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现代言情> 一往情深,傅少心尖爱妻

更新时间:2024-06-20 06:13:46

一往情深,傅少心尖爱妻

一往情深,傅少心尖爱妻 傅寒铮 著

一往情深,傅少心尖爱妻傅寒铮向楠茜现代言情

小说《一往情深,傅少心尖爱妻》,是作者“傅寒铮”笔下的一部​现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傅寒铮向楠茜,小说详细内容介绍:”从放假回来后,逮着机会就对他献殷勤,又是亲手切水果给他吃,又是端茶递水,还美名其曰是孝敬他。她一向淘气,忽然这么乖巧的孝敬他,他反而觉得这丫头心里打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小九九。傅默恒在一旁吐槽道:“我看我姐是谈恋爱了,给您打预防针呢。”傅默恒这一提醒,慕微澜呛到了,“咳咳,那个,寒铮,我有事跟你说...

精彩章节试读:


慕微澜耐人寻味的笑,“刚才还说在生她的气,这会儿怎么又在意起她的情绪了。 口是心非。 等慕微澜离开书房后,傅寒铮打了个电话给助理徐坤。 “喂,徐坤,帮我查个人。 …… 卧室内,小糖豆拿着手机到处找信号。 信号明明是满格的,可为什么这些天收不到林薄深的一条消息? 算起来,他们分开也有五六天时间了,他就一点不想她吗? 算了,还是她主动一点吧,等林薄深那个冰块主动,还
生最无法挣脱的,不是贫穷,不是病魔,而是出身。
拥有一个无赖又无耻的绑匪父亲。
:一地鸡毛,他满身风雨
小糖豆跟着慕微澜回傅家过年。
但临近过年,傅寒铮发现女儿的心情似乎并不高昂。
“怎么感觉念了大学后,糖豆就不像我女儿了。”
慕微澜嘴角抽了抽,“你哪来的感觉。”
傅寒铮只微微蹙眉,“这丫头不对劲。”
从放假回来后,逮着机会就对他献殷勤,又是亲手切水果给他吃,又是端茶递水,还美名其曰是孝敬他。
她一向淘气,忽然这么乖巧的孝敬他,他反而觉得这丫头心里打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小九九。
傅默恒在一旁吐槽道:“我看我姐是谈恋爱了,给您打预防针呢。”
傅默恒这一提醒,慕微澜呛到了,“咳咳,那个,寒铮,我有事跟你说。”
傅寒铮跟慕微澜上楼进了书房后。
“什么事,还要避开小恒?”
慕微澜深吸一口气,说:“你答应我,不要生气,不要动怒。”
傅寒铮勾唇,玩味的瞧着妻子:“有了小盐豆后,你很少这样跟我说话。到底是什么事,还要给我打预防针。”
“……”
告诉他,他的宝贝女儿跟人谈恋爱了,能不打预防针吗?
慕微澜清了清嗓子,道:“糖豆……糖豆在学校谈恋爱了。”
说完,她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傅寒铮,果然,男人的脸色黑了三度,连眼神都冷了。

就知道……结果会是这样。
慕微澜连忙说:“不过你别担心,也别急着去找糖豆对质,她不是乱搞男女感情的小孩,只是正常的恋爱,你不要太敏感。”
“什么时候的事?”傅寒铮问。
慕微澜摸了摸脖子,说:“这……有一段日子了。”
傅寒铮:“那就是很久了?”
“……”咳咳。
慕微澜安抚道:“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孩子不告诉我们,就是因为怕我们会因为这件事管教她,其实……寒铮,十八岁也成年了,大学谈恋爱也很正常,也不见得是件坏事。”
傅寒铮眯了眯黑眸,“她让你来给我当说客?”
慕微澜连忙摇头,“当然不是。”
傅寒铮压下心口的一股闷气,沉默了好半晌,忽然问慕微澜:“对方是个怎么样的人?你见过吗?”
“没、没有。本来知道这件事后,说见见,但后来又觉得不妥当。又不是谈婚论嫁,见什么父母。”
傅寒铮英挺的眉头一蹙,“谈婚论嫁?他想得美。”
“……”
傅寒铮抿了抿薄唇,有些郁闷,他捧在掌心养着的女儿,怎么都开始背着他跟外面的野小子谈恋爱了?
她才十八岁啊,还是个孩子,懂什么情情爱爱。
慕微澜小心翼翼的说:“寒铮,我觉得这件事,你也不要反应过度了,她放假回来,因为怕你知道这件事后教育她,从放假回来到现在,哪件事都顺着你的意,丝毫不敢忤逆,她这是怕伤了你的心。”
傅寒铮觉得好笑又好气,“所以她这几天给我端茶递水切水果,不是因为真的敬爱我这个父亲,而是为了另一个男人,怕我阻止她和那个野小子谈恋爱?”
慕微澜嘴角抽了抽:……
心想:你要这么想,也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但傅寒铮睿智、冷静、克制,他不会像其他父亲那般去直接质问自己的女儿。
冷静过后,开始反思自己。
傅寒铮百思不得其解的问:“小澜,我平时不够宠着她吗?”
慕微澜道:“怎么会,你虽然不像老爷子那样惯着糖豆,可对她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她怎么还会觉得你不宠她,不爱她?”
小糖豆在这个家里,最不缺的两样,一是物质,二是爱,这两样,大人们给他们姐弟两的几乎是最完整最好的。
傅寒铮更加不解了,“既然我这么宠她,那她怎么还害怕跟我主动提起这件事,还要你来做中间人。”
慕微澜浅浅一笑,知道他不生了,水眸瞧着他,“寒铮,你这是吃醋了?”
“我养了这么多年的宝贝女儿,忽然跟野小子谈恋爱了,还背着我,我不该吃醋?”
“该,该。”
傅寒铮道:“我可以不插手小孩子之间的事情,但对方是个怎样的人,我必须搞清楚。”
“当然,我也支持你这么做。”
慕微澜要离开书房时,傅寒铮叫住她,“对了,不要跟糖豆说,你把这件事告诉我了,就当我不知道。”
慕微澜耐人寻味的笑,“刚才还说在生她的气,这会儿怎么又在意起她的情绪了。”
口是心非。
等慕微澜离开书房后,傅寒铮打了个电话给助理徐坤。
“喂,徐坤,帮我查个人。”
……
卧室内,小糖豆拿着手机到处找信号。
信号明明是满格的,可为什么这些天收不到林薄深的一条消息?
算起来,他们分开也有五六天时间了,他就一点不想她吗?
算了,还是她主动一点吧,等林薄深那个冰块主动,还不知道等到猴年马月。
“薄深,你在干什么,回北城了吗?”
发完后,等了四五分钟,对方仍旧没有回应。
傅默橙又发了一条:“林薄深,我好想你哦。”
“你想我吗?”
后面还发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表情包。
……
林薄深收到这些信息时,林海已经找到了他在帝都的家。
之前报过警,但林海是他的父亲,报.警不仅没用,还惹来了闲言碎语。
林海大大方方的赖在林薄深的公寓里。
林海打量着屋子里的装潢和陈设,“够可以啊,都能买的起这么好的房子了,我的儿子果然有出息。”
林海看向橱窗里摆着的相册,那张照片,是林薄深和傅默橙去普罗山时叶唯帮他们拍的合照。
林海拿起相框,笑着说:“俊男靓女,登对的很啊,小深,这是你女朋友啊?够漂亮啊。”
林薄深一个冷刀子扫过去,大步走过去,劈手就夺过他手里的相册,“不要乱碰这里的东西。”
“行,不碰就不碰。”林海大喇喇的躺到沙发上,双手枕着后脑勺,很是悠闲。
无赖至极。
“你不走是吗?”
林海摇头晃脑:“我为什么要走,这是我儿子家,也就是我家。”
“好。”
林薄深收拾了东西,摔门而出。
背后,还有林海喊他的声音:“你干什么去,晚上回来给我做饭啊!”
林薄深赶不走他,也无法动用法律手段赶走他,干脆就冷晾着他。
等到这个家,断水断电,林海又能在这里待多久?
:陷入泥潭,他满身脏水
林薄深拎着行李坐上出租车。
司机问:“小伙子,去哪里?”
林薄深眼底划过一抹落寞,淡声道:“暂时没想好,你随便开吧,等我想到再告诉你。”
司机失笑,但也没说什么,以为这个年轻人失恋了,心情不好,“好嘞,你想到再告诉我。”
林薄深看了一眼手机,默宝发来很多信息,最重要的那条,是说想他。
他想回:他也想她。
可却怎么也没了心情去回。
林薄深缓缓闭上眼,靠在后座,颓然的想:就这样吧,林海想缠着他,那就干耗下去吧,他还有大把的时间陪林海耗下去。
该惧怕的人,是林海才对,毕竟他已迈入中老年。
该惧怕的人,从来不该是他林薄深。
……
北城,浅水湾别墅内。
傅寒铮收到徐坤的邮件,关于林薄深的所有资料。
“林薄深,男,二十五岁,北城人,帝都大学研三学生……”
傅寒铮的目光略过这些无关紧要的信息,被生父那一栏的名字所吸引。
“林海。”
这个名字,好熟悉。
将电子资料往下翻。
林海,因八年前绑架一名十岁幼女,判刑八年,目前已出狱。
傅寒铮的目光,霍然一沉,眼底掀起骇浪。
慕微澜端着一杯咖啡进来,“寒铮,咖啡煮好了。”
她走过去,将咖啡放在傅寒铮手边,见傅寒铮有些僵硬,微微蹙眉,又唤了他一声,“寒铮?你怎么了?”
傅寒铮回过神来,眸色认真且严肃,“跟糖豆谈恋爱的那个小子,你确定叫林薄深?”
“是啊,糖豆亲口告诉我的,双木林,薄情的薄,深情的深,哦,对了,还是我们北城人。”
所以,资料没错。
慕微澜见他神色冷沉,问:“你怎么了,你是查到林薄深有什么不良品行吗?”
“没有。有问题的不是他,是他的父亲。”
慕微澜蹙眉,“他的父亲怎么了?”
“你还记得糖豆十岁那年被绑架的事吗?”
慕微澜道:“当然记得

小说《一往情深,傅少心尖爱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