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现代言情> 灵魂人物心月不安

更新时间:2024-06-29 06:11:44

灵魂人物心月不安

灵魂人物心月不安 沈屿安 著

灵魂人物心月不安沈屿安林洛川现代言情

《灵魂人物心月不安》是由作者“沈屿安”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沈屿安屿安是小说《灵魂人物心月不安》的主要人物,原创作者沈屿安倾心所创的一本言情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身体一下被抽去了力气,跌坐在地上许久。久到他和苏瑶已经不在我视线里,地毯上的毛也变得缕缕分明。胃里一阵翻滚...

精彩章节试读:


灵魂人物心月不安(沈屿安屿安)推荐给大家:我喜欢这两个主角,认可并赞同他们的人生观。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叹,只要是读过的人,都懂。 因为爱情让我动容,更因为书中溢出的满满的让我温暖的东西。 因为爱情不是推让,爱情不是顺其自然,爱情就是需要强硬,这是我最喜欢这本书的地方。…

沈屿安屿安是小说《灵魂人物心月不安》的主要人物,原创作者沈屿安倾心所创的一本言情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
身体一下被抽去了力气,跌坐在地上许久。
久到他和苏瑶已经不在我视线里,地毯上的毛也变得缕缕分明。
胃里一阵翻滚。
我奔向浴室,拧开了水龙头,猛烈的水柱冲刷着嘴唇,又苦又咸。
不知冲了多久,嘴唇已经冷到没有了知觉。
就像那年的冬天。导师带我们去户外写生。
手已经冻到快没知觉时,突然响起「噗通」一声,湖面激起水花,露出一个女生的脑袋。
我丢下画笔,朝她跑去,却被导师拦了下来。
「她在冬泳呢。」
「可,她没有手啊!」
导师笑着拍了拍我耸起的背:「但她拿到了冬季残奥会游泳冠军。」
她就像一条美人鱼般在水中畅游。
没有人规定没有手就不能游泳。
也没有人规定,必须用右手画画。
我打开曾经的画袋。
虽然画纸已经脱胶,但是彩虹依旧存在。
如果,如果我能画画。
就配活着了吧。
7
我悄悄背上画袋去到一个僻静的公园角落。
再次拿起画笔,却止不住得微微颤抖。
我不记得深呼吸了多少次,才压抑住心里的恐惧。
看着眼前的画,绿水青山不复在。
内心那最后一丝光亮灭了。
我绝望地将它揉作一团,紧紧攥在手里。
眼泪落在粉色裙子上,变得殷红。
「江心月。」
我胡乱地抹了把脸上的泪,转过身去。
阳光太刺眼,看不清那张脸,声音却很温柔。
「怎么哭成这个样子。」
他拿出纸巾抚过我的左脸。
凑近了,才认出他是曾经被我无情拒绝过的林洛川。
「那次地震之后,听说你谈恋爱了,看来那家伙也不怎么样嘛。」
他语气淡淡的,继续用纸巾擦拭我的右脸:
「要不要试试和我在一起?」
我的脸颊因羞愤涨得通红。
别过脸去,躲过他的纸巾。将右手藏在身后,不让它公之于众。
他从我左手心挖出那团纸。
「画得不错。」
我伸手去抢,可他捏得太紧,画被撕成了三片。
目光正好对上他的眼睛。
心底的酸又翻上来,湿了眼眶。
他突然慌了,把我拥入怀中,柔声道:
「心月,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是真觉得画得好。明暗和色彩,都很好。」
我捶打着他后背,却怎么也挣不脱那紧紧的拥抱,冰凉的泪落在他脖颈,鸡皮疙瘩耸立。
他在我耳边重复着:「我是认真的,你不想试试我吗?」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他放开了我,是妈妈的电话:
「月月,屿安的电话怎么打不通,医院那边说账户上的钱不够了,再不续上就要关了你爸爸的ECMO。」
林洛川指着自己,无声地说着:「找我。」
面对妈妈几近垂泪的声音,我强忍颤抖应下:
「妈,知道了,我去找他。」
和林洛川分开时,他往我手里塞了张名片。
洛川映画创始人——林洛川。
8
我是在沈屿安公司找到的他。
秘书辛迪通知他时,透过玻璃,他意味深长地瞥了我一眼,嘴唇对着辛迪动了动后,苏瑶来了。
她径直走进沈屿安办公室,许久没出来。
久到其他人忍不住议论。
「沈总平时最在意江小姐了,怎么今天让她等这么久?」
「也许有什么正经事耽误了吧。」
「哪有什么正经事,我看呀,是小三要上位喽。你们听,里面的笑声多大呀。」
「啧啧啧,男人果然都是喜新厌旧的。」
「嘘!你小声点,别被沈总听见了!」
……
辛迪给我送了第三杯咖啡:「尝尝这杯茉莉海盐拿铁,沈总可能遇到工作上的麻烦事了。」
我抿了一口咖啡,很咸,也很苦。
「那我晚点再找他吧。」
我放下咖啡,刚起身,沈屿安办公室的门打开了。
「江心月,你要去哪?」
「你太忙了,我晚点再来。」
他靠在门框上,俯视我:「忙完了,有什么事你说。」
苏瑶从他身后走出来,软软的声音里带着小委屈:「沈总,你有事的话,我就先去忙了。」
她刚迈出一步,就被沈屿安用力揽住腰朝身边拉。
「你不用走。」
苏瑶一副小鹿惊慌的模样,身体比声音还柔软,顺势瘫在沈屿安怀里。
我朝他们靠近,沈屿安拦住了我,语气冷冽:
「你就别进去了,在这里说是一样的。」
我望着停下的脚尖,用极低的音量说:
「医院说账户上的钱不够了,明天就要停ECMO。」
「嗯?」沈屿安提高了音量,「所以呢?」
我左手指甲已经嵌入皮肉,咬了咬牙根:「借我点钱。」
他突然大笑:「借?用你身上那二两肉还吗?」
我低下了头,说不出话。
他停止笑声,揶揄道:「你要钱的话,去求瑶瑶,她同意了,我就送给你。」
苏瑶听后撒娇道:「沈总,别开玩笑了,我哪做得了这个主。」
沈屿安将她搂得更紧了些:「我说你做得就做得,听话,看看她怎么求你。」
他又想羞辱我,夺走我最后一丝尊严。
我走近他,温柔笑道:「屿安啊。」
手却狠狠落在他脸上:「我不需要。」
身后一片惊呼,他愣怔着。
我头也不回地转身走进电梯,手里摩挲着林洛川的名片。
听见辛迪在他身旁说:
「江小姐哭了。
「要我把她追回来吗?」
「咚」的一声,墙面掉落许多泥沙,沈屿安话里冒着火星:
「追什么追,她根本离不开我。
「等着看吧,明天她就会再来求我,到那时,可没现在这么容易!」
9
电梯里,我拨通了名片上的电话。
「是你吗?江心月。」
我咬着唇,不知怎么开口。
「我在华茂大厦,过来吗?」
「好。」
见他之前,我补了妆,还换了件衣服。
找到洛川映画时,他在办公室,透过玻璃向我招手。
走近的路上,我不停地告诉自己——只要不是沈屿安,就行。
进门后,我脱去外套,露出里面的紧身吊带裙。
他盯着我,双颊突然绯红,抓住外套往我身上披,语气有些责备:
「这几年,你都谈的什么恋爱。」
我抬起头,噙着泪问他:「我需要钱,你能借我吗?我以后会还的。」
他扣住我的肩膀,眉头紧蹙:「你是打算用这个还吗?」
我咬着唇低下头,不敢说话,也不敢掉眼泪。
他捧起我的脸,「你怎么老低着头,我认识的江心月从不低头。」
心被浸在柠檬里的针扎了一下,眼泪夺眶而出。
「我早就不是那个我了!」
他吻着我的眼,轻轻说道:「和我在一起,钱都给你,来吗?」
我望向他,曾经那头粉色短发已经成黑色,帅气的脸庞也褪去几分桀骜。
「我还有选择吗?」
他按下百叶窗的开关。
一片漆黑中,吻上了我的唇:「没有。」
10
那天,他只是吻了我,并没有要我。
他按承诺给爸爸医院的账户续上了费。
我们一起去医院时,妈妈很平静,抚着我的手,温柔道:
「你自己的人生,你自己能做主。」
说完,便回病房,坐在病床旁慢悠悠地削苹果,爸爸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
走出医院时,不知道为什么又想掉眼泪。
林洛川没说话,也摸了摸我的头。
那之后,他像曾经的沈屿安一样。
我们吃饭、逛街、看电影,就像平常情侣一样。
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我断臂的真正原因。
但林洛川仍然没有半点嫌恶。
他会帮我擦洗假肢,还会学着帮我佩戴。
他的动作总是轻轻柔柔,生怕弄疼我。
其实那点疼,我早就习惯了。
11
有一次,辛迪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沈屿安最近总是频繁看手机,也不怎么亲近苏瑶了,问我能不能给他发个消息。
我让她帮我转达:「沈屿安,我不要你了。」
她听到后,沉默了一会儿,匆匆挂断电话。
忙音之前,隐约听见砸东西的声音。
第二天,我被妈妈叫去了医院,因为沈屿安在医院发疯。
我和林洛川赶到时,整层楼都是他的咆哮声。
「江心月呢?她人跑哪去了?」
见到我们出现,他眼里闪过一丝震惊,上下打量着林洛川。
「难怪,原来你勾搭上别人了。」
他走近林洛川,讪笑道:「你知道江心月是残废吗?别被她的脸迷惑了。」
接着又想掰我的假肢,不过被林洛川抢先挡住,凶狠道:
「她会疼!」
我才发现林洛川很高大,能把我整个人挡在身后。
沈屿安推搡着他:「你知道她是我女朋友吗?」
林洛川轻笑一声:「据我所知,你的女朋友是瑶瑶,是娇娇,偏偏不是江心月。」
旁边的大爷大妈突然议论起来。
「哎哟,还以为是个痴情种,没想到是个渣男啊。」
「是呀,自己出轨了还有脸到医院来闹。」
「那个男的看面相很可怕,掐指一算,他要闹事。」
「那赶紧叫保安来啊!」
……
果然,沈屿安气不过就直接动手了。
两个大男人厮打在一块,还是保安来了才将他们分开。
沈屿安被带走时,大叫着:「江心月,你只能爱我!你必须爱我!」
说实话,我有时候真搞不懂沈屿安的大脑结构。
12
回去后,林洛川接到了一个电话,聊了许久。
「心月,白老知道我们在一起,为我们高兴。」
白老是我曾经的导师。
「他怎么知道了?!」
「我也考了他的研。本来是为了你,可是刚入学就听到你退学的消息。」
我不禁垂眸,小声道:「他老人家还好吗?」
林洛川将脑袋塞在我脸下面,盯着我。
「他问我,你有没有继续画画。」
「……」
我的左手突然被他五指交叉缠住,他的语气异常坚定:
「左手也可以的,心月,以你的天赋,可以的。」
我抬眸,看着他期待的眼神,心里的鼓好像平静了一些。
真的可以吗?
13
我慢慢尝试着用左手画画。
很辛苦,真的很辛苦。
不是因为累,而是那种从心底泛起的无力感。
脑海中的画面,无法重现在画纸上。
可每次那种无力感快要将我吞噬时,总有阳光驱散它们。
也许,林洛川才是我真正的光。
因为他的鼓励,我的心态越来越平稳。
持续的练习、练习、练习,让我的画技逐步提高。
可平静的日子总有人想打破,这次是苏瑶。
我不知道她怎么找到我的,但她来的时候气势汹汹。
「江心月,既然沈总已经不要你了,那麻烦你自重一些,别还是对他余情未了。」
「???」
「你别装傻,沈总每天不停地看手机,肯定是你给他发消息,骚扰他,求复合!」
苏瑶咬着牙,恨透了我的模样。
我想了想:「嗯,你说的对,我都忘了。」
我当着她的面,点开那些小红点。
江心月,给你个机会,今天回来,我还会原谅你。
江心月,你真狠,自己爸爸的命都不要了。
江心月,你他妈哪来的钱?怎么不接电话?
江心月,你在哪?别挑战我的底线!
江心月,没我的允许,你不准离开!
……
苏瑶红润的脸颊越来越白,眼神里是说不清的复杂。
我又当着她的面,拉黑了沈屿安的所有联系方式,冷冷道:
「替我告诉他,别再烦我,他没有自己的生活吗?」
苏瑶撇着嘴贱,也许是自知理亏,故意揶揄我:「也不知道你这残疾有什么好,让他老念着。」
我没忍住,在她右脸上扇了一巴掌:
「我好就好在,不会知三当三。」
又补了一句:「不过那种渣男,留给你一个人用吧。」
她气急败坏地举起手,却在我身后袭来一股暖流时放下了。
我转过头去,是林洛川。
苏瑶骂道:「你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便扭着腰走了。
14
林洛川举着手机,激动地抓着我:「心月,上海那边说有适合你爸爸的肺源!」
我大脑被冲击到瞳孔不停晃动。
他摇晃着呆滞的我:「傻瓜,怎么呆住了,叔叔以后不用每天躺在病床上了!」
他把我的眼泪从眼眶中晃了出来,泪如雨下。
终于等到了这天。
「不过,我们这医疗水平还不能做换肺手术,正好叔叔最近情况稳定,我打算安排他去上海进行肺移植。」
林洛川郑重地告诉我:「我已经联系好了那边的医生,等我们过去就直接进手术室。」
我捂着脸,泪水从指缝中滑落,呜咽道:「林洛川,我不知道该怎么谢你。」
他替我擦了擦脸:「爱我吧,好吗?」
我碰了碰他的唇,眼泪滑进唇缝,是甜的。
15
出发前,我才发现上次离开沈屿安家太着急,身份证件落在了那。
时间紧迫,我决定和林洛川分头行事。
他负责安排我爸,而我取到证件后再和他会合。
沈屿安的联系方式,我全都删光了,没办法通知他,只能先去他家看看情况。
到他家时,大门是开着的。
走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束洋桔梗。
本来我对他送谁什么花没有任何兴趣,但路过时,瞥见了里面的卡片。
生日快乐,我的挚爱,夏心悦。
是那个女孩的名字,那个地震时在我身旁的女孩。
我和夏心悦是在画室认识的。
也许是因为名字读音相同,所以非常投缘。
不幸的是,她和我一同经历地震,可她却没有走出废墟。
我拿起卡片想看清楚时,左手突然被紧紧抓着向后拧。
「她的东西,你不配碰!」
沈屿安面目狰狞,几乎是咆哮着。
因为疼痛,我松开了手。卡片掉落的那一瞬,他放开了我,奋力去接住卡片。
我向后退了几步,冷嗤一声:「原来如此。」
「原来你就是她一直在等的那个男朋友。」
沈屿安瞪着我,眼里的火像要将我烧成灰烬,大声骂道:
「如果当时不是你挡在她前面,被救出来的就是她!她就不会死!」
沈屿安说着说着,眼尾渐渐泛红。
当初我和夏心悦同时埋在废墟里,因为我更靠近外侧,所以先被救了出来。
当救援队准备救她时,废墟二次坍塌,她被永远埋在了废墟中。
我忍着颤抖:「对于她的遭遇,我也很痛心。但救援队救谁出来,是根据位置和周围环境,客观决定的。」
沈屿安怒吼道:「江心月,是你,是你抢走了她活着的机会!」
我咬了咬牙根,平静又冷漠地说:「你错了,真正害死她的,明明是你啊,沈屿安。」
他怔了怔,身体僵硬紧绷着。
我走近,质问他:「夏心悦为什么会遇上地震,难道你不知道吗?
「她明明可以错过那场地震,可却因为等不到你,而先等来了地震。」
沈屿安跌坐在地上,眼神呆滞。
「她告诉我,那天,是和男朋友的三周年,你们约好了要一起去塞尔维亚看巨人。
「可你却因为送其他女孩去外地,而耽误了接她,原本地震时,你们应该已经在飞机上了。」
沈屿安抬起头,倔强地说:「不是其他女孩,那是我表妹,她那天……」
「重要吗?」
沈屿安眼窝再包不住泪水,大声痛哭。
我俯视着地上缩成团的沈屿安。
「所以三周年那天开始,你不停地折磨我,报复我,就是因为你把自己的过错,强加在我身上?」
我深吸了一口气,苦笑着:「太可笑了,沈屿安,你真是个懦夫,我,瞧不起你。」
沈屿安抱着膝盖,不停地摇着头喃喃自语:「不是的,不是我……」
我擦了擦不知何时掉落的眼泪,走进卧室拿走了我的身份证件。
再次路过沈屿安时,我停了下来。
「沈屿安,你知道吗?所有人都能嘲笑我的右手,只有你不能。
「因为,它是为救夏心悦而断。」
当时地面在夏心悦脚下裂开,再合上时,中间只有短短几秒。
我用尽全身力气将她拉回了地面,而我的右手也是那个时候被掉落的石块砸中。
因为压在废墟下,没有及时处理,创面感染坏死,最终只能截肢。
虽然夏心悦最终没能被救出,但我从没因为这个后悔过,毕竟,谁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的事,当下的难,当下救。
……
一阵清风吹散我的回忆。
我吐出一口气,平静道:「我不欠你们任何人的。」
丢下这句话,我朝大门走去,迎接阳光。
离阳光还有一步时,却被巨大的力量向后拉。
「你不能走!」沈屿安疯狂大叫:「江心月,你不准走!」
无论我怎么挣扎,都挣不脱他的手。
我被他拖上楼梯,拖进卧室。
他关上门,抓着我,猩红的双眸盯着我,发出可怕的低沉:
「你要赎罪,我要你爱而不得,我要你生不如死!」
我笑出声来:「沈屿安,你还不明白吗?你已经伤不到我了。
「我早就不爱你了。」
「不可能!你明明爱我入骨,你为了我,都可以撇下ICU里的爸爸!」
我看着他难以置信的表情,只觉得可笑。
僵持着,他的手机响了,他不耐烦地接通:
「好,我知道了,我现在出发。」
挂断电话后,他走出房间,将我一个人反锁在房间里。
「沈屿安,你放我出去!」
我用力拍着门,大声喊叫,他却平静地回答道:
「我要出差几天,你乖乖等我回来。」
脚步声离去后,任由我怎么呼喊都没有回应。
真是笑死,他真以为可以关住我?
16
我拨通了报警电话:「警察同志,我要报警,我被人非法拘禁。」
警察来时,沈屿安已经在去外地的路上了。
我配合警方做了笔录后,用最快的速度朝机场赶去。
见到林洛川时,他的五官全都扭在一起,丑帅丑帅的。
他朝我跑来,用力将我举起。
「心月,你怎么这么久,吓死我了。」
心里的弦突然松了,放出了眼泪,落在他脖颈里。
我哽咽着:「之后……之后再和你说。」
17
顺利抵达上海后,爸爸的肺移植手术安排上了。
几个小时,很短,也很长。
幸运的是,手术很成功!
后续只需要继续抗感染和抗排斥治疗就行。
不幸的是,老家又地震了,不知道这次又有多少伤亡。
爸爸住院的这段时间,我和林洛川在他上海的小别墅里住着。
我一边刷着视频一边和他说那天在沈屿安家里发生的事。
他听完,用力拍了下桌子,我的平板都被他震起了半厘米高。
他咬牙切齿道:「怎么有这种废物人渣。」
我轻轻拉着他坐下:「别生气,你帮我看看,这个好看吗?」
刚刚刷视频看到一款机械臂,机甲风真的很酷!
刚好上海有工作室可以定做,大城市果然机会多啊。
他仔细看了看,意味深长点着头:「有眼光!」
我嘴角勾起,得意道:「是吧,我也觉得,嘿嘿。」
预约好工作室,看到一堆热搜词条,全都是同一个人的。
#知名总裁竟是痴情种
#霸总为爱挖废墟
#又相信爱情了
#深情霸总直播间
网络真是好东西,可以在线吃到新鲜瓜。
可点开直播间后,我后悔了,因为,吃到自己的瓜了!
直播里,沈屿安红着眼眶,发疯似的徒手挖开废墟,不停地喊着:
「江心月,你在哪?你到底在哪儿?!
他细嫩的手已经鲜血淋漓,却怎么也无法将他从废墟堆拉走。
此时评论区已经炸开了锅。
天呐,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深情的男人啊。
霸总都痴情,又相信爱情了!
那个叫江心月的女孩,我为你祈祷!
我也祈祷,有情人终成眷属!
……
我真的会谢。
没多久,沈屿安体力透支光,瘫坐在废墟堆中大哭:
「为什么,为什么又来晚了?
「江心月,江心月……」
突然,几个警察进入拍摄范围。
镜头被遮挡住,但是声音还在播放。
「沈屿安,我们接到报案,你涉及非法拘禁江心月女士一案,跟我们走一趟吧。」
之后,直播关闭了。
评论区再次炸开了锅。
不是,你们听到没?非法拘禁江心月?
天呐,神反转啊。
所以江心月是因为被他关在家里,遭遇地震也没办法逃生?
这世界终于颠成我想象不到的模样了,走了走了。
……
「眉毛都扭成麻花了。」林洛川给我塞了颗草莓尖尖,笑着问:「看什么呢?」
我嚼着草莓,囫囵道:「看渣男挖废墟,崩人设,进监狱。」
草莓的香甜在嘴里迸开,忍不住赞叹:「唔,好甜!」
林洛川挑着眉,拿起一颗草莓,喃喃道:「有那么甜吗?」
我从他手里抢过草莓,叼在嘴上,凑近他:
「甜不甜,试试就知道了。」
18
之后,热搜没再看见关于沈屿安的消息。
据说因为证据不足,他很快就离开了警局,啥事没有。
「江女士,试试吗?」
义肢定做工作室的王老师,正拿着我心中的机械臂看着我。
我重重地点了点头:「嗯!」
因为做工精细,即使是新的假肢,戴着也很舒服。
看着镜中的自己,我笑了一声,想不通自己曾经为什么会为此自卑。
正在拍照时,王老师又拿了一盒零件给我。
是我定做的小片机甲外壳。
我拿出粉色的那套,装饰了新手臂。
又甜又酷,是我想要的。
突然,手机有个陌生来电。
接通后,我又后悔了,是沈屿安。
「心月,你知道警察告诉我你从别墅出去后,我有多开心吗?!
「你现在在哪儿?我去找你。」
我不耐烦地挂了电话。
他又打了十几个过来,我甚至连拉黑的空隙都没有。
「心月,我现在看清了自己的内心,我是爱你的。」
「yue,沈屿安,别恶心我。」
我忍着胃里反上来的酸,把手机关了机。
19
林洛川看见我的粉色机械臂时,眼里闪着光,发自内心的赞叹:
「心月,你,太美了。」
这句话足够肉麻到让我抖三抖,但心里却很甜。
之后,我换了手机号,沈屿安终于从我的世界里彻底消失。
爸爸恢复的情况很好,我也依然在继续画画。
新的生活在朝着光的方向前行。
一天,林洛川告诉我,我的新画作被人看中,想邀请我办画展。
那是我刚换完机械臂后画的第一幅画。
我把自己的粉色机甲机械臂画了下来,上面还有新生嫩芽。
林洛川见我不作声,问道:「心月,你不想办画展吗?」
我摇了摇头。
不是不想,只是太突然了。
他又说道:「要不你先和主理人接触接触?刚好今天晚上她有空。」
我想了想,轻微点点头应下了。
我和林洛川去餐厅时,她已经到了。
「是你!」「是你!」
我和她异口同声惊讶道。
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我记得她。
她是那天在星海湾套房里,甩了沈屿安一巴掌的女孩,娇娇。
她看了看我的右臂,语气中透着欣赏。
「你比我想象中清醒。」
「你也比我想象中独立。」
林洛川站在一旁,摸不着头脑:「你们认识啊?」
说完,我们相识一笑。
娇娇朝我郑重地伸出左手:「你好,赵娇娇。」
我握上她的手:「你好,江心月。」
这次,我和赵娇娇才算是正式认识,巧的是我们出奇的投缘。
用餐期间,林洛川因为接电话,离开了一会儿。
赵娇娇盯着我,意味深长道:「新男朋友?」
我嚼着林洛川为我切好的牛排,轻轻点了点头。
她举起红酒敬我:「恭喜,远离渣男。」
放下酒杯时,她喃喃道:「难怪之前听说沈屿安为了你,找遍了整座城。」
我刚喝一小口红酒,林洛川就回来了:「在聊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
「我们在聊,迟来的深情比草贱。」
赵娇娇拍了下桌子,狠狠点了点头:「对对对。」
林洛川也配合着我们笑了起来,看他样子也不知道听懂了没。
我眼神扫过旁边时,看见一个男人从进门起,就一直盯着我们这桌看。
我眼神朝右侧示意:「娇娇,我发现有个人老盯着你看。」
赵娇娇顺着目光转过头看了眼,平静道:「那是我的新助理。」
八卦之心燃起,我不怀好意地问:「他对你不一样喔。」
赵娇娇一副水泥封心的模样,冷冷道:「我对男人早就没想法了,更别说是个弟弟。」
林洛川突然急了:「弟弟怎么了,弟弟也挺好的,是吧,心月。」
我附和着他:「是是是,挺好。」
赵娇娇突然拿出一份文件。
「不说那些了,来聊聊办画展的正经事。」
我和林洛川看像那份文件,严肃了起来。
很快,画展相关事宜已经敲定。
之后,我每日为画展的主题创作相关作品,生活忙碌又充实。
而我爸爸的抗排斥治疗也进行得很好,他已经可以和平常人一样生活起居了。
20
画展开办当日,我爸妈一同出席,那一瞬间,好像回到了第一次地震前。
当所有人沉浸在喜悦中时,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出现。
「江心月,原来你在这。」
是沈屿安,他走向我,手里捧着一束洋桔梗。
「心月,我满世界找你,终于再次相遇。」
他将花送到我面前,单膝跪地,一双眸满是真诚。
「心月,自从上次差点与你阴阳相隔,我才明白应该珍惜眼前人。
「这束花送给你,你才是我永恒的爱。曾经我对你的种种不好,我都将用后半生去弥补,对你加倍好。」
我一掌拍开他的花,冷冷道:「你配吗?」
他突然站起身,把我紧紧抱在怀里,哭喊着:「心月,我知道你还爱我,别赌气了!」
我从机械臂上拆下一片机甲外壳,狠狠朝他头上砸去。
「沈屿安,你是听不懂人话吗?我早就和你说过,我对你没有任何感觉了!」
鲜红的血从沈屿安头顶缓缓流至下巴尖,可他依旧紧紧抱着我,半点也不松开,哭喊道:
「心月,我们不要再互相折磨了,原谅我,以后我们好好的,就像三年前一样。」
我被他恶心得喘不上气。
突然,他被人从我身上拉开,是林洛川带着保安过来了。
「你这白日做梦的病要治啊,前任哥。」
林洛川着急地检查着我有没有受伤,嘴上继续揶揄道:「不就是被甩了,能不能体面一点?真给我们男人丢脸。」
沈屿安盯着他,怒骂道:「你这个趁虚而入的卑鄙小人。」
林洛川扣住我的五指,嘲讽道:「还得谢谢你,让我有虚可入,前,任,哥。」
沈屿安一张脸涨得通红,我向他靠近,嘲笑道:
「沈屿安,你这幅爱而不得嫉妒的模样,真是难看极了。」
他眼底的泪落下,挥舞着双手想抓住我,却被保安们越拖越远。
21
世界安静下来后,林洛川拿出一个机甲盒,笑眯眯地让我打开。
盒盖被翻开时,五彩斑斓的闪光从缝隙里透出,惹的我惊呼:
「哇!好……土。」
竟然是镶满钻的机甲外壳?!
林洛川皱着眉头,不解道:「不好看吗?」
「emmm,也不算难看吧。」
他眉头舒展,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粉色绒布盒子。
缓缓打开后,单膝跪地,语气严肃又温柔:
「江心月,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这该死的嘴角,怎么比AK还难压。
他为我戴上钻戒,又想帮我换上镶满钻的机甲外壳。
我赶忙抓着他的手,露出无比真诚的表情。
「这……这就算了吧,今天不戴了吧。」
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嗯,你说的对,今天先不戴。」
突然一阵欢呼声,我看见妈妈依偎在爸爸怀中,眼里满是慈爱。
22
我和林洛川的婚礼前一天。
洛川映画接到找我的电话,来电人是辛迪。
「江小姐,你能见见沈总吗?他为了弥补对你的伤害,说要砍断自己的手。」
我只冷冷回应她:「要砍断,就是还没砍呗,而且你找错人了,你应该打电话给苏瑶。」
「她早就被辞退了,沈总现在心里只有你,只想见你。」
「不好意思啊,我没空,如果他砍断了手,麻烦你帮我祝他不要康复。」
说完,我果断地挂了电话。
沈屿安那个连真相都不敢面对的懦夫,说他新长了一只手都比自己砍断一只手要可信。
第二日,婚礼当天。
林洛川在化妆间不停地撒娇:「心月,就一次,就这一次,好吗?」
我扶额苦笑,宠溺道:「真拿你没办法,说好就这一次啊!」
那一刻,林洛川笑的像个孩子。
婚礼进行到最感人的环节,我热泪盈眶时,礼堂大门突然被撞开。
保安没守住门,把两条手的沈屿安放了进来。
他用尽全身力气大喊着:「江心月,跟我走吧,我带你逃婚!」
所有人都顺着声音朝他看去。
我向左转身时,一束巨大的折射光芒聚集在他脸上。
「扑通」一声,他昏倒在地。
我抚着戴上镶钻机甲外壳的右手,耳边响起林洛川的惊呼:
「天呐,原来只有真正的狗眼才会被亮瞎,难怪其他人都没反应!」
几个保安面露尴尬,迅速将沈屿安拖走了。
席间,赵娇娇给我敬酒:「心月,祝贺你!」
我与她碰杯,幸福道:「谢谢~」
举起酒杯时,她突然在我耳边小声道:「听说,沈屿安他爸今天进医院了,可他却没去看望,而是直奔你这里。
「他妈是出了名的凶,估计他回去有的受了。」
我没回应,只是点点头,干了一大口酒。
23
结婚后,洛川映画以我为原型,和我共同制作了一部动画电影。
讲述的是一位健康女孩遇难后,历经低谷,找到生命的意义,开启新的人生。
发布会上,有记者向我提问。
「江小姐,听说您是这部电影的原型,同时也是这部电影的制作人。请问您本身是左撇子吗?」
我笑着摇头:「不是的,我一直是习惯用右手。」
「那您从右手改为左手绘画,很辛苦吧,能和我们讲讲过程吗?」
我深吸一口气,慢慢吐出:「我不想歌颂苦难,过程是属于我自己的,成果才是大家的,希望你们能在电影中找到满意的答案。」
她听完,放下话筒,微笑着坐下了。
其实学画画,哪有不苦的。
曾经集训时的汗珠,要落下多少颗才能在纸上开出花来。
这些苦,在年少时就已经习惯了。
真正的苦,是和自己内心的失落、焦虑、不甘作斗争。
曾经信手拈来引以为傲的事,现在却举步维艰。
这种落差感,才是最容易击垮人的。
但只要心中有彩虹,它就永远存在。
24
电影发布会后,我们上热搜了,但同时还有一个热搜爆了。
#假深情霸总这回真断手
沈屿安因为不孝,被他爸从沈氏集团剔除,总裁之位由他弟弟取而代之。
无法接受现实的沈屿安疯了似的飙车发泄情绪。
最终撞上路边护栏,滚下山坡,摔断了右臂。
辛迪给我打电话:「江小姐,你看到新闻了吗?这回沈总是真的需要截肢,他一直昏迷不醒,你能来一趟医院吗?」
「不好意思,辛迪,如果医生都没办法让他苏醒,我就更没办法了。」
听筒里突然传来沈屿安的声音。
「心月,为了你,我失去了一条手臂,如今我们最是相配,你还不能原谅我吗?」
林洛川突然把手机抢过去。
「我真是没见过你这种死缠烂打不要脸的前任哥,告诉你,再来骚扰我老婆,你就等着吃牢饭吧。
「上次仗着你爸,非法拘禁没判成,但这次可没人帮你了,你现在就一只手,牢里的日子你自己想想吧!」
林洛川怒骂完,搂着吻上我双唇。
唾液交缠的黏腻声传进手机,那头变成了忙音。
我离开他的唇,脸颊滚烫:「好了,电话挂了,放开我吧。」
他扯了扯领带,眼神突然迷离,温热的唇再次落下。
「不放开,。」
小说《心月不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小说《灵魂人物心月不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