坐在主位上等候着新妇和儿子前来拜见。
远远望见两个并肩而行的人影男子清风亮节,身姿挺拔如松, 女子牡丹长裙,明眸夺目,富贵如花。
打一个照面,二老便觉得十分般配。
待两人进了正堂,一同行礼。
“见过父亲,母亲。”
林霜姑姑在一旁地上了茶盏,陈妩接过来奉给永清侯爷和侯夫人。
“父亲请用茶。”
轮到递给崔氏的时候,陈妩低眉顺眼,并不乱看,做足了恭敬之态。
“阿妩请母亲用茶。”
崔氏观察了几个小细节,心中十分满意,又侧头看了刘嬷嬷一眼,得她微微点头,便明白这新娶的媳妇是个乖巧懂事,守规矩的。
“好孩子,世子娶亲,世子的祖母还有二叔三叔和一干姨娘都在碧落山庄还未回,今日便只有侯爷与我两人,但家里妯娌们的见面礼都快马加鞭送了回来,全都在这儿了,一会儿派人送到凌云阁去。”
崔氏心满意足的接过茶盏,又给儿媳妇封了个大红封,顺道再给她提个醒。
侯府不同于寻常人家,一大家子关系错综复杂,日后还需要她这个当家主母的平衡。
陈妩也一一应下。
“阿妩省得。”
“好阿妩,真是个乖巧的孩子,进了咱们家,我这个当婆婆的就给儿媳妇撑腰,日后远儿若是欺负你尽管告诉母亲。”
听着这亲昵热拢的语气,陈妩就知道讨好婆母这一步已经做到了。
新嫁儿媳妇在夫家过得好不好,不在于丈夫,而在于婆母。
侯爷喝到了新娘子的茶,见时辰差不多便赶去上职,没有多留。
崔氏明显对陈妩十分满意,谢随远看在眼里,冷淡的移开眼睛,闭目不语。
那边婆媳孝顺,他心中却念叨着林芷晴。
他知道自己大婚好大的仗势,必然会传到林芷晴的耳朵里。
她又是个性子桀骜不服输的,难免会心中郁郁。
“母亲,儿子在刑部还有些事情尚未处理完,先告退了。”
敷衍的找了个理由,谢随远不顾崔氏不虞的神色,退出门外,转身离开。
崔氏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但是儿媳妇在面前她不好表现出来,心中却埋怨自己儿子被那个狐狸精勾得越来越深。
陈妩眼波未动,尽管诸如官员大婚都会批婚假,但她此刻也不会去拆台。
谢随远越是这么做,崔氏对她的愧疚越深。
果然儿子走了,只留下婆媳两个,崔氏便让金枝去把她原先吩咐好的东西取过来。
陈妩则坐在下边,陪着崔氏聊了些家常。
“儿媳家中还有一个妹妹和几个庶弟,父母都待儿媳极好,从小到大tຊ还未让儿媳吃过什么苦。”
“母亲也教过儿媳掌家的道理,但儿媳愚钝,许多道理还须母亲日后指导。”
崔氏问了陈妩在家中的日常关系以及些琐碎情况,陈妩也都一一解答,赶着谦虚来说。
实际上管家的事宜徐氏从未教导过她,后来和霍远相处,身边更没个女眷,许多经验还是她自己摸索出来的。
崔氏问的差不多了,又露出一抹笑容:
“好孩子。”
她摒退了下人,独留下了刘嬷嬷,这才温声细语的询问:
“昨夜,世子待你可好?”
陈妩闻言,眼神有些躲闪,低着头捏紧了帕子。
主要是装羞涩她不太擅长,只能低头掩饰异样。
崔氏握住她的手腕,感觉到女子娇嫩的皮肤,再看花儿一样的年纪,愈发心中怜爱。
昨夜打发了林芷晴,崔氏被气的半宿难眠,这会儿见陈妩竟然能降得住自己儿子,安稳地圆了房,气性已经下去了大半。
“真是好孩子,世子如今在刑部当值,阿妩只需日后好好侍奉夫君,替世子打点家里上下,再怀上一两个孩子,福气还都在后面。”
崔氏有心给自己儿媳妇提个醒,也是表明自己的态度,支持她坐稳当家主母的位置。
恰恰金枝取完东西回来。
“夫人,府上的账本都已经拿来了。”

小说《重生后当家主母不争宠只挣诰命陈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