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资讯> 邵子行沈温然(沈温然邵子行)完结的小说_最新更新小说邵子行沈温然(沈温然邵子行)

邵子行沈温然(沈温然邵子行)完结的小说_最新更新小说邵子行沈温然(沈温然邵子行)

时间:2024-06-20 06:10:38编辑: 沈温然

叫做《邵子行沈温然》的小说,是作者“沈温然”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沈温然邵子行,内容详情为:沈温然丝毫不敢隐瞒,缓缓讲述了和自家雌君的故事,当然自家雌君和雌弟一起被送给自己当雌奴那一段舍去了离熏寻听见小儿子绑架了沈温然,没忍住瞪了邵凌白一眼,好像再说:都是你小儿子干的好事邵凌白苦笑,得又得自己背锅沈温然讲完了,端起水杯喝了口水,这时候,离熏寻又问:“你是娶了我儿子做了什么?雌侍?”沈温然急忙咽下这口水:“是雌君,我是真的喜欢子...

第2章


沈温然丝毫不敢隐瞒,缓缓讲述了和自家雌君的故事,当然自家雌君和雌弟一起被送给自己当雌奴那一段舍去了。离熏寻听见小儿子绑架了沈温然,没忍住瞪了邵凌白一眼,好像再说:都是你小儿子干的好事。邵凌白苦笑,得又得自己背锅。沈温然讲完了,端起水杯喝了口水,这时候,离熏寻又问:“你是娶了我儿子做了什么?雌侍?”沈温然急忙咽下这口水:“是雌君,我是真的喜欢子行的。”水是不敢再喝了,沈温然老老实实地坐在一旁,等待岳
沈温然一听是古文学教授,肃然起敬:“邵教授好。”
邵凌礼看着规矩的沈温然,露出满意的笑容:“你已经和子行结婚了,以后就叫我二叔就好。”
沈温然立刻改口:“二叔。”
邵凌礼满意的点点头,接下来就是一场大型的认亲大会,沈温然从一开始的笑容满面,到后面强撑起笑容看着大家,这一切都被邵子行雌父和雄父看在眼里。
“你觉得这孩子怎么样?”离熏寻看了一眼邵凌白,问道。
“我觉得吧,”邵凌白故作高深的看着沈温然的一举一动,“我觉得这孩子有我当年的风范。”
离熏寻白了邵凌白一眼:“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邵凌白看着离熏寻,“这孩子你不是心里已经有数了嘛?”
离熏寻看着沈温然,有些惆怅:“这不是还想在确定一下嘛?行宝愿意结婚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但是他们两个之间发生的事情,做父母的也不好多问。”
“有些虫表面人模狗样,实际上背后是什么得性,只有他自己知道。”离熏寻想到自己那个初恋,有些皱眉。
邵凌白看着自己雌君,长叹一口气:“这孩子我看着人还不错,但是真实是什么情况,还有待考察。”
离父点点头:“雄主你说,行宝对他雄主是喜欢嘛?”
邵凌白看着自家雌宝对雄虫满满的占有欲:“这还用看,瞅瞅他那没出息的样,自家雄主一和别的雌虫说话就吃醋也不知道像了谁。”
离熏寻用手掐着邵凌白的软肉:“怎么?还不是你生的,你说像了谁?总不能是像了我吧?”
邵凌白面目狰狞,急忙讨饶:“对对对,就是像了我,雌君别掐了,痛痛痛。”
离熏寻看着已经差不多认完人,就径直走下去,也不管邵凌白还在上面。
而邵凌白表面上一副吃痛的样子,其实两虫心知肚明,根本就不会痛。
邵凌白看着自家雌君下去了,也屁颠屁颠地跟上:“雌君你等等我啊。”
沈温然看着带着自己侃侃而谈的雌君,有些惊讶,原来自家雌君还有这样一面呢。
这时候,一对夫夫走过来:“行宝。”
沈温然一下子就认出来是早上和自己对话的夫夫,一下子也不疲惫了,急忙调整好自己的状态。
邵凌白和离熏寻看着对自己很尊敬的沈温然有些稀奇:“人都认完了,那我们先上楼吧。”
邵子行点点头,在自家雌父和雄父面前,卸下了那伪装,整个人都放松起来:“好的,雄父雌父。”
沈温然紧张地和邵子行上楼,有些不知道说些什么。
这时候,离熏寻主动开口:“你们两个结婚这件事情,你的雄父雌父知道吗?”
沈温然急忙回答:“我的雄父雌父都…不在了,但是雌父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子行的。”
离熏寻看着紧张的沈温然,有点奇怪地看着邵子行,眼神示意:你威胁你雄主了?怎么这个态度,也太恭敬了。
邵子行无缘无故背了口大锅,有些委屈:真不是我。
他俩的眼神官司沈温然是不知道了,他现在只知道邵凌白眼神要把自己盯穿了。
邵凌白看着沈温然走神,这个面容真的好像看过,究竟在哪里看过呢?
沈温然汗流浃背了,想找自家雌君,但是一看,自家雌君已经和雌父开始了一些悄悄话,于是只能顶着邵凌白的眼神硬着头皮前进。
终于到了包厢,沈温然看着靠在一起的位置和对面空荡荡的椅子,是真的汗流浃背了。
这时候,邵子行和离熏寻已经打完了眼神官司,一看这个布局,嘴角微微抽搐,娶了自己,自家雄主也是踢到铁板了。
沈温然刚要一个人坐过去,这时候离熏寻已经交流好了一些信息,给自家雄主一个眼神。
“咳嗯,”邵凌白看见这个眼神,开口,“这个服务员怎么摆的凳子,子行啊,你去把凳子搬到对面。”
沈温然哪里敢让自家雌君动手,连忙说道:“没事,我来就好。”
说着,沈温然自力更生准备把自家雌君的凳子搬过去,但是下一秒,邵子行的手就抢先一步:“还是我来吧,雄主你不一定能搬得动。”
沈温然一下就沉默了,他刚刚借力试了试,不知道虫族的凳子是用什么做的,那么重。
当沈温然和邵子行落座后,离熏寻和邵凌白看着他俩,“说说吧,你两怎么认识的。”
沈温然丝毫不敢隐瞒,缓缓讲述了和自家雌君的故事,当然自家雌君和雌弟一起被送给自己当雌奴那一段舍去了。
离熏寻听见小儿子绑架了沈温然,没忍住瞪了邵凌白一眼,好像再说:都是你小儿子干的好事。
邵凌白苦笑,得又得自己背锅。
沈温然讲完了,端起水杯喝了口水,这时候,离熏寻又问:“你是娶了我儿子做了什么?雌侍?”
沈温然急忙咽下这口水:“是雌君,我是真的喜欢子行的。”
水是不敢再喝了,沈温然老老实实地坐在一旁,等待岳父岳夫问话。
离熏寻满意的点点头:“你的精神力是什么?”
“a级,但是前几天我已经分化了,精神力还不稳定,就还没测。”
“你现在家里还有几个雌侍和雌奴?”
“没有,我不打算要那些雌侍和雌奴。”
“你有没有想过工作呢?”
“我是学雕刻的,现在在直播雕刻,这些是我亲手雕刻的玉雕,希望雌父雄父喜欢。”
“要是子行以后想要继续上战场,你愿意吗?”
“这是子行的梦想,我当然是愿意支持他的。”
“你……”
一番问话下来,离熏寻是越来越满意了,这不就是梦中情女婿嘛。
这样想着,离熏寻私下捅了捅邵凌白。
邵凌白会意,拿出一份合同给沈温然。
沈温然接过合同,一看,是邵氏的股份转让合同,这一份合同意味着沈温然啥也不用干就可以一年接到五十几个亿的分红。
沈温然吓了一跳:“这,这也太贵重了。”

小说《邵子行沈温然》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邵子行沈温然

邵子行沈温然

作者: 沈温然 类型:1状态:连载中

叫做《邵子行沈温然》的小说,是作者“沈温然”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沈温然邵子行,内容详情为:沈温然丝毫不敢隐瞒,缓缓讲述了和自家雌君的故事,当然自家雌君和雌弟一起被送给自己当雌奴那一段舍去了离熏寻听见小儿子绑架了沈温然,没忍住瞪了邵凌白一眼,好像再说:都是你小儿子干的好事邵凌白苦笑,得又得自己背锅沈温然讲完了,端起水杯喝了口水,这时候,离熏寻又问:“你是娶了我儿子做了什么?雌侍?”沈温然急忙咽下这口水:“是雌君,我是真的喜欢子...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