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现代言情> 谢琰云姒

更新时间:2024-06-25 06:14:36

谢琰云姒

谢琰云姒 云姒 著

谢琰云姒云姒谢琰现代言情

云姒谢琰是现代言情《谢琰云姒》中出场的关键人物,“云姒”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云姒吃的喝的用的,下头比她地位低的夫人们,是没资格享受的。可若是指望着贵妃的月例过日子,她便养不起这一百人的禁卫军。想要养一队既忠心又精锐的禁卫军,军饷只是小头,在武器、铠甲、马匹等上头花的钱才是大头!陛下赏赐过她一大堆东西,但赏赐的都是珠宝首饰,上面都带着尚宫局的印记,云姒总不能卖了换钱。以陛下的...

精彩章节试读:


三百多两银子,不过是办一场赏花宴的钱。 可如今,宫中的开销确实是大。 一百个禁卫军和几十个宫人,全都靠她养着呢! 按照宫中约定俗成的规矩,若是御膳房和尚衣局这些地方伺候得格外精心,云姒也要给赏钱。 云姒进宫几个月,花钱如流水。 最关键的是,她如今只有花钱的地方,却没有进账! 贵妃的月例很高,可月例却不是钱,大多是吃进嘴里的山珍海味、穿在身上的绫罗绸缎。 云姒吃的喝的用的,下头比她地位低的夫人
云姒心中一虚。
谢琰竟一下子问到了点子上!
若是以往,云姒还真不把这点钱看在眼里。三百多两银子,不过是办一场赏花宴的钱。
可如今,宫中的开销确实是大。
一百个禁卫军和几十个宫人,全都靠她养着呢!
按照宫中约定俗成的规矩,若是御膳房和尚衣局这些地方伺候得格外精心,云姒也要给赏钱。
云姒进宫几个月,花钱如流水。
最关键的是,她如今只有花钱的地方,却没有进账!
贵妃的月例很高,可月例却不是钱,大多是吃进嘴里的山珍海味、穿在身上的绫罗绸缎。
云姒吃的喝的用的,下头比她地位低的夫人们,是没资格享受的。可若是指望着贵妃的月例过日子,她便养不起这一百人的禁卫军。
想要养一队既忠心又精锐的禁卫军,军饷只是小头,在武器、铠甲、马匹等上头花的钱才是大头!
陛下赏赐过她一大堆东西,但赏赐的都是珠宝首饰,上面都带着尚宫局的印记,云姒总不能卖了换钱。
以陛下的性子,倘若知道她卖了他赏赐的东西换钱……也不知道这钱她还有没有命花!
云姒如今花的钱,都是郑国夫人上次进宫时送来的。
坐吃山空……云姒第一次体会到这个滋味。
每有一大笔花销,云姒看着账面上越来越少的数字,心里都有些慌。
丞相府为云姒备了不少嫁妆,可那些嫁妆一样也没带进宫!
十里红妆与云姒的喜轿一起进了瑞王府。
谢琰把云姒从瑞王府的洞房里抢回宫,可没把她的嫁妆一起抢回宫!
如今,她的那些嫁妆还停在瑞王府里,等着瑞王府与丞相府扯皮出一个结果来。

当初,云姒与谢长泽定亲,六礼的流程走了大半年,瑞王府往丞相府里一趟又一趟地送聘礼……
丞相府为云姒置办嫁妆时,也动用了一些瑞王府送来的聘礼。
譬如说瑞王府送来一匣东珠,丞相府再添上金玉,打成一顶发冠。
瑞王府要退聘礼、丞相府要退嫁妆,可怎么退成了难题,难道要将发冠上的东珠一颗一颗抠下来?
倘若双方和和气气地谈,还能谈出一个章程来。
可云姒在大喜之日被抢进宫,一夜之间从瑞王府的儿媳变成了宫中的贵妃。瑞王府与丞相府之间如何还能和气相处?
郑国夫人与瑞王妃这对亲姐妹,也做不成姐妹了。
再加上,云姒的母亲与父亲要和离。和离时怎么分财产,更是一件麻烦事。
若是瑞王府将云姒的嫁妆退回来,究竟是退到云丞相手里,还是退到郑国夫人手里?
云姒的嫁妆究竟是母亲给她备下的,还是父亲为她备下的?
她与谢长泽只走了六礼,聘礼与嫁妆都夹杂不清,更不要说母亲与父亲做了十几年的夫妻!
云姒自然想让她的嫁妆全都退到母亲手中……可无论是律法还是人情,母亲都很难拿到全部。
云姒也想过,那本就是她的嫁妆,若是能退到她自己手中最好不过。
可是不行。
能带着嫁妆进宫的唯有皇后!
后宫所有夫人,哪怕她身为贵妃,都只是进宫来服侍陛下的。
皇后是“娶妻”,她们只是“纳妃”。
服侍陛下的女人,自然由陛下养着,宫中不会让她们带嫁妆进来。
云姒自幼学习管家算账,可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算的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账!
云姒从未想过自己竟会有缺钱的一天。
谁知道她这个听起来尊贵无比的贵妃……竟连养一百禁卫军都吃力呢?
谢琰看到,方才赢过他后神采飞扬的云姒,听到银子的事,就像是被霜打了的花草一样蔫下来,立时便知道自己猜对了。
谢琰故意说道:“等你哪日养不起了,便还给朕。”
云姒哪里舍得?
她还不曾真的用到过禁卫军,可百名精锐只是站在那里就令她安心,更不要说她方才刚亲眼见识了禁卫军的本领!
云姒敢说,凡是手下养过兵的人,没一个舍得再将自己手下的兵交出去!
云姒温声道:“多谢陛下体恤,妾暂时还养得起。”
谢琰看到云姒咬牙强撑的模样,眼底泛起笑意。
他故意问道:“封妃大典之后,你准备赏赐多少?”
云姒轻咬下唇,她如今手头吃紧,封妃大典之后的赏赐,她原本想耍个小花招——先给禁卫军预支半年的军饷。
她说过给禁卫军涨军饷的事。
可对禁卫军来说,听到这个好消息,与实实在在地将军饷拿到自己手里,这两者的区别还是极大的。
在封妃大典后,她提前预支半年的军饷,禁卫军们高兴!
云姒也不必多掏钱,便将这次赏赐混过去了!
可如今陛下问起,云姒实在张不开嘴,不好意思将自己的小算盘说出来。
她咬牙道:“封妃大典后的赏赐与这次相同,还是五两!”
话音落下,云姒的心在滴血……她这一句话,又支出了五百两银子!
谢琰怎么竟像是故意逼着她往外掏钱一般?
如此念头在云姒心中一闪而过,她并未细想。陛下坐拥四海,怎么也不可能惦记她口袋里的仨瓜俩枣。
云姒万万没想到,她一闪而过的直觉竟然极准。
谢琰正好整以暇地等着,等着云姒没钱的那一天,等着云姒来找他要银子的那一天。
谢琰十分期待,不知到时候贵妃会怎么要银子?
是温柔小意,还是……投怀送抱?
宠妃妖妃
终于到了封妃大典的日子。
云姒在大典上要穿的礼服、要带的头冠,都是尚衣局与尚宫局没日没夜赶制出来的。
听豆子说,尚衣局与尚宫局停下了后宫所有夫人的活,所有人都专心赶制云姒一人的。
不过冠服虽然赶得急,却无丝毫敷衍。
礼服与头冠送到流云殿,宫人捧在手里从阳光下走过时,流光溢彩、熠熠生辉。
宫女要服侍云姒试穿礼服、试戴发冠。
绿芽伸出手,快要碰到礼服时,又缩了回去……如此华丽繁复的礼服,她从未见过,一时竟心生畏惧,不敢用自己的手碰。
穿这样的礼服至少要三个宫女,两人在身后捧着衣服,一人为云姒穿戴。
绿芽与银针都不敢碰,金茗与白毫两人不够,还缺一位宫女。
立时便有一位宫女毛遂自荐:“婢子斗胆一试。”
金茗先让宫女伸出一双手,看到她的双手白嫩细腻,不会勾坏衣裳,才轻轻点头,允她上前帮忙。
云姒对这个宫女有印象,看到她上前来,笑道:“你叫玉露。”
玉露从前并没有近身伺候的机会,没想到贵妃竟记得自己的名字,神情激动:“是!”
云姒笑了,流云殿的宫女和宦者那么多,她如今也还没记全。记得玉露的名字也是碰巧,第一次听到她的名字时,就觉得和金茗的名字能凑在一起。
金对玉,露水又正好泡茶。
终于有机会来服侍云姒,玉露脸上的表情很是激动,但服侍云姒穿衣的手极稳。
宫女们的月钱不多,有些宫女喜欢用在吃上,有些宫女喜欢为自己买胭脂水粉。
玉露的钱没花在这些地方,她全都花在买上好的脂膏,保养自己这双手。
她们是用手服侍人的宫女,一双手比一张脸更重要。
不负苦心,玉露今日便等来了机会。金掌事让她伸手的时候,她心中一喜,相信自己精心呵护的手定然能让金掌事满意。
果然,金掌事点头了,让她上前一起服侍贵妃穿衣戴冠。
云姒穿戴一新,站在一人高的铜镜前,周围的宫女都情不自禁地屏住呼吸。
镜前的云姒极美丽、极华贵、极有气势。
“封妃大典那日,贵妃的妆容还要再重一些。”玉露轻声说道。
云姒颔首,她也看出来了,如今她脸上的妆容淡雅,压不住如此华贵的礼服与头冠。
屋子里的宫女都露出惊艳的表情,云姒站在镜子前,自己也舍不得移开目光。
她也不曾见过如此模样的自tຊ己,镜中的她,美得实在有些过头了,像极了人们想象中的贵妃、宠妃……妖妃。
自己这般现身封妃大典,

小说《谢琰云姒》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