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现代言情> 陆政霖施诺安

更新时间:2024-06-22 06:12:50

陆政霖施诺安

陆政霖施诺安 陆政霖 著

陆政霖施诺安陆政霖孟霜现代言情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陆政霖施诺安》,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陆政霖孟霜,故事精彩剧情为:周围的宾客顿时慌乱起来,甚至夹杂着几声小孩的哭泣。孟云柏脸色瞬间冷下,缓步站起,像是毫不畏惧那些黑洞洞的枪管一般。他声调也冰冷,终于与施诺安记忆里的那个声线重合在了一起:“……你们是谁家的人?”“孟先生,这是我们帮派内部自己的斗争,你一个白道的人就别掺和了吧?”施诺安从孟云柏身后抬起脸,眉头紧皱看着...

精彩章节试读:


“陆、陆政霖……” 吐出他名字的嘴唇不停地颤抖。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人听到声音,微微侧过头,半垂的眼睛似乎想要告诉她什么。 施诺安顾不上那些仍然不肯善罢甘休的枪管,正准备上前,却又听见一道虚弱的声音响在了身边。 “小鱼……” 她低头,看见孟云柏手臂上亦破开了皮肉。 汩汩冒出的暗色血液流淌过白袍上暗色的纹理,像是在他身上突兀开出了一朵血色的花。 施诺安瞬间慌乱了,她记忆里的那个人有很严重的凝血
餐厅门口瞬间冲出几名持枪的人,着装不一,枪管纷纷指向了施诺安。
周围的宾客顿时慌乱起来,甚至夹杂着几声小孩的哭泣。
孟云柏脸色瞬间冷下,缓步站起,像是毫不畏惧那些黑洞洞的枪管一般。
他声调也冰冷,终于与施诺安记忆里的那个声线重合在了一起:“……你们是谁家的人?”
“孟先生,这是我们帮派内部自己的斗争,你一个白道的人就别掺和了吧?”
施诺安从孟云柏身后抬起脸,眉头紧皱看着那人的方向,终于想起了对方是谁。
孙毅成的手下,黄川奇。
因为他平日里喜好欺男霸女,挨打时又逃得飞快,还染了一头黄色头发,在道上素来有个“黄鼠狼”的美称。
孟云柏或许也认出了这个臭名昭著的混混,嘴角勾起了一个冷漠的弧度,看他就像看一个死人。
“你还不够资格和我说话。”
这句话与他平日里所表现的形象反差过大,但这才是施诺安记忆里的那个人。
冷漠、厌世,话语间总带着戾气。
那头“黄鼠狼”的脸色瞬间狰狞了起来:“孟先生,这是施家的人跟我们的恩怨,劝你还是不要插手为好。”
“施南葉那个老东西不知道发了什么疯把我们老大送给了警察,眼看着就要活不成了……”
“今天他这个宝贝女儿也别想活着出去,你要护着她,今天你俩就得一起死!”
话音一落,那几名持枪的人齐齐按下了扳机。

施诺安紧紧闭上眼睛,抓着孟云柏的手边微微发着颤。
她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侥幸获得了第二次生命,却即将要以最狼狈的方式葬送在这里。
怎能叫她不恨?

孙毅成,又是孙毅成……
她仇恨的眼睛被恐惧遮蔽,子弹穿进皮肉的声音响在了她的耳边。
却并没有痛感。
施诺安愣住,她似乎听见了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声音。
她睁开眼睛,果然看到陆政霖捂着肩膀,拖着身体背对着站在她面前。
血液顺着他手指的缝隙里涌出,掉在衣服和地上,再缓缓汇聚成一线淌向了她的脚底。
施诺安呆呆地看着地上的一行血迹,瞳孔骤然放大。
“陆、陆政霖……”
吐出他名字的嘴唇不停地颤抖。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人听到声音,微微侧过头,半垂的眼睛似乎想要告诉她什么。
施诺安顾不上那些仍然不肯善罢甘休的枪管,正准备上前,却又听见一道虚弱的声音响在了身边。
“小鱼……”
她低头,看见孟云柏手臂上亦破开了皮肉。
汩汩冒出的暗色血液流淌过白袍上暗色的纹理,像是在他身上突兀开出了一朵血色的花。
施诺安瞬间慌乱了,她记忆里的那个人有很严重的凝血障碍,若是不治疗,哪怕是一个小伤口也能血流不止。
何况是这样一道几乎要染红他全身的伤口,孟云柏真的有可能流血流到死去!
她顾不上仍然固执地侧头看着她的陆政霖,手忙脚乱去为孟云柏止血。
泪水从她的眼眶中连成珠串往下落。
怎么办,怎么办!
陆政霖安静地回过头看着她,看着她慌乱地留在另一个人身边,为他止血,为他流泪。
他的喉舌之中,苦涩一片。
陆政霖想告诉她,阿安,我想起来了。
我想起来了,真相,死亡,以及我们重生的原因。
可施诺安只为她怀中的男人慌乱着,根本无暇顾及他已经无法吐出完整字句的嘴唇在说些什么。
他的身上汇聚了更多的弹孔。
胸腔、腹部……
陆政霖有足够的军校经验,他知道哪些伤口致命,也许今天他就会死在这里也说不定。
可是如果是为了施诺安而死,那也算是他还的债了吧?
眼前一阵阵晕眩,陆政霖控制着自己不要倒下。
他冷眼看着那些虎视眈眈想要再来一遍的持枪者,嘴角流出的鲜血被他毫不在意地抹掉。
“黄鼠狼”也在警惕着他。
方才动作太快,他甚至没看清陆政霖是什么时候冲出来的,就见他已经挡在施诺安前面,被他们的子弹打成了血葫芦。
他却不敢放松。
今天愤怒冲上了头,只顾着摸清施诺安的行踪,却没注意这个施家的大少爷。
对方有没有带人来暂且不说,但是将施家的两个孩子都弄死,他们还有没有命活就难说了。
那时候就算孙毅成出来,也绝对保不了他们这些喽啰的命。
落到施南葉手里,死都算是最轻松的一条路了。
他有些不甘地看了一眼被两个男人护在身后毫发无损的施诺安,带着小弟转头:“走吧。”
哪一想,刚一转过去,几杆枪就直直抵住了他的额头。
不止是他,他们这一伙人一个都没有逃过。
施南葉手中捻着一串佛珠,目光冷然看着他们,眼中毫无温度。
见到这一幕,陆政霖终于松懈下来。
他转过头,想要对施诺安再说一句话……
身体却已经支撑不住,携着他倒下。
朦胧的视线中,施诺安抱着她怀里的那个男人,没有抬头看过他一眼。
……
混沌的梦境中,陆政霖再次看到了那些画面。
不管是他将施诺安拷进警车时,还是在大火之中任由她所珍视的一切付之一炬,又或者是看守所中毫不犹豫地抬枪相对……
画面的最后始终都是施诺安的眼泪。
他躺在病床上,一旁的监测仪上,心跳的波长被拉得急促又混乱。
冰冷的手边似乎有一丝柔软的触觉,即使闭着眼,他也一把抓了上去。
“……阿霖,阿霖?”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迫使陆政霖在梦境里挣扎起来。
他猛地睁眼吗,眼前是施诺安喜极而泣的笑容。
“太好了,阿霖,你醒了!”
他想让她别哭,却无法出声。
鼻尖的呼吸机触感温热,陆政霖抬眼扫视了一圈,这里除了施诺安以外没有其他人。
施诺安双眼下满是青黑,见他醒来才终于绽开了微笑。
你一直在守着我吗?
他将无法说出口的眷恋用眼神传达,施诺安却不能领悟。
她将被紧紧握住的手腕从他手掌中抽出,脸上松了口气:“既然你醒了,我就先走了。”
别走……
陆政霖想要摇头,却只能触碰到她的衣角。
施诺安似乎读懂了他在说什么,弯起嘴角笑了笑。
“不行的,阿霖,我未婚夫在等我。”

她和孟云柏的相遇,是施诺安中学时期发生的事。
那时候是冬天,她天天闷在家里心情不好,将自己裹得像一只即将要冬眠的熊,每天坐在窗边闷闷不乐。
施南葉见状,担心她将自己憋出来什么问题,自己又实在抽不出空来陪她,只能悄悄嘱咐陆政霖带着她出门玩一玩。
谁知道陆政霖直接一纸机票将她带出了国门,直到脚踩在了夏威夷岛的土地上时,施诺安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就是在那一次,他们遇到了本土的恐怖分子突然袭击,在商场里偷偷埋下了炸药。
施诺安为救陆政霖受了伤,至今还在腿上留着一道显目的疤痕。
虽然伤势不算严重,然而脊椎错位压迫到了视觉神经,导致她很长一段时间都看不见人影。
那时他们所在的国度医疗条件还算不错,陆政霖将她送到最顶尖的医院照顾了一段时间。
后来据他说是要回国调查些很重要的事情,将施诺安独自留在了异国。
那时照顾的护工还算尽心,只是太过贪财,因为医院爆满而私自接了其他的病人在她的单人病房里。
施诺安那时眼睛看不见,对方又始终保持着昏迷,开始几天并未察觉到对方的存在。
直到他醒来,施诺安这时才发现,一时间恐慌不已。
护工此时又出去领药了,两人茫然无措地相处了一会儿,终究还是对方打破了沉默。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
原来那时的人就是孟云柏。
此时已经是第四场手术的孟云柏看着眼前双目无神的瘦弱女孩,想也知道是两人拼了病房。

小说《陆政霖施诺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