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资讯> 为徐泽宁霍槐徐泽宁霍槐(裴玄郑潇和)完本小说阅读_完本小说免费为徐泽宁霍槐徐泽宁霍槐(裴玄郑潇和)

为徐泽宁霍槐徐泽宁霍槐(裴玄郑潇和)完本小说阅读_完本小说免费为徐泽宁霍槐徐泽宁霍槐(裴玄郑潇和)

时间:2024-06-26 06:11:19编辑: 裴玄

现代言情《为徐泽宁霍槐徐泽宁霍槐》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裴玄”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裴玄郑潇和,小说中具体讲述了:他颤抖着手,将信取了下来,信上写道:若不想你妻儿老母丧命,明日午时,独自一人来城外客栈。御史大人一下瘫软在地,他愣愣的看着这封信。他想,完了,全完了。不去妻儿老母性命不保,去了以后他人头不保...

第1章


郑潇和从龙椅上下来,伸手将他从地上扶起来,一脸喜色:“皇兄不必客气,这十年你辛苦了,竟然回来了,朕就不会亏待你。 “多谢皇上。 郑潇和在百官面前故作兄弟情深了一番,连着关怀了还几句。 看到这一幕,当年皇后一党的大臣都有些热泪盈眶。 梁王当年天资聪颖,生母又是皇后,在朝中自然有追随者。 下朝后,梁王被封为亲王,暂居宫中,等宫外的梁王府建好了在搬出去。
一支利箭擦着他脸飞过,他脸上被划了一道血痕。
箭插在他身后的柱子上,转头看去,箭上还有一封信。
他颤抖着手,将信取了下来,信上写道:若不想你妻儿老母丧命,明日午时,独自一人来城外客栈。
御史大人一下瘫软在地,他愣愣的看着这封信。
他想,完了,全完了。
不去妻儿老母性命不保,去了以后他人头不保。
第二日,午时。
御史大人一个人骑着马,来到了城外的客栈。
客栈空无一人,他将马拴在柱子上,冲里面喊:“有人吗?”
‘嘎吱’一声,客栈的门被打开,裴玄笑容满面从里面走了出来。
“御史大人。”
御史大人的脸色很不好:“你是徐泽宁派来的吧?说吧,要我做什么?”
裴玄笑容更甚:“御史大人果然是爽快人,那我就直话直说了吧,将军想要郑潇和谋害先皇的证据。”
“这……这个不行,换一个。”御史大人神色为难,他不是傻子,没有真的像嘴巴说的那样,将证据全毁了。
帝王之心难猜,他总得给自己留一点退路。

裴玄神色瞬间冷下来,语气暗含威胁:“御史大人,我可不是在和你商量,人还在我们手上呢,大人可要想清楚了再说话。”
“你……”
裴玄不敢真把人逼急了,循循善诱道:“帝王心思难猜,大人能保证将来郑潇和不会忘恩负义,怕你威胁到他的皇位,然后将你杀了吗?”
御史大人低头不语,他心里又何尝不清楚呢,伴君如伴虎。

见他神色松动,裴玄再接再厉:“只要御史大人肯帮我们,我们承诺定保你家人和你性命无忧。”
御史大人眼一闭,反正横竖都是死,不如拼一把:“好,我答应你们,但你们一定要保我和我家人性命无忧。”
“这是自然,大人,不知证据在哪?”
御史大人从怀里掏出一个药瓶:“这是皇上献给先帝的安神药,先帝患有头疾,夜里时常头痛到睡不着,太医院的太医献上的方子效果都不大,皇帝不知从哪里得来的一个药方做成了安神药献给先帝,效果意外的好,太医查验证了也没有毒,先帝便拿来日常服用,还夸皇上有孝心,但是这药里面有一味药材,长期服用会产生依懒性,如果一次性服用量过大就会心梗致死。”
裴玄接过药瓶,打开闻了闻:“什么药材?”
“我也不知,这个药材好像是别国的。”
“你是郑潇和亲信,怎么会不知?”裴玄疑狐的看着他。
“冤枉啊,皇上这药都是从一位神秘人哪里买的,都是做好了现成的,皇上不方便出宫,所以每次都是由我跟那个神秘人联系,然后将药带进来。”
“先帝难道就没有会有怀疑吗?”
“当然怀疑过,只不过被皇上应付过去了,再加上这个安神药效果确实好,而且太医院也查过没有危害。”
裴玄点点头:“行吧,除了这个还有什么证据吗?”
“还有我与那黑衣人来往的书信,皇上的也有。”
裴玄满意的点点头:“好,此时我会禀告给将军,至于郑潇和那边,大人应该知道怎么办。”
“知道知道,不知我家老母和妻儿现在在何处?”
“这个大人你就不用担心了,有好吃好喝伺候着,等此时了结了,定将大人的家人平安交到你手上。”
“好。”
傅宅书房。
“将军,就是这个。”
徐泽宁接过裴玄递过来的药瓶,放在眼前看了看:“梁王殿下还要多久到达京城。”
“明日。”
“好!”徐泽宁紧紧捏住药瓶,眼底杀气尽显。
次日。
梁王抵达京城。
朝廷派来的人前去迎接。
“殿下一路辛苦了,臣先带你去休整一番,稍后带您进宫面圣。”
梁王全名叫郑子梁。
大晟当时打了败仗,国库空虚,敌国提出交出嫡长子,为期十年。
就这样郑子梁在十二岁的时候就被送往敌国,他本是皇后所生,又是先皇第一个皇子,从小便被觊觎厚望,他也很争气,聪颖机智。
天子骄子,一朝跌落神坛。
被送往敌国,十年来忍辱负重。
梁王长相阳刚,他敛下眼中翻涌的情绪:“多谢大人。”
“殿下客气了。”
梁王被安置在驿站内。
他刚打开房门就看见里面站着一个人。

“回来了?”
梁王的语气有些惆怅:“是啊,回来了,一眨眼已经十年了。”
徐泽宁笑了笑,上前与梁王抱了抱:“辛苦了。”
他曾是梁王的伴读,跟了梁王几年,感情深厚。
梁王离京时,徐泽宁就发誓等他回来,一定会帮助他重新登上皇位。
如今,他也算是遵守了承诺。
“过几日,我会当着百官的面,揭发郑潇和的罪行,你只需安心等待即可,”
“好。”好友多年未见,梁王不禁有些热泪盈眶。
次日,一大早,梁王被人迎进宫。
梁王看了看儿时熟悉的大殿,缓缓朝里面走去。
百官已经在里面等待许久,不停的朝门口张望,郑潇和也看着门口。
他是不受宠的妃子所生,比梁王小一岁,从小天资就比不上梁王,还是在梁王送去敌国之后才渐渐落入人眼中,被先帝封为太子。
此时,一个身材高大的人走了进来。
众人赶紧跪下:“恭迎梁王殿下回京。”
梁王走到郑潇和面前跪下,给他行了个大礼:“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郑潇和从龙椅上下来,伸手将他从地上扶起来,一脸喜色:“皇兄不必客气,这十年你辛苦了,竟然回来了,朕就不会亏待你。”
“多谢皇上。”
郑潇和在百官面前故作兄弟情深了一番,连着关怀了还几句。
看到这一幕,当年皇后一党的大臣都有些热泪盈眶。
梁王当年天资聪颖,生母又是皇后,在朝中自然有追随者。
下朝后,梁王被封为亲王,暂居宫中,等宫外的梁王府建好了在搬出去。
郑潇和忌惮梁王,准备放在眼皮子底下监视。
郑潇和脸上全没了在朝上的喜色,眉眼阴云密布:“梁王为何回京,查到了吗?”
御史大人跪在地上按照徐泽宁的指示,如实说道:“回圣上,探子来报,说是有人花重宋将梁王赎了回来,黍国人见钱眼开,想着十年之期将至,也不差这几个月就将人给放了。”
“荒谬!那个人是徐泽宁?”郑潇和皱眉。
“不确定,这个还没有打探清楚。”
郑潇和拂袖:“那就快去给我查!”
“是,臣这就去查。”御史大人低着头离去。
郑潇和跌坐在椅子上,脸上乌云密布,神眼底划过一丝慌乱。
儿时被梁王压制的阴影一直围绕着他,他从小就没比赢郑子梁,连太子之位还是捡漏得来的。
其实他资质不差,但郑子梁太优秀了,还有他身边那个徐泽宁,一样耀眼的让人眼红。

小说《为徐泽宁霍槐徐泽宁霍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徐泽宁霍槐徐泽宁霍槐

为徐泽宁霍槐徐泽宁霍槐

作者: 裴玄 类型:1状态:连载中

现代言情《为徐泽宁霍槐徐泽宁霍槐》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裴玄”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裴玄郑潇和,小说中具体讲述了:他颤抖着手,将信取了下来,信上写道:若不想你妻儿老母丧命,明日午时,独自一人来城外客栈。御史大人一下瘫软在地,他愣愣的看着这封信。他想,完了,全完了。不去妻儿老母性命不保,去了以后他人头不保...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