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资讯> 完本小说免费阅读嘴贱室友被缝小人(汪茵茵李贤)_嘴贱室友被缝小人(汪茵茵李贤)小说完结免费

完本小说免费阅读嘴贱室友被缝小人(汪茵茵李贤)_嘴贱室友被缝小人(汪茵茵李贤)小说完结免费

时间:2024-07-01 06:20:18编辑: 牛阿昀

《嘴贱室友被缝小人》是作者 “牛阿昀”的倾心著作,汪茵茵李贤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1再次回到和陈升约定去酒吧的那天,我的身体仿佛还能感受到热浪灼烧的疼痛。室友汪茵茵说着前世一模一样的话,“李豆子,也就你玻璃心。还出了宿舍,没人让着我?不让着我能怎么着?能打我啊?”她撇嘴,满不在乎地拍拍自己的脸。我就喜欢她求锤得锤的样子,冲过去左右开弓两个耳光,“不能让着你,嘴贱就该掌你的嘴!”上...

嘴贱室友被缝小人

室友被缝小人了。

她不能说话,不能吃饭,不能喝水,眼看要死掉。

一切只因为她嘴贱。

我和天菜约好去酒吧消遣。

室友说,“你长成这样怎么好意思去酒吧?

里面漂亮妹妹那么多,去了以后,你天菜更看不上你了。”

我忍着怒气劝她,“说话别那么难听。

出了宿舍,可没人让着你。”

她不肯听就罢了,到处说我玻璃心。

“我这个人心直口快,又没有坏心眼。

说点实话也有错吗?”

后来她因为嘴贱在外面招惹了疯子。

另一个室友过生日。

她死皮赖脸地跟着蹭吃。

疯子跑来点燃煤气罐,害我们无辜被炸死。

重生回来,我还未来得及找她复仇,有人先我一步动手,缝上了她的嘴。

1 再次回到和陈升约定去酒吧的那天,我的身体仿佛还能感受到热浪灼烧的疼痛。

室友汪茵茵说着前世一模一样的话,“李豆子,也就你玻璃心。

还出了宿舍,没人让着我?

不让着我能怎么着?

能打我啊?”

她撇嘴,满不在乎地拍拍自己的脸。

我就喜欢她求锤得锤的样子,冲过去左右开弓两个耳光,“不能让着你,嘴贱就该掌你的嘴!”

上一世,她这张贱嘴不晓得给我添了多少气。

全寝室都知道,我喜欢历史学院的李贤。

汪茵茵非要到李贤面前丑化我的形象。

她手里有一张我不修边幅的照片,头发乱糟糟,穿着全是灰的脏背心,光脚抠脚丫,还夸张地翻着白眼。

李贤的朋友偷偷发消息跟我说,“你们寝室那个汪茵茵是不是有病啊?

我们跟她又不熟,她非拿着你那张照片,给我们看,还说你平时在寝室就这样,只是到外面死装。

不过你放心,李贤没搭理她。”

李贤的朋友简单描述,我便猜到是哪张照片。

刚开学的时候,汪茵茵带了超级多的行李来报到。

我们分到同一间寝室,我本着与人为善的心理帮她搬行李,搞得满身都是灰。

当时她自己的东西,动手最少,还指挥大家干活。

其他室友有点生气,我为何缓和气氛,故意把自己搞得脏兮兮,给大家搞怪逗乐。

汪茵茵拍了我的照片。

从李贤朋友那里听说这事以后,我立刻质问汪茵茵。

“拿当初我开玩笑的丑照,跑到人家面前说我邋遢,你几个意思?”

汪茵茵自己扣着脚,满不在乎地说,“你怎么老玻璃心啊。

我就知道你肯定玻璃心。

喜欢人家有啥用?

那是历史学院的院草。

你呢?

狗尾巴草。

丑成这样,到时候被拒绝又伤心。

我只是提前帮你断舍离,为你好。

我这么好的室友,提着灯笼难找!”

她还夸起自己来了?

我真是谢谢她!

要不是李贤给我打来电话,当时我就得一耳光扇过去。

李贤说,“豆子,今天的事你知道了?

少理那种人。

我打电话来想跟你说,我觉得照片蛮可爱的。

她说的都是假话,我知道。”

在阳台红着脸和他聊了几句,挂断电话一回头,看见汪茵茵趴在那里偷听。

我没好气地拉开门。

她阴阳怪气地说,“要不是我,你哪能勾搭上啊。

赶紧谢谢我吧。”

宿舍其他人不约而同发出戏谑的笑。

汪茵茵那张贱嘴已经把我们全都得罪遍了。

几天后,另一个室友张馨柔过生日。

汪茵茵厚着脸皮去蹭吃蹭喝,连礼物也没送。

李贤和我一起去的。

我们坐在角落聊天,汪茵茵总凑过来听,要多讨厌有多讨厌。

她自拍发了朋友圈,附上定位,炫耀自己朋友多,消费高。

一个小时后,蓬头垢面的疯子冲进包房。

他抵着门,手里抱着煤气罐。

“汪茵茵,你这个贱人,让我去死?

我拉着你一起死!”

他拿出打火机要点。

女生们吓得惊声尖叫。

李贤站出来交涉,“哥们,我们这么多人都是无辜的,根本不了解你们之间的矛盾。

大家有话好好说行吗?”

疯子眼神犹豫,似乎在思索。

汪茵茵却张嘴开骂,“你信他这怂货敢点呢?

他吃屎都不敢跟狗抢。

咱们这么多朋友在,怕他?

一人一口唾沫淹死他!”

她的辱骂成为激怒疯子的最后一根稻草。

火光席卷而来,我重生了。

这一世,我绝不能让汪茵茵再害死我们。

嘴贱?

老娘把她嘴打烂!

被我左右开弓的扇,她想要还击。

张馨柔从后面架住她的双臂,“打她!

嘴给她撕了!”

寝室苦她久矣,都为我叫好。

当天晚上,有更猛的狠人出手了。

我半梦半醒的时候,闻到空气中弥漫着鱼的腥臭味儿。

似乎有人在寝室里走动。

水滴滴落,滴答滴答。

怎么会有水呢?

寝室又不可能漏水。

我探头看了一眼,看见一道修长鬼影。

那影子起码两米高,脖子长且诡异地向前勾着,整体瘦得像竹竿。

我瞬间毛骨悚然。

它没有发现我,只是在汪茵茵窗前,一双细长的手来回穿梭,做着缝针线的动作。

我把头蒙起来,寄希望于自己看错了。

很奇怪,我竟然很快睡过去。

等第二天醒过来,汪茵茵瞪着我,“我现在嘴很疼,你等着赔钱吧!”

我昨天虽然说的是掌嘴,但实际打的都是脸。

夜里的鬼影反而在对汪茵茵的嘴巴动手脚。

因为不知道是不是做梦,我没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周末回家,二奶奶见到我,眉头皱起,“你在学校遇见什么了?

为什么身上有缝小人的味道?”

2 二奶奶在村里很有威望。

她是活典籍,懂很多民俗知识。

以前村里有怪事,二奶奶总能出手,药到病除。

她说我遇见怪事,我不敢怠慢,直接告诉她那夜的鬼影。

二奶奶眉头紧锁,“是缝小人身上没错了,虽然说你身上好像还沾了点别的味道。

谁干的呢?

竟然用这么邪的办法。”

她给我科普了缝小人的细则。

选取四十四条鱼,放到井水里,每天投下能使得鱼皮肤腐烂的药粉。

那些鱼长期没有食,会选择自相残杀。

活下来的最后一条养在血水里,让它慢慢自然死去。

它的怨念将附着在鱼骨上,就可以用鱼骨来进行缝小人的邪法。

这法子比打小人要邪门万倍。

被施术者,和施术者身上都会弥漫鱼腥味。

二奶奶说,若是施法者道行不够,鱼鬼不但反噬,还可能脱离控制,伤害其他沾上鱼腥气味的人。

开学回宿舍,汪茵茵的情况才两天就已经严重很多。

她的嘴肿得像两根香肠,上面还有深红色的圆点,位置规律,好像是被缝线的针孔一般。

见到我回来,她指着我开骂。

“贱人!

你是不是给我下药了?

我哪里得罪你了?

大家同学一场,你竟然这么狠心!”

“等着吧!

我现在就去医院做检查!

等我查出来你动了什么手脚!

我要你坐牢!”

她口齿不清,说话听起来很滑稽。

但我一点也笑不出来,不安萦绕在我心头。

二奶奶说,鱼骨鬼很容易控制不住。

汪茵茵怎么死,我管不住。

我怕伤及无辜的人。

要不要求二奶奶出手帮帮她?

晚上,她从医院回来,茫然地坐着嘀咕,“为什么查不出来呢?

到底是什么原因?”

她思索一阵,突然站起身,再次瞪着我。

“我知道了!

你这个贱人是不是用邪法害我了!

你以前说过的,你们村里有个老不死的,懂很多这个!”

“我看你们一个村都是贱人!”

她是懂给自己堵死后路的。

我冷笑,上床睡觉去了。

第二天,汪茵茵又去找李贤诋毁我。

“你小心点李豆子!

她脏死了,搞歪门邪道!

你看她把我害的,小心你也中招!”

李贤白了她一眼,“难道不是因为你自己嘴贱吗?

活该你烂嘴?”

他从她身边路过,径直向我走来,“要不要一起去食堂吃饭?”

其他同学唏嘘起哄。

我红着脸点头答应。

突然,若隐若现的鱼腥味进入我的鼻腔。

我仔细寻找,发现气味的来源竟然是李贤!

不远处,汪茵茵眼睛猩红盯着我们,那双眼让我想起夜里的鬼影。

难道鱼鬼已经失控了?

3 二奶奶告诉我,想要终止缝小人的邪法,必须找到施术者,从他那里拿到鱼骨针,用火烧掉。

鱼鬼属水属阴,最怕火。

我思索着到底谁是施术者。

这人一定很恨汪茵茵。

依稀记得,上一世把我们炸死的疯子,进入包房后,好像也飘来一阵鱼腥味。

难道是他动的手脚?

那人的模样看起来也符合使用邪法的样子。

二奶奶说,和邪祟接触得多,人不光会精神萎靡,还可能出现幻觉,导致整个人疯疯癫癫。

想要救下李贤,我得先找到那个疯子,确认他是不是用邪法的人。

还未到周末,得不到二奶奶的帮助,我自己悄悄展开调查。

没课的时候,汪茵茵突然出门去了。

我戴上鸭舌帽和口罩,和她坐上同一辆公车。

老城区的小巷子里,疯子现身了。

汪茵茵专程来找他,拿出个塑料袋。

我依稀能看到袋子里的粉色。

疯子直接把袋子里的东西掏出来。

一瞬间,我气血上涌。

那是我上周丢掉的内搭,以为晒在阳台,被风吹走了。

寝室里不止我一个人丢过内搭,原来是汪茵茵偷走卖掉了!

我只觉得身上汗毛直竖,差点干呕出来。

疯子给她转了钱。

汪茵茵边收款边开始嘴贱,“你也太变态了吧?

喜欢这玩意也就算了,光天化日拿出来,不怕人看到?

不过你这种人哪天死掉都没人知道,没人在乎,倒也无所谓。”

疯子阴恻恻地盯着她,“你想让我去死?”

上一世,我们就是这样被汪茵茵无辜牵连的。

她不光品行恶臭,这张嘴也绑臭!

汪茵茵和疯子站着互相对喷了几句。

我光速报警,不到十分钟,警察来把他们带走了。

一个偷室友的内搭,一个买原味内搭的变态。

证据确凿,民警当场对他们行政拘留。

汪茵茵这会儿还恬不知耻地说,“李豆子,你有什么不满不能和我先商量?

让我进去对你有什么好处?

大不了我把衣服和钱还给你呗。”

我忍着怒气和她沟通,“你最好把那人的全部资料都给我。

你的嘴是他缝小人的缘故。

就是因为你太嘴贱,人家才报复你。”

汪茵茵指着我骂,“少跟我来这套。

你是不是想知道我还卖了多少件?

想都别想?

等我出去,肯定要找到,你到底用什么东西让我过敏!

到时候,我让你也进去!”

她之所以有恃无恐,因为觉得这两天,嘴巴比之前好了很多。

红点消失不见,嘴唇也在消肿。

可我知道,那不是因为她在好转。

“汪茵茵,你听好了,我没兴趣救你。

我只是不希望缝小人的鱼鬼伤害到无辜的人。

如果不配合我,你等着完蛋吧。”

二奶奶和我说过,当浮肿消退,邪气彻底入体,鱼鬼就更难消灭了。

4 汪茵茵从拘留所出来,第一时间找到我。

她手舞足蹈,却说不出话。

因为过于着急,她直接动手掐住我的脖子。

一旁的张馨柔赶紧帮我拉住她。

我对着她的脸,又是左右开弓两个耳光,“现在知道严重性了,就好好配合我!

你这种人,真以为我想救你?”

汪茵茵趴在地上无声地哭。

她现在真害怕了。

嘴不疼,任何症状没有,可就是说不了话。

不光说不了话,嘴还紧紧闭着,张都张不开。

我俯身对她说,“去带我见那个人,给他道歉,求他放过你。

不把鱼骨烧了,你早晚会死。”

她终于老实听话,把关于疯子的一切告知我。

根据她写下来的信息,疯子真名不详,一个人住出租屋,靠什么手段挣钱也不知道。

但他是个极度内向的人,所以每次交易,汪茵茵都要去疯子家附近,因而知道他的家庭住址。

我们一起在巷子里蹲守,终于等到他出门用餐。

汪茵茵按我所说给他跪下求饶。

我负责沟通,“她已经知道错了,能不能把鱼骨烧掉。”

疯子阴恻恻看着我们,“拘留也拘留了,赔偿也赔偿了。

你们没完没了?

什么鱼骨,我不知道。”

我不确定他是不是骗我们。

还想再沟通一番,突然闻到他身上的气味。

虽然的确腥臭,但却不是鱼腥。

他只是单纯地不讲卫生罢了,缝小人的家伙不是他。

我突然想到,我经历重生,才知道汪茵茵会害死我们,才改变了这一世的人生轨迹。

上一世,并未有什么鱼鬼。

也就是说,对汪茵茵缝小人的家伙也重生了!

他必然在那场爆炸死掉的人当中。

二奶奶说,施术者身上有鱼腥味。

李贤身上刚巧有。

他才是用邪法的人!

小说《嘴贱室友被缝小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嘴贱室友被缝小人

嘴贱室友被缝小人

作者: 牛阿昀 类型:mygsh状态:连载中

《嘴贱室友被缝小人》是作者 “牛阿昀”的倾心著作,汪茵茵李贤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1再次回到和陈升约定去酒吧的那天,我的身体仿佛还能感受到热浪灼烧的疼痛。室友汪茵茵说着前世一模一样的话,“李豆子,也就你玻璃心。还出了宿舍,没人让着我?不让着我能怎么着?能打我啊?”她撇嘴,满不在乎地拍拍自己的脸。我就喜欢她求锤得锤的样子,冲过去左右开弓两个耳光,“不能让着你,嘴贱就该掌你的嘴!”上...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