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现代言情> 孟宴臣孟沁

更新时间:2024-06-26 06:10:47

孟宴臣孟沁

孟宴臣孟沁 孟宴臣 著

孟宴臣孟沁孟宴臣许沁现代言情

小说《孟宴臣孟沁》,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孟宴臣许沁,也是实力派作者“孟宴臣”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愿愿处理的很好。孟宴臣熟练给她顺毛,夹了一块小羊排给她。“那是。许愿夹起小羊排,恶狠狠地咬了一口,就当是出气了...

精彩章节试读:


许愿越想越生气,忍不住哼哼两声。 总有人非得在她高兴的时候来破坏她心情。 “愿愿处理的很好。孟宴臣熟练给她顺毛,夹了一块小羊排给她。 “那是。许愿夹起小羊排,恶狠狠地咬了一口,就当是出气了。 吃完饭,被暖烘烘的太阳一照,许愿又开始犯困了。 她枕着孟宴臣的大腿,躺在沙发上,透过五指看尘埃在阳光中起舞。 “哎,孟宴臣,你说许沁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觉得我会不计前嫌的跟她当姐妹。 自从关系变了,许愿就不愿意喊他“哥”了,
林梦撑起身子,知道自已猜对了,笑嘻嘻道:“是不是你哥哥,孟总?”
“没错。”许愿诚心诚意地夸赞道:“很厉害啊,一猜就猜到了。”
林梦得意的扬扬下巴。
既然答应和孟宴臣在一起,许愿就没有遮遮掩掩的意思,不等林梦追问,她就坦率地说道:“昨天在一起的,今天请你们喝奶茶。”
“哇哦,愿愿姐万岁!”林梦欢呼了一声,笑得贼兮兮地凑过来,“怎么在一起的,详细说说。”
“想知道啊?”许愿睨了她一眼。
同为创作者,一眼就看出了林梦找灵感的意图。
“嗯嗯。”
“嘿嘿。”许愿用手指头把她戳回原处,傲娇道:“就不告诉你。”
“啊~”林梦泄气地趴到桌子上,控诉道:“愿愿姐,你变坏了。”
“好好工作,说不定我心情一好,就告诉你了。”许愿挥了挥手里的策划案,笑道:“成败在此一举。”
“那我得再去润色润色,万一愿愿姐挑出毛病,我还能找补找补。”
林梦一扫先前的泄气,很有活力的出了门。
许愿无奈地摇摇头,重新拿起策划案开始看。
还没看完一页,林梦又冒了一个头进来。
许愿头也不抬道:“好好工作,其他免谈。”
“不是啊,愿愿姐。”被误会了,林梦瘪瘪嘴,脸色复杂道:“你姐姐又来了,这次不叫孟沁,叫许沁了。”
她记得,上次许沁来的时候,两人就闹得不欢而散。
这次许沁挺着个肚子找上门,让她有些担心。
许愿听此一愣,将策划案放下。

许沁怎么来了?为什么昨天刚办的婚礼,今天就挺着肚子来公司找她?
带着满头的问号,许愿站起身准备过去见见。
路过林梦时,看着小姑娘脸上的担心,她心头一动。
拍了拍林梦的脑袋,许愿温声道:“问问大家想喝什么奶茶,你们先定,给我来一杯茉莉奶绿就好。”
“哦哦。”林梦下意识问道:“常温,七分糖,对吧。”
“嗯。”许愿又摸了摸她的脑袋,才去了休息间。
推开门,许沁已经坐在沙发上了。
许愿坐到她对面,不动声色地观察着。
许沁胖了,五六个月的肚子微微鼓起,被宽大的衣服遮住,瞧着憔悴了不少。
双手在身前不安的交错着,粗糙了不少。
到底是孕妇,许愿不愿传出苛待来客的消息,伸手给她倒了杯白开水,推到她面前。
“怀孕了,还是喝白开水吧。”
“谢谢。”许沁接过水抿了一口,朝许愿笑了笑。
“来找我有什么事吗?”许愿往后挪了挪,靠到沙发背上。
“昨天我不是和宋焰举办了婚礼吗,孟家派人送了份子钱,我还没回礼呢。”说着,许沁把旁边的红包放到桌子上。
“你知道的,现在我和孟家的关系比较尴尬。”说着,许沁恰到好处的露出了一个落寞的表情,紧接着她又努力笑了起来,“所以就想拜托你,把这份红包带回去。”
“啊对,你的那份也在里面。”许沁补充道。ļ
许沁的演技没那么厉害,许愿惊奇地发现,这段好像是她真情流露。
难道她和宋焰的婚后生活不和睦?还是她终于意识到自已做了错误的选择?
不确定,再看看。
许愿调整了下坐姿,婉拒道:“不用这么客气,红包你们留着就好。”
“那不行,这是礼节。”许沁撩了下头发,垂下眼眸,小声道:“我知道我之前做了很多错事,白费了付阿姨许多心思,还惹她伤心了……”
许愿惊呆了。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许沁居然认识到自已的错误了。
名分
“……不管怎么说,都是我的错。”许沁呼出胸口的浊气,说出了最终的目的。
“我知道,我和孟家的关系可能已经无法挽回了。但许愿,我们是亲姐妹,我不想和你的关系再闹僵了。”
许愿意外地挑挑眉,问道:“你的意思,想和我和好?”
“也不是。”许沁执拗的纠正道:“我们没有闹过别扭,不算是和好,只是想建立起正常的姐妹关系。”
确实,从来没有过没有友好的关系,也谈不上什么和好。
许愿认同了前半段,却怎么也不理解许沁的后半段。
“正常姐妹关系?”许愿打量着休息间,“我记得上次也是在这个休息间,你说你讨厌我,觉得我的出现会毁了你的生活。”
“……”许沁咬着下唇,脸色逐渐变白。
“我不认为有人这么对我,我还能心无旁骛的跟她建立起所谓的正常姐妹关系。”许愿脸色逐渐变冷。
她算是看明白了,许沁只不过是想拉近和她的关系,为自已留一个后路。
许沁急忙解释道:“那是我一时的气话。”
“气话?我可不这么认为。”许愿摇了摇一根手指,笑不达眼底道:“毕竟从小到大,你可是从来不把我放在眼里。平日里,不管我找你干什么,你都态度很冷漠,有时候还会无视我。”
许沁深知这是事实,她无从辩解,只能揪紧衣服,说道:“对不起。”
许愿简直无语了。
许沁真的很爱说“对不起”,每次一有回答不了的事情,就说“对不起”,却没有多少真心。
从来不惯着她的许愿冷哼一声,道:“对不起、对不起,你是只会说这三个字吗?对不起要是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
“……”
很好,被这么一说,许沁不说“对不起”了,启动了另一个技能——沉默。
许愿感觉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整个人气不打一处来,不耐烦地说道:“你也不用来拉拢我,我不可能跟你成为正常姐妹。你也不用想着道德绑架我,我没有道德。”
眼见着许沁眼眶微红,倔强地咬紧牙关,许愿连忙比了一个暂停的手势。
打断施法。
“别在我面前装柔弱,我不吃这套。”许愿站起身,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许沁,“我事还很多,恕不奉陪。”
“等等……”许沁连忙伸手,却只看到许愿毫不留情的背影。
垂下手,她往后仰倒在沙发上,满心懊悔自已弄巧成拙。
最近,宋焰因着工作的事脾气越来越暴躁了,她急需一个娘家人为她撑腰。
这次不成功,下次还不一定什么时候能找着由头呢。
中午,孟宴臣来找许愿吃午饭,就收获了一个气鼓鼓的侧脸。
“怎么了,气成这样?”他将打包的饭盒一一拆开,摆在桌子上。
“还不是许沁,今天又跑我公司了。”许愿转过身,蹭到孟宴臣傍边,拿起筷子准备吃饭。
“她来干什么?”
“说是来送回礼,其实说了些乱七八糟的,最后主要目的说是想和我建立正常姐妹关系。”
“那你怎么说?”
“我当然立马拒绝了,她之前当着我的面说讨厌我,我可是很记仇的。”
许愿越想越生气,忍不住哼哼两声。
总有人非得在她高兴的时候来破坏她心情。
“愿愿处理的很好。”孟宴臣熟练给她顺毛,夹了一块小羊排给她。
“那是。”许愿夹起小羊排,恶狠狠地咬了一口,就当是出气了。
吃完饭,被暖烘烘的太阳一照,许愿又开始犯困了。
她枕着孟宴臣的大腿,躺在沙发上,透过五指看尘埃在阳光中起舞。
“哎,孟宴臣,你说许沁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觉得我会不计前嫌的跟她当姐妹。”
自从关系变了,许愿就不愿意喊他“哥”了,开始“孟宴臣孟宴臣”地叫着。
被直呼大名,孟宴臣有些遗憾,但也坦然接受了。
他往后靠在沙发上,把玩着许愿的秀发,沉思了一会儿说道:“许沁这个人自私自利,以自我为中心。或许在她的世界观里,只要道歉了,所有人都必须原谅她。”
许愿听了若有所思。
倒是孟宴臣不太乐意了,他不想将这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
伸手捏了捏许愿的脸颊,将她的注意力拉到自已身上,一本正经地问道:“愿愿,你打算什么时候公布我们的关系?”
“一直也没瞒着啊。”许愿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哪怕是这个

小说《孟宴臣孟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