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现代言情> 贺知非晏十鸢娘子在上病弱贺三爷宠妻宠上瘾贺知非晏十鸢

更新时间:2024-06-28 06:12:45

贺知非晏十鸢娘子在上病弱贺三爷宠妻宠上瘾贺知非晏十鸢

贺知非晏十鸢娘子在上病弱贺三爷宠妻宠上瘾贺知非晏十鸢 贺知非 著

贺知非晏十鸢娘子在上病弱贺三爷宠妻宠上瘾贺知非晏十鸢贺知非裴笑现代言情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贺知非晏十鸢娘子在上病弱贺三爷宠妻宠上瘾贺知非晏十鸢》,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贺知非裴笑,故事精彩剧情为:“去!”男人点漆的双眸映着火光,眼里的温柔一下子涌出来,看得晏十鸢心神晃了晃,鬼使神差的又补了一句:“谁让三爷这么有情有义呢!”贺知非无声笑了,心里的不安也淡一些,“半个时辰后咱们出发。”……怕有大雨来,两人弃马坐车,贺知非亲自驾车。奇怪的是,马车到了山脚下,老天爷光打闪、响闷雷,一滴雨也没落下来。...

精彩章节试读:


能不黑吗? 郑玉老将军的那座宅子,少说也有几十个年头,早不塌,晚不塌,偏偏塌在新帝登基后。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好好的墙怎么会塌? 就算是雷劈,那也只能劈开一个角,不会是整个四面的围墙,都轰然倒塌。 这不见鬼了吗? 想到这里,裴笑脸色倏的一变。 今儿个又是清明,清明祭拜的还真是鬼。 郑家那案子,吴关月父子并不是真凶,会
地看着贺知非,扔下一句“秘而不宣,真兄弟也”便摇摇晃晃走了。
贺知非蹲下来,“这位大侠打什么哑谜呢?”
晏十鸢不是多嘴的人,既然小裴爷没和三爷说,自然就有他没说的道理。
她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又问:“清明节,你过来做什么?”
“约你去给我的好兄弟烧个纸,上个香。”
贺知非把头低下一点,看着她的眼睛:“去不去?”
他的好兄弟是郑淮左。
“去!”
男人点漆的双眸映着火光,眼里的温柔一下子涌出来,看得晏十鸢心神晃了晃,鬼使神差的又补了一句:
“谁让三爷这么有情有义呢!”
贺知非无声笑了,心里的不安也淡一些,“半个时辰后咱们出发。”
……
怕有大雨来,两人弃马坐车,贺知非亲自驾车。
奇怪的是,马车到了山脚下,老天爷光打闪、响闷雷,一滴雨也没落下来。
步六见车里下来个白白净净的姑娘,刀子似的眼睛直往贺知非身上剜。
贺知非不慌不忙,并且大大方方:“晏十鸢,我心里的人。”
步六一听,整个人下意识地转过身,生怕再迟一瞬,自己这副大老粗的样子,会吓到人家姑娘。
小主子,你好歹派人来说一声哎,我这副样子……
哎啊!
早知道今儿个就打扮打扮了。

“晏十鸢。”
贺知非打了一路的腹稿。
“这位是步六步将军,我好兄弟,以前在郑玉老将军的手下当过兵。我和他是在抓鞑靼的细作时,不打不相识的。”
晏十鸢一听是郑老将军从前的兵,立刻走到步六面前,一抱拳:“步将军,失礼。”
她,她,她冲我抱拳!
步六从未见过这么落落大方的小姑娘,也从未见过哪个小姑娘的瞳仁这般黑,这般亮。
他慌忙挤出一个笑,“晏姑娘,我是个大老粗,你,你别介意。”
晏十鸢:“保家卫国的大老粗,又生得一副仁义心肠,我敬佩都来不及,为何要介意?”
步六:“……”
他眼珠子朝贺知非瞧过去:小主子,眼光可以啊。
废话!
必须可以。
贺知非咳嗽一声:“这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下,我们赶紧上山。”
步六想着人家小姑娘娇滴滴的,忙把自己的马牵过来,“晏姑娘,我拉你上山。”
“不用,我能爬!”
晏十鸢不仅能爬,一路气息都很稳。
步六忽然明白过来,小主子为什么要把人带来,老将军瞧见了,一定喜欢啊!
不过小半个时辰,三人就到了郑家坟茔。
步六将事先预备下的祭品,一一摆在坟前,又点上两根蜡烛,蜡烛中间放一只香炉,炉里插上三支香。
一切妥当,贺知非上前磕头行礼。
他磕完,步六也跟着磕了三个头。
晏十鸢没有动,只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磕完头,贺知非和步六开始绕纸,火光照映下,两人想着从前的过往,脸色都十分凝重。
步六见晏十鸢不跪不拜,总觉得不是个事。
虽说没行过礼,但小主子既然把人带来了,好歹也要尽一尽孝心。
他抓着一把纸钱,塞到晏十鸢的手里。
“晏姑娘,你也烧一点。”
“好!”
晏十鸢在贺知非身旁蹲下,扔了几张纸钱下去。
纸碰到火,很快就燃烧起来。
就在这时,一道惊天响雷打下来,把三人都吓了一跳。
同一瞬间,十几里外的四九城,忽然电闪雷鸣,狂风夹杂着暴雨,倾盘而下。
那雨又大又急,根本就是砸下来的。
那雷更是响得离谱,简直惊天动地。
路上的行人,吓得纷纷抱头鼠窜。
一片慌乱中,轰隆一声巨响,四九城的大地轻轻晃动了几下。
第七百六十二章墙塌
皇宫。
御书房里。
裴笑跪在地上,脸上一派淡定,心里早就火急火燎,抓耳挠腮,五脏俱焚。
一个时辰,他已经在御书房里整整跪了一个时辰,腿都麻了,新帝竟然还没有开口问一句话。
他娘的,这是打算温水煮青蛙,把他活活跪死吗?
还有边上这位姓蔡的死太监。
皇帝不开口问,你倒是主动说话啊,堂堂北司掌门人,胆子难道跟我小裴爷一样大。
还当什么锦衣卫?
几个惊天响雷过后,裴笑终于忍不住,决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自救一下吧。
“陛……”
刚起头,裴笑只觉得膝盖下的青石砖晃动了几下。
啥情况?
地动了?
裴笑赶紧抬头,却见新帝停下手中的笔,有些狐疑地看了内侍一眼。
显然,他也感觉到了刚刚那几下的晃动。
“陛下,奴才去瞧瞧怎么回事?”
新帝摆摆手,目光一低,与裴笑的对上,吓得裴笑赶紧敛眉低头。
刚低下,又昂起来,他深吸一口气,道:
“陛下,臣以裴家列祖列宗起誓,奏章里所写五百个字,字字是真,若有一个字假,请陛下赐我一个……”
“五马分尸如何?”
呃?
吓唬吓唬,还是来真的?
裴笑咬咬牙,硬着头皮道:“五马分尸就五马分尸!”
新帝目光一偏,“蔡大人呢?”
蔡四尖着嗓子,“臣与裴大人一样,奏章里句句是真,若有一句是假,请陛下赐臣死罪。”
“好一个赐臣死罪!”
新帝:“你们的奏章里,一个称丧钟不鸣,一个称喜钟不响。丧钟不鸣,说明先帝德行有损;喜钟不响,是不是朕不配坐在这个皇位上?”
裴笑和蔡四一听这话还得了,赶紧伏在地上,齐声道:“臣等绝无此意,请陛下明鉴。”
新帝冷笑一声:“来人,把这两个……”
“陛下,陛下,大事不好了……”
内侍跌跌撞撞的冲进来,一直冲到新帝面前,扑通跪下。
“回陛下,郑,郑玉老将军府的围墙,全,全部塌了。”
“什么?”裴笑惊得脱口而出。
一看所有人的视线都看过来,他又赶紧把嘴死死捂上,伏在地上装死不动。
新帝脸色阴沉,“为什么会塌?”
内侍心说他哪里知道呢。
“外头来报,只说一声惊雷后,四面围墙轰然倒地,没,没说为什么会塌。”
新帝怒喝:“还不赶紧派人去查。”
“是。”
内侍跌跌撞撞又跑出去。
裴笑趁机抬起一点头,偷瞄了眼新帝的脸色,脸色着实难看,一会白,一会青,最后直接黑了。
能不黑吗?
郑玉老将军的那座宅子,少说也有几十个年头,早不塌,晚不塌,偏偏塌在新帝登基后。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好好的墙怎么会塌?
就算是雷劈,那也只能劈开一个角,不会是整个四面的围墙,都轰然倒塌。
这不见鬼了吗?
想到这里,裴笑脸色倏的一变。
今儿个又是清明,清明祭拜的还真是鬼。
郑家那案子,吴关月父子并不是真凶,会不会是郑家一百八十口的鬼魂在作祟,要找出真正杀害他们的凶手?
这时,新帝双手撑着椅把手,艰难起身,慢慢走到跪着的两人面前。
裴笑感觉后颈一凉,心想是死是活,左右就是这一句话了。
“陛下,臣觉得此事和钟敲不响,都非人力可为。”
他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臣的身家性命是小事,但万一是老天预警郑家的血案有蹊跷……”

小说《贺知非晏十鸢娘子在上病弱贺三爷宠妻宠上瘾贺知非晏十鸢》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