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现代言情> 左竹溪赫连修

更新时间:2024-07-04 07:14:05

左竹溪赫连修

左竹溪赫连修 左竹溪 著

左竹溪赫连修左竹溪赫连修现代言情

《左竹溪赫连修》,是作者大大“左竹溪”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左竹溪赫连修。小说精彩内容概述:这也说明。左竹溪,真的不在乎他,不爱他了。脑子里思绪万千,他又一次来到了神皇宫。当年来皇宫时,左竹溪最喜欢带他来这里...

精彩章节试读:


张曼暄被掐得脸瞬间涨红,在赫连修的手上不断挣扎着。 赫连修看着厌恶,将她甩到了地上。 张曼暄咳嗽了几声,眼里闪过一丝惧意和恨意。 待看向赫连修时,又恢复如初。 她眼含热泪:“她都死了,你何必念着她。 “而且当年是她害的我呀,也害了你们家。 “且不说我没做,我若是做了,也是她的应得的。 她极力撇清自己的过错,甚至想让赫连修重新回忆起他对左竹溪的恨。 “害你!分
张曼暄怕他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连忙打岔。
“应当就是昨日没睡好所导致的。”
“不过要是不放心,待明儿个李太医回来再瞧便是。”
“要真好了,皇上也不用费心再寻药人了。”张曼暄盈盈一笑。
赫连修看着张曼暄的笑,却觉得有些刺眼,脑子里不禁又想起了左竹溪。
心中隐隐闪过一丝疼。
他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那你好好休息,朕要有政务处理,就不多留了。”
说着,他起身便离开,没有给张曼暄挽留的余地。
赫连修唤了一声,王茴也跟着一起出来了。
张曼暄看着一同离开的两人,心中有些慌乱,却又无计可施。
离开永和宫,赫连修再次问王茴:“皇太妃到底是什么情况?”
王茴想了想,才有些迟疑地说:“皇上,皇太妃身体康健。”
他顿了一秒才说:“甚至不像久病之人。”
赫连修皱眉道:“那为何之前会昏迷那么久?”
王茴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皇上,微臣虽是新到太医院,但也有所耳闻。”
“恕微臣直言,依微臣之见,皇太妃当年昏厥应是服用了南疆的一种假死药。”

“无凭无据而妄言,可是死罪。”赫连修不怒自威。
王茴跪下来,眼神却依然坚定:“微臣不敢。”
“微臣当年游历过南疆,见过服过此药的人,皆是与皇太妃一样症状,一样脉象。”

赫连修静静看了他几眼,才道:“什么脉象?”
“服用此药,脉象会变得虚浮而急促,跳动如乱絮纷飞,且脉管中似乎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凉气缠绕。
赫连修若有所思地看着太医,沉声道:“此事不许声张,否则朕拿你是问!”
王茴叩头应答:“微臣明白,定守口如瓶!”
待王茴走后,赫连修才重新回忆起来。
似乎每一次,除了李太医外,再也无人进过张曼暄的身,也难怪无人发觉。
而且,那南疆,李太医也曾去过。
想起今日张曼暄明显心中有事的模样。
赫连修心念一动。
到底是李太医能力不足,还是受人指使,一查便知。
这边想着,之前赫连修叫人去查的关于左竹溪的东西也交到了他的手上。
赫连修拿着调查结果,手不禁一抖。
恶意欺凌,克扣用度、言语侮辱,这些他都知道,甚至有些都是默认的。
只是现在看下来,反而像一条条控诉他的罪责。
他抿了抿唇,翻到了下一页。
瞬间,他的手上青筋暴起。
上面写着,左竹溪曾在天牢前被人侵犯,那日正是准备流放她皇嫂和母妃的那一天。
那天再悬崖之上救下左竹溪时的画面浮现在他脑海里。
当时他只顾着愤怒,现在想来,她当时衣裳不整,身上满是红痕。
赫连修的手在桌子上猛锤了一下,发出一声巨响。
他的眼底猩红一片,脑袋也停止了思考。
脑子里瞬间只剩下了一个念头,他要哪些人死,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
赫连修强逼自己冷静下来,他要看看,在他不知道的地方,还有哪些龌龊。
下一秒,他看见上面写着。
天牢那次发生的事情是张曼暄指使的。
赫连修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张曼暄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他再次仔细看着那些字句,心中虽仍不愿相信,可事实就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他无法相信自己一直信任的张曼暄竟然是这样的人。
然而,理智告诉他,这一切就是真的。
赫连修将纸张一张张看完,整个人仿佛像失去了魂魄。
片刻之后,他将头抬起。
他的眼底泛起了一丝红,漆黑的瞳孔里燃着怒意,划过了阴冷的暴戾。
纸上的人,他一个个都不会放过。
至于张曼暄,他捏了捏拳头。
到底是相处多年的人,他心中生出几分迟疑,索性决定自己再亲自调查。
调查的事说快也快,不多时,他的手上又多出了一分书文。
桩桩件件都与张曼暄有关。
赫连修每多查到一个信息,心情愈发复杂一分。
每一个真相都如同重锤一般击打在他的心上。
而张曼暄这边,敏感地察觉到了赫连修的变化。
她知道自己的事情可能败露了,于是想尽办法想要分散赫连修的注意力。
然而她的这些举动在赫连修眼中只显得无比拙劣。
看着张曼暄这些惺惺作态的行为,心中之剩下了厌恶。
一切查明。
赫连修来到了永和宫。
他面色阴沉地走到张曼暄面前,将那一堆证据狠狠地摔在她脚下。

张曼暄不明所以地看向赫连修,然后将地上的纸捡了起来。
待看清上面的内容张曼暄身体一僵,手上的纸也重新落了下去。
张曼暄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修哥哥,不是这样的,这其中一定有误会。”
“您想想我们曾经在一起的时光,我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呢。”
张曼暄急切地说道,想将事情都撇干净。
赫连修只是冷眼看着她。
那个厌弃的眼神,就如同当年他看左竹溪那般。
张曼暄被他的眼神灼了一下,脖子缩了缩。
“你知道的,我最讨厌欺骗。”赫连修将她毫不留情的推开。
他脸上全然没有了往日待张曼暄时温柔的模样。
张曼暄何尝不知赫连修讨厌欺骗,可事到如今,她也只能顺势而为。
继续欺骗到底。
“说说,你对左竹溪做过些什么?”赫连修拿起一张纸道。
“我跟左竹溪亲如姐妹怎么可能会找人害她?”张曼暄泫然欲泣。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她哽咽着,却将话说得十分倘然。
赫连修看着她的模样,只觉得火气上涌。
他将纸摔到张曼暄脸上,手也掐上了她的脖颈:“还不承认。”
张曼暄被掐得脸瞬间涨红,在赫连修的手上不断挣扎着。
赫连修看着厌恶,将她甩到了地上。
张曼暄咳嗽了几声,眼里闪过一丝惧意和恨意。
待看向赫连修时,又恢复如初。
她眼含热泪:“她都死了,你何必念着她。”
“而且当年是她害的我呀,也害了你们家。”
“且不说我没做,我若是做了,也是她的应得的。”
她极力撇清自己的过错,甚至想让赫连修重新回忆起他对左竹溪的恨。
“害你!分明是你自己贪图富贵才爬上龙床!”
“分明是你用一颗假死药,害了你自己!”
李太医在他的威胁下早已尽数说明。
当年是张曼暄抓住了他的家的把柄,他才一直为她所用,给她做了不少坏事。
而在得到答案后,赫连修没有放过李太医,将他斩于剑下。
赫连修将张曼暄当年诬陷左竹溪的事一一指出。
见赫连修言之凿凿,她心念一转,换了说辞:“你调查时,难道就没有看到我为你所作的一切吗?”
“当年你家父亲犯下了劳民伤国的罪行,是我求情才留了你一命!”

小说《左竹溪赫连修》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