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资讯> 付余生夜安锦(程越柳谢辰飞)完整版免费全文阅读_免费小说完结付余生夜安锦(程越柳谢辰飞)

付余生夜安锦(程越柳谢辰飞)完整版免费全文阅读_免费小说完结付余生夜安锦(程越柳谢辰飞)

时间:2024-06-21 06:12:46编辑: 程越柳

《付余生夜安锦》是作者“程越柳”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现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程越柳谢辰飞,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这些“藏品”里确实有一部分和之前程越柳在拍卖会上拍的、故三刀拿的那些“国宝”是一个生产厂家粗制滥造出来的。但另有一些,却是难得一见的珍品。“姐,什么叫雅贿?”楚楠眼花缭乱关于黑蟒六芒星王戒的来历。他说收藏家夜唯真可能是蟒星网真正的幕后操控人,是王戒的所有者...

第2章


没等夜安锦说话,叶天道又开始卖弄。 “夜总,这些是雅贿的赃物,你来看看,是不是都是赝品。 贺斌指着那些东西说。 少年天才 夜安锦一看,叶天道说对了一半。 这些“藏品”里确实有一部分和之前程越柳在拍卖会上拍的、故三刀拿的那些“国宝”是一个生产厂家粗制滥造出来的。 但另有一些,却是难得一见的珍品。 “姐,什么叫雅贿?” 楚楠眼花缭乱
关于黑蟒六芒星王戒的来历。
他说收藏家夜唯真可能是蟒星网真正的幕后操控人,是王戒的所有者。
这样的模棱两可的话能轻易让夜安锦百口莫辩。
谢辰飞打消了对夜安锦的怀疑,但心里还是不踏实。
正好唐琛自作多情想去看望夜安锦,他就陪着一起去。
夜安锦看起来确实精疲力竭,本来就苗条的她,整个又纤瘦了一圈儿,一看就知道被各种调查烦得不轻……
谢辰飞的脑海里浮现夜安锦从车上下来,长发飘飘、婷婷袅袅走在月光下的模样。
冰肌玉骨,飘逸出尘。
像误入凡间的仙子……
谢辰飞不由一阵心浮气躁。
再看人不人鬼不鬼的寒淼,谢辰飞只觉得胸口像塞了一团棉花,憋闷得他脑门子一阵嗡响。
寒淼看谢辰飞发了这半天愣,突然又黑了脸,吓得浑身发冷。
她怯怯地看着他,颤抖着用手护着脸,生怕他又要测试她的神经末梢。
“寒淼,你别怕,我说了,我不是故意要打你,我舍不得。”
谢辰飞竭力压制着烦躁的情绪,“你看,这些日子,你爸妈很少过来看你了,医护人员对你也越来越不耐烦。我给你办理出院手续好不好?”
寒淼愣了一下,指了指自己的腰。
她的伤太重,治疗期间又有二次伤害,现在还没治好。
“主治医师说了,骨盆粉碎性骨折住院时间一般有两个周就够了,可你还有腰椎损伤,就算住两年也不能痊愈。医院环境不好,每天都死人,不利于你的心理健康。”
谢辰飞握着她的手,“咱们有的是钱,回家舒舒服服住着,我再给你请个特护精心照顾你,好不好?”
寒淼有些犹豫。

在这里,每天都有一整套的理疗程序,回家的话,特护再精心,也没有医院这么先进的设备……
谢辰飞耐心全无,甩开她的手,噌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寒淼吓得一哆嗦,连忙点头。
谢辰飞看着噤若寒蝉的寒淼,满意地勾起嘴角。
他得争分夺秒执行他的计划,尽可能圆满地全身而退!
*
冬天难得的艳阳天。
夜安锦来到夜珍堂的时候,叶天道和楚楠趴在柜台上聊得火热。
“你这个小子还挺有眼光,知道拜个好老师。我跟你说,玩古玩,不但要有扎实的理论基础,还要见多识广,眼明、心亮、手准,最重要的是心智要高。说到底,玩古玩的终极,玩的是心术!心术知道是什么吗……”
叶天道正夸夸其谈,看到夜安锦来了,立马闭嘴迎上来。
“姐,叶叔说玩古玩最终玩的是心术,真的吗?”
楚楠每次看到夜安锦都眉眼喜。
“什么事最后玩的不是心术?心术有正邪,害人终害己。只有不忘初心、抱元守一,永远秉持正义、胸怀坦荡,无论从事什么工作都会快乐。”
夜安锦瞅了叶天道一眼。
这家伙好还意思教别人玩心术。
他自己差tຊ点儿让程越柳和胡南生之类的玩残了。
“噢。你的意思是玩古玩不能一心想着靠它发财、睁着眼睛说瞎话。”
楚楠对之前被陈秋兰敲诈一事深恶痛绝,“不然的话,贪小便宜吃大亏。”
“对。收藏的初衷是修心养性、福泽后人、传承文化,保护华夏瑰宝世代相传。在这个认知的基础上,提高鉴赏能力,做利人利已的事才算是生财有道。”
夜安锦语重心长地对楚楠说。
收藏入门如同初涉人世,正确的导向很重要。
“噢,可是叶叔刚才说,收藏就是投资的一种方式,主要目的是为了赚钱,玩得好赚得多算赢,玩不好赔本算输。”
楚楠满脸疑惑。
夜安锦瞅了叶天道一眼,“以后不许你瞎教,把他教坏了我跟你没完!”
叶天道嘿嘿了两声,“你得给他动力啊,现在的孩子大都没吃过苦,一般的营头小利他不屑一顾。不用高额收益刺激他,他都不鸟你。”
夜安锦把楚楠领到一边,“别听他的。搞收藏最要静心耐心,注重沉淀和积累……”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喧闹。
叶天道跑到门口儿一看,喜出望外,“来了,运钞车来了。”
夜安锦出门一看,门口停了辆运钞车,便衣的贺斌和乔新从第一辆车上跳下来。
“怎么这么高调,还用上运钞车了?”
夜安锦的目光没有乔新身上多做停留,径直走下台阶,去第二辆运钞车前。
贺斌和乔新跟车来,除了帮她护送从保德转运过来的国石,肯定还有公事。
“押运公司嘛,车辆、武器装备、押运人员,我高价雇的。怎么样,我办事牢靠吧?”
叶天道不认得乔新,乐颠颠地自吹自擂。
夜安锦腹诽,幸好是贺斌他们跟车,要不这两车东西半路被人调了包,叶天道都看不出来。
一大早,古玩街已经人来攘往,不少人围过来看热闹。
押运人员四下警戒。
贺斌让人打开第一个车厢,把四个上锁的檀木箱抬进夜珍堂。
随后,他们从第二个车厢里抬出两个大密封箱。
夜安锦看到密封箱上打着封条,上面盖着市公安局的公章。
围观的人隔得远,看不清公章,光看到这一大箱子一大箱子的往里抬,都不由得眼热。
“夜珍堂净卖假货,还碰瓷儿敲诈,之前不是被查封了吗?这怎么又让营业了?”
“听说陈秋兰一家三口都进去了,这个店应该是换人了。”
“看样子是,这几个人都面生。”
“换人不换货,瞅着吧,全都假货,一件真的没有。”
“那有什么看的,走走……”
观众们议论纷纷,互相交换了眼神,转眼都散了。
夜安锦哭笑不得。
这还没正式开业,招牌就砸了。
倒也是个好事儿,起码不用担心被贼惦记。
贺斌招呼人把四个檀木箱送进里间防盗仓库,让押运人员去车里等着。
乔新进门后关上门,打开了那两个密封箱。
夜安锦很奇怪,为什么贺斌没让叶天道和楚楠回避。
再一想,贺斌不说明这些东西的来路,叶天道和楚楠确实没有回避的必要。
再则,留他们两个在屋里,也可以避免外面的人生疑议论。
乔新掀开密封箱。
叶天道诧异地往里一看,乐了,“老故博物馆的国宝呀!哈,你们是不是送错地方了?这些不是我们的货。”
楚楠一听是博物馆的国宝,顿时两眼发光,“姐,国宝啊,我真有眼福……”
“带引号的国宝,笨!连这儿都看不出来。”
没等夜安锦说话,叶天道又开始卖弄。
“夜总,这些是雅贿的赃物,你来看看,是不是都是赝品。”
贺斌指着那些东西说。
少年天才
夜安锦一看,叶天道说对了一半。
这些“藏品”里确实有一部分和之前程越柳在拍卖会上拍的、故三刀拿的那些“国宝”是一个生产厂家粗制滥造出来的。
但另有一些,却是难得一见的珍品。
“姐,什么叫雅贿?”
楚楠眼花缭乱,倍感新奇,快成十万个为什么了。
“雅贿就是给贪官送礼不送钱,送古董,然后贪官利用字画古玩实现资金变现,完成行贿受贿的过程。”
叶天道不容易找着个不如他明白的,老抢答。
夜安锦的注意力都在两箱“藏品”上。
别说,东西不少,品类齐全。
“老肖的东西,麻烦你给掌掌眼。”
贺斌含蓄地说。
夜安锦了然于心。
这每件赃物背后,都是肖义鸿的非法交易。
“为什么不送钱送古董?贪官都懂收藏吗?”
楚楠打破沙锅问到底。
“收钱容易出事儿呀!收古董就不一样了,你看,就这只罐子,说它值三百万也行,值三块也行。贪官收得心安理得。如果事后被追查,他就说他以为是赝品,送他玩儿的,不知道是古董。”
叶天道一副看小白的眼神。
楚楠:“那如果送的真是赝品怎么办?”
“贪官不比你精?刚才不和你

小说《付余生夜安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付余生夜安锦

付余生夜安锦

作者: 程越柳 类型:1状态:连载中

《付余生夜安锦》是作者“程越柳”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现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程越柳谢辰飞,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这些“藏品”里确实有一部分和之前程越柳在拍卖会上拍的、故三刀拿的那些“国宝”是一个生产厂家粗制滥造出来的。但另有一些,却是难得一见的珍品。“姐,什么叫雅贿?”楚楠眼花缭乱关于黑蟒六芒星王戒的来历。他说收藏家夜唯真可能是蟒星网真正的幕后操控人,是王戒的所有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