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现代言情> 徐应淮姜知意全集

更新时间:2024-06-27 06:12:53

徐应淮姜知意全集

徐应淮姜知意全集 徐应淮 著

徐应淮姜知意全集徐应淮姜知意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徐应淮姜知意全集》,主角分别是徐应淮姜知意,作者“徐应淮”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话都说到这里了,徐应淮便继续问她没曾想,徐应淮竟是以为她们母子二人是被抛弃了。上次自己在医院被问道孩子爸爸的时候,她明明说的是“他有事”啊。徐应淮为何现在又是这样以为的。姜知意想不通,也一时想不到答案回复他...

精彩章节试读:


老人都那样说了,徐应淮最后只能应允了。 挂了电话,徐应淮还没有说话,姜知意就说: “你不用担心我,我在家等你回来。 徐应淮低头看她,眼睛闪过一丝亮光,问她: “你跟我一起回家过年好不好?” 姜知意像是受惊一样,从他怀里抽离了一些。 然后摇了摇头。 徐应淮以为是自己进展太快,吓到她了。 他赶紧给自己台阶:“丑媳妇早晚也是要见公婆的。 姜知意抬头看他,什么也没说。 话都说到这里了,徐应淮便继续问她
没曾想,徐应淮竟是以为她们母子二人是被抛弃了。
上次自己在医院被问道孩子爸爸的时候,她明明说的是“他有事”啊。
徐应淮为何现在又是这样以为的。
姜知意想不通,也一时想不到答案回复他。
气氛沉默了三四分钟,徐应淮轻笑一声:“不想提,就算了。”
姜知意只能顺势而为,淡淡的“嗯”了一声。
徐应淮更觉得自己可悲了。
她还对那人情深意重,都离开她了,她也没有一句不满的话。
徐应淮又反悔了,他放下筷子,又问:“他以前对你很好吗?”
好到,你愿意为他生孩子。
徐应淮想起来,有一次春节。
姜知意的妈妈远在国外,他本来想留在景园跟姜知意一起过年的。
却被爷爷一个电话叫了回去。
老人家虽然还精神抖擞,但是毕竟年纪大了,竟然说出:我还能让你陪我过几个春节?
徐应淮当时加完班,累的在沙发上抱着姜知意温存。
手机就放在茶几上,开着外放。
老爷子的声音就飘了出来。
姜知意在他说今年不回去过年的时候,就轻锤了他一拳。
说是一拳,就跟挠痒痒一样。
他还顺势握住了白嫩柔软的小手。

老人都那样说了,徐应淮最后只能应允了。
挂了电话,徐应淮还没有说话,姜知意就说:
“你不用担心我,我在家等你回来。”
徐应淮低头看她,眼睛闪过一丝亮光,问她:
“你跟我一起回家过年好不好?”
姜知意像是受惊一样,从他怀里抽离了一些。
然后摇了摇头。
徐应淮以为是自己进展太快,吓到她了。
他赶紧给自己台阶:“丑媳妇早晚也是要见公婆的。”
姜知意抬头看他,什么也没说。
话都说到这里了,徐应淮便继续问她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姜知意有点落荒而逃了。
她迅速起身,说口渴了,要去喝水。
他那时候可是安全感爆棚,即使知道对方有所顾虑,却并没有打算放过她,冲着她的背影说:
“我们赶紧结婚,持证上岗。”
姜知意以为她当时跑了,话题就结束了。
没想到晚上徐应淮把她压在身下,一遍遍的问她,想要男孩还是女孩。
姜知意躲在他的怀里,还是以沉默回应。
徐应淮看她闭上了眼睛,把人圈在怀里,又给自己找台阶:
“晚点要宝宝也好,我也喜欢过二人世界。”
却没看到怀里的人眼睫动了动,眼尾湿润。
姜知意听见他问的这句话。
猛然抬头看他,亮晶晶的眼眸里带着不可置信。
像是不相信对面的人竟然出尔反尔。
刚才明明他说“不想提,就算了”的。
看他面色不虞,明明问这个问题也是对自己的挑战。
又何必为难了自己,又为难了她呢?
她叹了口气,简单的回答:“嗯。”
徐应淮握着杯子的手指用力到泛白。
所以她离开他是因为他对她还不够好吗?
创业初期的他的确是忙的分不开身,经常到处出差。
但是他只要一有时间就会陪着她。
出差的时候,一忙完就给她打电话。
行程细致报备。
怕她自己在家无聊,让唐林阳随时“侯旨”。
她喜欢的味道,他再也没有换过香水。
她不喜欢他抽烟,他一句话都没说就开始戒。
她不喜欢他身上有酒的味道,出去应酬完一回家他总是先去洗澡,才敢抱她。
明明是捧在手心的人,为什么他还是不够好?
他捏挪一声,像是犹豫,像是怀疑,还是问了出来:“有多好?”
姜知意不知道这个问题要怎么回答。
好的概念是什么?
跟他比,没有人比他更好。
也没有人比他对她更好。
姜知意控制不住眼睛的湿润,闭了闭眼,却还是开不了口。
徐应淮觉得空气中有点缺氧。
姜知意把眼泪藏起来,站起身来,声音不大但是带着坚决:
“领带还我吧。”
徐应淮抬头看着站起来的人,神色恢复淡然。
他把领带递给她。
姜知意拿到东西就转身往外走。
身后传来一句:“我对你不好吗?”
一物降一物
姜知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下去的。
逃的太快,在拐角处差点撞到人。
她头都来不及抬,低声说了声抱歉便跑下了楼去。
孙池良看着背影愣了愣。
他走进包厢的时候,只有徐应淮一个人。
指尖处星星点点,冷峻的脸庞,冷冰冰的眼神。
徐应淮的对面,还放着一副用过的餐具。
看来刚才不小心撞到的人就是他今天的一起吃饭的人。
孙池良走过去,选了一个跟他相隔一个座位的地方,坐下。
眼神里还是那样充满玩味,说出口的话都带着轻佻:“怎么了这是?”
徐应淮点了点烟灰,没有搭理他。
“谈崩了?”
孙池良又走过去从橱柜拿出一副新餐具。
徐应淮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谈?
也不知道算不算崩。
“说说呗,我还能帮你分析分析。”
徐应淮抬眼看她这,有些嘲弄:“就你?”
一个连爱都不敢说出口,只敢留恋花丛的懦夫,现在要来帮他分析感情了。
孙池良不在乎他的嘲笑,一边吃一边回他:
“知不知道有句话,当局之迷旁观者清啊。”
半斤八两的人,还嘲笑他。
徐应淮抽完一根,又点了一根。
孙池良拦他:“别让我抽二手烟,行不行?”
徐应淮冷嗤一声,指尖开始有星火。
孙池良吃了几口,冷掉的菜,质感不好了,放下筷子。
看着对面的人:“听说,她带回来了一个孩子?”
这个听说,也就是唐林阳了。
徐应淮淡淡的嗯了一声。
“多大的孩子啊?”
徐应淮想起那天看到的出生证明,自己意识到是一回事,别人如果意识到,不免显得自己更凄凉。
他没回。
孙池良便知道了意思,但是还是又确定了一遍:“确定不是你的?”
徐应淮又嗯了一声,脸色看起来更冷了。
孙池良却是不地道的哼出了声:“有意思。”
徐应淮扔去一个白眼。

小说《徐应淮姜知意全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